杭州小雨1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日报】“义新欧”中欧班列开行满1000列 解开千列背后的增量密码 

2020-10-22 08:5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陈佳莹 叶梦婷 通讯员 章晗 金鑫

2020年10月22日《浙江日报》7版

1000列!10月21日下午,一列满载84个标箱的“义新欧”中欧班列从义乌西站鸣笛发车,驶往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至此,今年“义新欧”班列开行数量达到1000列,共发运8.3万个标箱,同比增长203%。“‘义新欧’班列提前两个月完成了任务目标,预计全年将开行1200列左右。”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说。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今年以来,在省委、省政府的直接部署下,“义新欧”班列通过机制创新打造金华、义乌双平台,以改革倒逼两大平台充分发挥主动性,班列开行数量、质量大幅提升。值得一提的是,在年初疫情全球化蔓延,海运中断、空运一仓难求的大背景下,以“义新欧”为代表的中欧班列承担起了保障国际物流畅通的重要使命,“义新欧”班列成为我省推进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四港”联动建设的生动实践载体。

金华南站工作场景。拍友 时补法 摄

机制创新,发挥双平台布局优势

今年5月,“义新欧”中欧班列有了一个可喜变化:按照“一个品牌、两个平台、多点起运、错位发展”的规划,在现有“义新欧”班列义乌平台基础上,依托金华至中亚班列,组建“义新欧”班列金华平台。义乌平台继续发挥民营企业机制灵活优势,金华平台由省海港集团牵头组建,发挥省属国有企业资源统筹优势。

“长三角是全国最大的物流集聚中心,我省是外贸出口大省,货源充足是‘义新欧’班列的最大优势。但由于近年来全国中欧班列竞争日趋激烈,货物外流现象明显。”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适度竞争、错位发展可以促使双平台彼此提升、共同优化物流效率,有力增强浙江向西货物进出口物流通道的能力。

全新的机制快速提升了“义新欧”班列发运量。5月起,义乌平台每周开行班列稳定在20列左右,日发运量最高达6列,月发运量更是屡创历史新高。金华平台成立不久,就有10余家货代主动上门对接,他们的货源生成地大都在江浙地区,可见,货代资源和外溢货源正在逐步回流。“两个平台在良性竞争中不断创新产品和线路,让我们货代企业有了更多的选择。”陆联运输副总经理丛中笑告诉记者。

错位发展是双平台良性发展的基础。“过去,‘义新欧’回程班列数远低于去程数。今年我们大力开发回程货源,争取去回程均衡开行,以压缩成本,提升班列的市场竞争力。”金华平台负责人钱勇介绍,今年前9个月,金华平台回程班列达96列,超过总开行数的三分之一,回程班列成为金华平台的重要优势。

过境班列是金华平台的另一大优势。“宁波舟山港拥有大量日、韩通过宁波周转过境至中亚的货源,前几个月我们就开行了过境班列,积极发展国际中转铁海联运业务。”钱勇表示,他们还将中亚的化肥、木材通过班列运抵金华,再经宁波舟山港运至国内各港口和东南亚等市场。

10月10日10时10分,载有70个标箱出口越南货物的货运班列从铁路义乌西站鸣笛首发,驶往越南首都河内。这是我省首次开通至东南亚国家的铁路国际物流通道,标志着义乌第13条中欧(亚)班列线路正式开通运营。

“西向班列竞争激烈,造成边境口岸过货拥堵,而南向通道则是我们正在布局的全新市场。”义乌平台运营方、义乌市天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冯旭斌说。在金华平台主攻中亚班列,积极拓展至俄罗斯、法国等新线路的同时,义乌也在加快开拓新市场。两者的互补进一步扩大了我省国际班列线路覆盖面。

双平台布局背后是我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一盘大棋。有专家表示,一直以来,我省积极构建以宁波舟山港为基础、遍布全球的物流网络。而抓住自贸试验区金义片区扩区、金义都市新区建设契机,用好海铁联运这条纽带,全力打造“义新欧”班列这一面向内陆、向西开放的重要窗口,无疑将推动我省形成海陆联动、东西互济的对外开放新格局。

义乌西站集装箱装卸场景。拍友 王建明 摄

危中寻机,构建出口黄金大通道

义乌西站,“义新欧”中欧班列始发站。通往车站的西站大道上,停靠着一辆辆集装箱大货车,队伍足足有1公里长。

这样的画面已成为常态。今年下半年以来,“义新欧”班列更是一柜难求。5月以来,发货需求量快速攀升,8月开始,圣诞用品出货订单像雪片般飞来。数据显示,仅七八两个月全省班列开行量就达356列,超出上半年发运总和的353列。

林辉寰是义通欧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作为“义新欧”班列的老客户,他一直密切关注疫情对国际运输的影响。今年2月1日,林辉寰拨通了天盟公司总经理周钢的电话。两人仔细分析了疫情会如何影响铁路运输。“国际铁路运输大发展的时期来了。”林辉寰清楚记得他们当时得出的结论。2月10日,义通欧物流就成为义乌第一批复工的企业,积极投身到了特殊时期的物流保障中去。

随后发生的事,确如预想的一样。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贸易中最主要的运输方式海运遭遇困境。由于船舶航行到港口,不仅需要进行货物集散,还需要进行燃料、物料补给,一定要有人员接触,增加了病毒传播的可能性。“因此海运班次锐减,价格也成倍上涨。”林辉寰介绍,空运价格也从年初的每公斤10元左右,一度上涨到最高4月时的每公斤140元,直到现在价格仍居高不下。

海运停摆,空运爆仓,货物进出口怎么办?走铁路,成为越来越多外贸企业的选择。

“铁路运输是封闭作业,装卸货物只需要靠吊机,而且班列行驶到边境口岸后,只是货物过境,人员不过境,就避免了人员接触。”义乌市市场发展委员会副主任贝旭东说。今年以来,国际货物运输对中欧班列这条通道的依赖性明显上升。以义通欧物流为例,去年,公司揽货后通过铁路发货的比例不到50%,今年已经上升到70%。

物流的畅通稳定对于全球化布局的企业而言尤为重要,今年以来,一些出口企业对铁路运输的依赖度明显上升。近期,吉利(白俄罗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正处于汽车生产和销售高峰期,对零部件的需求量旺盛,在七八两个月便有30列装载零部件的“义新欧”班列运往吉利白俄罗斯工厂,预计全年将达到133列。

“受疫情影响,不少国家处于停产停工状态,我国国内生产力恢复较快,今年以来,个人防疫护具、家具家居、运动器材、日用消费品等领域出口量迅猛增长。”贝旭东介绍,“义新欧”班列还成为了防疫物资运输的重要通道。今年,“义新欧”班列英国办事处接到了不少当地客户的订单,对方迫切希望能通过班列渠道对接中国防疫物资生产企业,通过“义新欧”班列直接把防疫物资运抵英国。“我们还开通了中国邮政专列等特色业务专列,以满足各领域的物流运输需求。”贝旭东说。

“义新欧”中欧班列义乌站台。拍友 吴峰宇 摄

模式优化,提升全流程服务水平

一年1000列,意味着平均每天都有3列班列发车。企业是否选择中欧班列,班列开行的稳定性至关重要。

“过去,企业常常向我们抱怨,班列开行频次低,开行计划不稳定,这也是我们揽货的一大障碍。”丛中笑告诉记者,外贸产品的交货时间有严格要求。临时减少班列,货代企业需要负责在短时间内帮助客户找到其他运输渠道,而临时增加班次,又需要费力把老客人劝回来。“班列稳定性提高,客户的体验感和安全感增加了,客户黏性也会越来越强。”丛中笑说。

优化服务模式成为当前“义新欧”班列巩固增量,增加客户黏性的重要发力点。

这几天,义乌陆港口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骆华一忙着对接全新的信息化场站作业系统。去年以来,由于货运量的突然增大,他所在的义乌西站暴露出基础能力的种种薄弱短板:集装箱堆场面积不足、装载效率低、空箱箱源不足……

“去年我们这里只能堆放1000个自然柜,今年通过对布局、堆层空间的调整,已经提高到1200个自然柜。”骆华一介绍,低效的人工调度作业一度成为拖累“义新欧”开行效率的主要原因。今年,义乌西站启动了铁路口岸改造提升计划,海关监管场地扩容信息化作业系统也即将上线。“以后集装箱车进场需要提前预约堆位,再也不用彻夜排队,站点将不再成为堵点。”骆华一说。

金华南站的改造也在加速进行。去年,金华市浙中公铁联运港公司投资1.3亿元新建了海关监管区,今年9月正式封关运营;企业还配套建设了一个可以堆放900个空箱的空箱堆场,也在7月中旬投入使用。一系列配套设施的改造,使得铁路金华南货场组货能力提高了3倍,可以满足目前的一天3列的运力。“在远期规划中,铁路金华南货场的面积将是现在的两倍,实现中欧班列和海铁联运班列一天各发运5列的运力。”金华市浙中公铁联运港公司总经理姚晓华说。

除了铁路口岸改造,“义新欧”班列正在进行全流程物流体系的提升。“今年5月,义乌东方日升新能源公司生产的一批光伏板亟需在7月底前运至荷兰,在我们的全力协助下,这批光伏板7月4日发货,只用了18天就抵达了德国杜伊斯堡。随后,经过终端物流配送,在7月29日抵达荷兰按时交付客户。”贝旭东介绍,“义新欧”班列正在从单纯的站对站的物流服务,转变为门对门的全流程配送服务,通过海外仓的布局以及与海外物流体系的对接,为客户提供国际贸易的全套解决方案。

“为了延伸‘义新欧’班列供应链服务,我们正在向金融增值服务等环节突破。”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透露,当前他们正在谋划组建“义新欧”班列专项产业基金,用于支持发展供应链金融、完善服务网络、拓展产业链上下游等提升班列盈利能力的项目,加快实现“义新欧”班列从货物承运商向贸易服务商的转变。

这一转变正初露端倪。10月17日,“义新欧”中欧班列金华平台首张CIFA(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多式联运提单顺利签发。此单集装箱满载布料,从金华铁路南站发运,经霍尔果斯口岸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阿克套港换乘渡轮跨越里海,最终抵达巴库站点。CIFA提单的顺利签发,充分发挥了多式联运一体化优势,实现铁、水运输方式的有效结合,提升了我省多式联运模式一体化、一单制服务的整体水平,为探索和解决“一带一路”跨境运输物权化问题、创建金融新规则等方面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

“义新欧”中欧班列大事记

2014年11月18日

“义新欧”(义乌-中亚五国)中欧班列首趟班列开通,列车从义乌西站出发,最后到达终点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全程13052公里,历时21天,横跨欧亚大陆8个国家,贯穿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成为当时里程最长的中欧班列。

2016年1月28日

“义新欧”(义乌-德黑兰)中欧班列在义乌西站首发,最终到达伊朗首都德黑兰。该班列成为首列中国开往中东的铁路国际集装箱货运班列。

2016年10月20日

“义新欧”(义乌-里加) 中欧班列在义乌西站首发,16天后抵达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实现了与波罗的海及东欧地区交通物流的铁路互联互通。

2017年1月1日

“义新欧”(义乌-伦敦)中欧班列在义乌西站首发,穿过英吉利海峡隧道后,抵达终点英国首都伦敦,这是中国第一列抵达伦敦的中欧班列。

2017年8月31日

“义新欧”(金华南-阿拉山口-中亚)中欧班列在金华南站首发,金华平台中亚班列首班开行。

2019年10月9日

“义新欧”(义乌-列日)eWTP菜鸟号中欧班列在义乌西站首发,前往比利时列日。此班列为长三角区域首条跨境电商中欧班列。

2020年5月4日

“义新欧”(义乌-维尔纽斯)中欧班列中国邮政专列在义乌西站正式首发,最终抵达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

2020年7月1日

“义新欧”(金华南-满洲里-莫斯科)中欧班列在金华南站首发,金华平台首开中欧班列,为浙江及周边地区又开辟了一条国际物流大通道。

2020年9月10日

“义新欧”(金华南-霍尔果斯-巴库)中欧班列在金华南站首发,开辟了长三角地区至欧洲的一条国际铁路——水运联运贸易通道。

2020年10月10日

“义新欧”(义乌——河内)中欧班列从铁路义乌西站首发。这是浙江省首次开通至东南亚国家铁路国际物流通道。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