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9℃-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龙》杂志专访抗美援朝作战“一级英雄”李延年 

2020-10-20 23:27 |龙杂志微信号

2020年10月19日,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一级英雄”李延年在广西南宁接受《龙》杂志总编辑贾正专访。

1950年10月,135万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一场中国人民支援朝鲜人民抗击美国侵略的正义抗争打响了。这场带有国际性的正义战胜邪恶、主权战胜霸权的大规模现代化局部战争,在历经两年零九个月的艰苦奋战后,中国人民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这场战争是美国自独立战争以来的第一次没有胜利的战争,也印证着正义必胜、和平必胜的伟大真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巩固了中国新生的人民政权,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顶住了美国侵略扩张的势头,使中国的国际威望空前提高,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为国内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革赢得了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

原54251部队副政治委员李延年,在抗美援朝作战中荣立卓越功勋。曾立特等功1次,三等功、小功若干次,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英雄”荣誉称号,先后获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自由独立二级勋章、三级国旗勋章。2019年9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李延年“共和国勋章”。退职后,他还发挥余热,不遗余力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多次获得“先进离休干部”,“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龙》杂志总编辑贾正于2020年10月19日专题采访了抗美援朝功勋、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李延年老英雄。

贾正:李老,您好!非常荣幸能够采访到您。我们知道您作为一名革命军人,大半辈子都奉献给了部队,令人敬佩。参军前的经历现在还能回想起来吗?

李延年:首先,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之际,我也很荣幸接受《龙》杂志的采访。

我1928年出生在河北一个很贫苦的家庭里,十多岁时到东北投靠我舅舅、舅妈。我去了之后,他们给我介绍到一家店铺伺候掌柜的,给掌柜的打水、端屎端尿、干杂活,干得不好就会挨打受骂。那时候老百姓们过得都苦啊。

贾正:您已92岁高龄了,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间参军的吗?参军就等于参加了革命,当时在您的眼里,参加革命的意义是什么?

李延年:我是1945年6月份参军的。那一年我17岁,记得当时我是穿着单衣参军的。

为什么参军呢?因为,当时日本侵略者横行霸道,对我们这些穷苦百姓胡作非为。我们坐火车或者干什么,都受限制。看到日本侵略者对我们中国人无所不欺压,压迫的很厉害,所以就想着我能参军就好了,参军去打日本侵略者。不管什么军队,只要打日本侵略者我都参加。

后来共产党来了,我们就跟着毛主席闹革命,毛主席是为我们穷人服务的,所以我就参军跟着毛主席为穷苦人民打天下。

贾正:您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老兵,当接到命令出国作战时,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有没有想过可能会牺牲在异国他乡?

李延年:最早接到命令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要去朝鲜打仗。那时候,我们在湘西剿匪,上面命令我们集合,要去鸭绿江边,我们从长沙到湘潭,又是坐火车又是跑步,最后都集合到鸭绿江边了。到了鸭绿江边,上面命令我们入朝,我们才知道要去抗美援朝。

我参军以后打了27年仗,抗美援朝战争是最惨烈的。我们去的时候,是很沉重的,说实话,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什么时候回来,甚至还能不能回来。

但是,作为一名军人,就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初我参军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命就交给了党和人民。既然祖国和人民交给了我们抗美援朝这么重大的任务,不管再难,那怕是献出生命,也要完成,不能让祖国和人民失望。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一级英雄”李延年。  绘画 :贾正

贾正:我们都知道,您是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英雄,尤其在346.6高地反击战中您战功卓著。现在,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战斗情景吗?还有哪场残酷的战斗令您难以忘怀?

李延年:当时我们连队接到命令,从右翼向346.6高地的第五个山头进攻。因为我们连队规模较大,有203个人,我们是主攻连,兄弟连八连是助攻连,是我们的第二梯队。当时我是连指导员,连长在指挥所,我就下到各阵地来回跑,了解情况,回来向连长报告。我们那时候打仗,不像现在有手机,那时候我们用的是步话机,就是一个人摇一个人听的那种。准备进攻的时候,上头规定,进攻的时候得有个进攻的信号,要在进攻前传达,其他时候不用传达。进攻的时候步话机被炸坏了,联系不上上面了,那怎么办呢?仗还要打,后来我就把大家集合起来,我要求部队每个人都要间隔三到五米,这样炮弹打到人身上,就只能伤一个人,其余人一卧倒就没事了。

后来,我还发现,敌人的炮弹间隔是三到五分钟,我就把这个告诉各个班长,让他们在敌人炮弹间隙期攻山头。就这样,我们成功的攻下了346.6高地。那场战斗真惨烈。打到了什么程度?打到山上的树和茅草都没有了,树根子都没有了。其实这样残酷的战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还有多次,太惨烈,我不想再回忆了。

贾正: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和人民军队的军威。您认为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意义是什么?

李延年: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很重要,美帝国主义老是欺负我们,我对美帝国主义感觉是很仇恨的。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是一场反帝反侵略的斗争,它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巩固了中国新生的人民政权,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顶住了美国侵略扩张的势头,也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抗美援朝战争是一个立国之战,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军威。为新中国争取到了相当长的和平建设环境。当时大家就讲:“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一下子让西方,特别是让美国认识到,中国人民愿意用鲜血捍卫国家的核心利益。抗美援朝以后,使中国的国际威望空前提高,无论哪个国家都不敢再对中国轻举妄动,这就是敢战才能止战。

贾正:在抗美援朝出国作战中,面对以美国为首的强大联合国军,我们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无所畏惧,英勇战斗,最终取得了胜利。您作为过来人,觉得志愿军战士战胜敌人的法宝是什么?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精神实质是什么?

李延年:我们抗美援朝能够取得胜利,首先,离不开苏联的支持,他们的飞机、大炮给予了支援。那个喀秋莎大炮,对美军杀伤极大。全国各界爱国同胞,不分男女老少,开展了爱国增加生产、增加收入的运动,用新增加收入购买飞机、大炮等武器,捐献给志愿军。还有,我们志愿军干部战士充分运用了以前的战斗经验和当地的地形,以灵活的战略战术和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进行了艰苦卓绝的作战。在国内我们打的是地道战,抗美援朝打的是坑道战,美帝国主义拿我们没有办法。最后,是志愿军战士们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勇敢无畏的精神。这些都是我们抗美援朝取得胜利的关键和法宝。

美国侵略者是武装到牙齿的,我们怎么能够取得胜利呢?靠的就是必胜的决心和坚强的意志。抗美援朝打出了我们国家民族的精气神,所以这种精神是穿越时空的,具有生命力的。这也是鼓舞青年一代的现实教材。至今留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就是正确认识困难,坚决战胜困难。现在,一些人常说外部环境多么多么恶劣,不努力奋斗。那么,我要问你,有当时抗美援朝时的环境那么恶劣吗?条件那么艰苦吗?所以说传承这抗美援朝的精神,意义非常重大。

贾正:今年是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您现在还会想起当年出国作战的经历吗?能给我们描述一下当时难忘的情景吗?这么多年来,您有没有回到当初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

李延年:我现在经常想起那时候的情景。记得我们刚入朝的时候,晚上行军,白天修工事,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没有休息的时间,谁累了打个盹就好了。在行军路上都是四路往前走,路上都是人,人走的也很快,天上敌军的飞机不停地拿炮弹炸你。那时候部队伤亡很大,行军走在路上,时不时就挨上一个炮弹或者炸弹,挨上一个就伤一个排,一个排牺牲几个人,其余的都伤了,十分惨烈。

我回访过朝鲜,去过好几次。以前去参加授勋的时候,我还把剪好的三角梅插在那个花瓶里,后来长了根,留就在那儿了,现在估计都还活着。

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想去也力不从心了。可我还想再回去看看,毕竟还有那么多同志和战友都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贾正:现在,人民解放军从人员素质、武器装备到管理模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战斗力得到了极大提升。您作为一名老军人,觉得我们的军队都有哪些宝贵东西需要代代相传?

李延年:现在,我们解放军的一些装备、一些武器都是世界最先进的,而且现在的指挥员和战斗员,都是知识分子,都读过大学。以前我们是地下战,现在他们是在大楼上里打科学战、科学指挥。比如说原子弹、导弹、无人机等等,都是在大楼里用机器操纵,指挥的特别快。现在的指挥员,他们的文化水平特别高,领会问题也快,科学指挥能力强。虽然时代变了,但是有些好传统是不变的。如革命先烈的遗志,我们要继续传承下去;革命军队敢打敢拼、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要代代传承。

贾正:您离休之后,仍然没有停下革命步伐,一直坚持从事红色传统教育工作,一干就是30余年。请问您为什么要坚持不懈地从事红色传统教育工作? 

李延年:我感觉我们这些老同志现在比工程师还忙。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些活着的老同志享受着流血牺牲同志所带来的荣誉,而且习主席又亲手将共和国勋章佩戴在我身上,我总感觉过意不去。我身上承载着流血牺牲的同志们的遗志,我必须得好好地宣传他们,宣传革命精神 ,不然我们这些老同志活着就没意义了。还有,现在的青少年,对历史的认知都只停留在书本上,我们这些作为战争经历者的老同志去给孩子们讲述这段历史,陈述我们亲身经历的残酷战事,如实的还原历史给现在的年轻一代,让他们铭记历史,珍惜生活,正确面向未来。

贾正:听说您离休之后将自己获得的大部分证书和勋章分别捐献给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和广西军区军史馆,而长期以来您对自己曾经立下的赫赫功勋却闭口不谈,为什么呢?

李延年: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作为一名战士,战场上要惊天动地,退下来了就要甘于平淡。战士打胜仗是应该的,这些功劳是属于那些流血牺牲的革命先烈和人民群众的,这是他们的功劳,我一个人怎么能继承呢?我一个人继承不了的。所以我把这些荣誉都归还给他们,这些是他们应得的荣誉。

贾正:您是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功臣,您想对今天的国人,尤其是年轻人说点什么吗?

李延年:当中国社会主义的接班人不容易,要继承革命前辈的精神,遵照习主席的指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要弘扬革命精神,坚持与祖国同行,为人民奉献,用实际行动为实现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原标题《<龙>杂志专访抗美援朝作战“一级英雄”李延年》。编辑王一川)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