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1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预约博物馆堪比“双十一”抢货:为什么越来越多人爱上了逛博物馆? 

2020-10-19 18:1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郭婧

你发现了吗?无论周末出行或是外出度假,逛博物馆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必选项。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刚过去的国庆中秋长假,预约博物馆门票堪比“双十一”抢货。故宫博物院10月1日至10月3日每天3万张门票,在9月底就一张不剩;假期前几日,广东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海昏侯遗址公园等,因同时预约人数过多导致系统崩溃。

紫禁城上元夜 图片来自故宫博物院官微

博物馆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它能给观众带来什么?

这要从博物馆的起源说起,早在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南征北战,掠夺和搜罗了许多珍宝。公元前3世纪,他的继任者托勒密·索托,在埃及亚历山大城创建了“缪斯神庙(mouseion)”用来存放这些物品。可见最初,人类是为收藏而创建博物馆,所以“丰富多样”是博物馆的特性。

而后,在收藏的基础上,人类又萌发了“共享”的概念。1683年,收藏家阿什莫林将藏品捐赠给英国牛津大学。牛津大学专门建立了一栋新楼,也就是阿什莫林博物馆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它是近代第一家公共博物馆。

中国人创办的第一家博物馆则非常重视教育功能。1905年,张謇创办南通博物苑,把它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另外,南通博物苑室内外皆有文物陈列,园林景观点缀其中,自带观赏度。

走过110余年,据国家文物局数据,2019年底,全国备案的博物馆达到5535家,比前一年度增长了181家。“十三五”以来我国平均每两天新增一家博物馆,达到了25万人拥有一座博物馆。非国有博物馆数量达1710家,增长趋势不断加快。全国博物馆2019年举办展览2.86万个,接待观众达12.27亿人次。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也不断增长。现今,博物馆的藏品越来越丰富、公共服务功能越来越完备、布局设计越来越精巧,逛博物馆正好能满足人们的多重文旅需求。

然而,让人们从“逛博物馆”转变为“爱逛博物馆”,曾经枯燥深奥的博物馆究竟做了哪些改变?

直播云游、影视节目……博物馆的形象越来越立体

“博物馆直播”无疑是今年最火的话题之一。疫情期间,各大平台开始推出“云游博物馆”专题。人们足不出户拿起手机连上网,参与三星堆博物馆开馆仪式、走进布达拉宫未开放区域……用一、两个小时听一场深度讲解。

许多博物馆是第一次摸索直播,比如西安碑林博物馆。碑林藏品以陈列碑石、墓志、石刻造像为主,观众要看懂这些文物是有一定“门槛”的,所以在过去碑林总显得有些遗世独立。没想到第一次直播,碑林就成了人气王,点赞数超过另外五家博物馆的获赞总和。亮相直播的是碑林讲解员白雪松,一个平板、几张文物图片,在自家客厅用无数个知识点密集的段子,为观众绘出了一幅上下五千年画卷。

WX20201019-161528.png

西安碑林博物馆白雪松直播 图片来自直播截图

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几场直播后,白雪松有了自己的“粉丝团”。刚注册完官方微博,立马就有“粉丝”自发建起超话和粉丝群。粉丝群的活跃度很高,“粉丝”们每天都会在群里交流知识、分享听课笔记。现在碑林的直播已转为常态化,几乎每周六晚上,白雪松都会和博物馆迷们在线上见面,每一次的主题都很应景。比如国庆期间讲的是“看!朕的江山 古代开国皇帝创业史”,中秋节前聊的是“‘代表’月亮讲故事”。每次选定主题后,白雪松都要消化几十篇论文,不过刚学的知识每次都能成为信口拈来的段子。好玩的是,白雪松总“跑题”,虽然准备了提纲,但一发散知识点便越讲越多,以至于每堂直播课都塞满了干货。

在这个过程中,团队也在做各种各样的尝试。他们会把知识点段子和准备直播的过程画成漫画,会在微博上询问大家对文创产品的建议。很快,这些提议被制作并上架到文创网店。白雪松的直播地点从自家客厅搬到了专业直播间,西安碑林博物馆也以更为年轻的姿态走进大众视野。

除了直播,影视节目也拉近了博物馆与大众的距离。

今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三季向观众发送了新的留言。前两季在豆瓣和b站上都获得9.4分以上的高分评价。节目每集用5分钟的时长,让观众沉浸式走入历史。不少人看完后,在社交平台摘抄起文案,比如,在介绍鎏金铁芯铜龙工艺时,配音为“千年过去,盛大的宫殿已化为尘土,长安的街巷已成为灰烬,风云已经万变,飞龙深色不改”;在介绍黄河铁牛时,解说为“黄河铁牛可能是历史上最励志的牛,仍然在黄河岸边默默伫立,看河山依旧。”除了“文案优美”,“动画精妙”也是观众的普遍评价,莫高窟的飞天女神像舞动了起来,曼妙而梦幻,苍劲大气的书法一字一句在竹影间写下《兰亭序》。

《如果国宝会说话》用动画让文物直观地“活”了起来。而另一档高口碑节目《国家宝藏》,则娓娓道来文物的前世今生。王菲、岳云鹏、宁静、易烊千玺等公众人物化身国宝守护人,用情景剧的形式重现历史,随后再由国宝的今生守护者登场讲述故事。这样的设定,让观众们深切感受到中华上下五千年文明的延续。

一度刷屏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也给许多人留下深刻印象。虽然成片只有3集,幕后人员却历经5年项目调研,以及4个月不间断的纪实拍摄。纪录片通过镜头直击人心,修复师们“择一业终一生”的匠心让观众们感动,忙里偷闲采果子的场景又让观众们会心一笑。

文物背后的故事最是充满吸引力。

黑科技、文创、手工课……博物馆的体验变多元了

从前,观众们的观展经历或许是这样的:读一读展板上密密麻麻的小字,隔着模糊的玻璃看看黯淡无光的文物,再定睛一看藏品标签上写着“复制品”,几间四方大厅陈列几乎一样。

现在可大不相同了。

故宫博物院开了夜场,迎接“上元之夜”,千里江山图、清明上河图在红墙上闪耀。在首都博物馆开展的“互联网 中华文明”数字体验展,用AI黑科技让观众跟着文物时空漫游。湖南省博物馆将马王堆汉墓中的文物“动”了起来。浙江省博物馆对古琴进行活态保护,邀古琴名家一同参演唐琴音乐会。

观众们走进展厅,五官都被调动起来了,博物馆给予的是沉浸式的体验。

湖南省博物馆.jpg

湖南省博物馆马王堆地宫3D展示 记者 郭婧/摄

能把博物馆“带回家”的文创产品,则俘获了一大波年轻人的心。

2015年,当故宫博物院首次推出“朕亦甚想你”折扇、“朕知道了”胶带时,比剪刀手的雍正皇帝把大家萌到了,原来文创产品不止有老土的纪念币和冰箱贴,原来一本正经的博物馆还可以这么潮。之后,故宫博物院每推出一件故宫文创,都会带起一波热度,像口红、眼影这些美妆文创,所有色号在短时间内统统断货。2017年,故宫文创收入已达15亿元,超过了1500家上市公司业绩。

不只是故宫博物院,许多博物馆都推出了创意十足、实用性与设计感兼具的文创产品。比如,苏州博物馆的秘色青瓷莲花杯、甘肃省博物馆的彩陶硅胶热水袋、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斗转星移小夜灯、良渚博物院的兽面纹帆布包……在博物馆文创店内,总是挤满了购物欲十足的观众。

博物馆不仅能看、能买,还能动手体验。

运河畔的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设有大师工作室,19项非遗技艺在这里得到“活态展示”。观众们可以亲眼看到一把西湖绸伞、一块杭州手绣、一条萧山花边的制作过程,还能自己动手体验。疫情期间,杭州工艺美术博物馆把大师工作室搬到了线上,引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点赞。中国丝绸博物馆开设的“女红传习馆”,以养蚕、扎染、手绘等为主要教学项目,体验课的内容设置则非常贴近孩子的兴趣点,比如给芭比娃娃做一件时装。

通过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年龄尚小的孩子不知不觉也喜欢上了博物馆。

的确,博物馆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在普及知识方面也做得越来越深入了。普惠、均等已经成为我国博物馆发展的核心要义,博物馆也成为文化扶贫、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持,文化惠民的中坚力量。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