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0℃-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铁人”也会生病?“老交警”为何被下“强制休息令 “ 

2020-09-30 10:2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许峰 金晨 通讯员 张钰 高洪成

9月30日,台州高速交警支队二大队办公室里,刚领过“强制休息令”的余朝盛正伏案工作。

十一长假的临近,仍让这个在高速路上跑了22年的“老交警”有着紧迫感。

“李巍,长假的部署我发你了,你再琢磨琢磨,我先去下路上。”话音未落,余朝盛拎起了他的手提包,出了门。

蓝色的帆布手提包,是余朝盛上路执勤的标配。

微型打印机、执法仪、一摞法律文书……把手提包撑得鼓鼓囊囊,尽管是今年刚换的新包,但手提包的提手已经变了色,拉链接缝处也已经磨破拉丝。

(一)

43岁的余朝盛是台州高速交警支队二大队的大队长。

私下里,大家都爱喊他“老余”。

在台州高速交警支队,这个昵称有着两重的含义。

其一,就是老黄牛。

4d2d0930d8984dbaf2c8b348857c709.jpg

上路执勤时间,是衡量交警工作的一个重要指标。“交警要上路,上路要管事。”是余朝盛的口头禅。

白天重点查超速,晚上重点查货车。每当夜幕四合,老余常常是巡逻到最晚的那一个。

“你们先回去吧,我再盯会。”当晚22时,余朝盛劝走了同事,开着车子又跑了180公里。

有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在“上路执勤时间”等可量化的工作数据排名中,余朝盛多月份多项数据列在大队全体民警中名列前茅。

在“老余”的带动下,台州高速交警二大队士气大振,今年1至9月,台州高速交警二大队累计现场查处各类交通违法10600余起,其中部局十类重点违法500余起,核查登记“两客一危一货”等车辆5200余起,查处营运车辆疲劳驾驶行为100余起,顺利完成了“春季交通管理”、“百日安全行动”、“夏季事故预防攻坚战”等一系列重要交管工作,未发生亡人交通事故,确保了一路畅通。

87d18c9dc36aee72037b1913d7328c1.jpg

“我脱离一线岗位蛮久了,多跑跑才能熟悉起来。”“老余”说。

事实上,在担任二大队大队长前,为了“不掉队”,他主动请缨,愣是给自己在四大队找了个近两月的“实习”。

凑巧的是,超强台风“利奇马”的突袭,让高速路面一片狼藉。各种杂物散落一地,积水的路面上甚至大树横亘。

f962c65d542e82ba2b0c8d0e5735f17.jpg

清杂物、搬大树……为了尽快恢复道路的畅通,忙了一天的“老余”整宿没合眼,却忘了给水患围城的家人打一个电话。

“他啊,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台州高速交警支队政工纪检室副主任符建告诉记者。

在符建的记忆里,这样的事,“老余”干得还不少。

2007年,符建跟着“老余”去处置一起亡人交通事故。

“当时的现场挺血腥,死者被撞碎了。”刚入职不久的符建有些接受不了,但“老余”却干了一件更让他诧异的事。

在做好现场勘查后,“老余”弯下腰,将主干道上的碎尸骸捧起,放置到路边盖好。“本来可以等后续人员过来,但‘老余’说这样可以快点恢复畅通。”

2019年,“8·27猫狸岭隧道火灾”,休假在家的“老余”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处置。日常时的“老余”,在忙碌,突发时的“老余”同样奔波,“老黄牛”又多了个身份,“拼命三郎”。

(二)

“老大哥”是“老余”的第二重释义。

在台州高速交警支队里,“老余”干过无数岗位,从基层民警到副中队长、从教导员到办公室主任。

干的多、也懂的多,民警协警一有疑惑就会来找“老余”。

而“老余”也总会耐心为同事答疑解惑。

二大队警营文化室,桌上摆放着余朝盛四处购买、收集的书册。“我平时也爱看看书,看到有用的、有意思的就拿过来跟大家分享。”

一叠叠厚厚的书籍,不仅丰富了民警、辅警的业余生活,更藏着一份备考“攻略”。

去年9月,朱侠帆就在这里持续了为其一个多月的培训,成功通过转聘考试,成为了一名辅警。

“本来心里没底,知识很匮乏,多亏了余大的‘攻略’。”朱侠帆告诉记者,原来,余朝盛将专业知识、时事政治等考察范围都划上了重点,分门别类整理成文档,并打印下来人手一份发放。每天中午,还安排了专业民警对队员们进行一小时的授课。

那会,队员们白天上班,晚上复习,连去食堂吃饭,也会碰到余朝盛的“突击测试”。“我考考你,坚持政治建警有哪些具体要求?”鞭策之下,去年,二大队首批共8位队员成功通过了转聘考试。

“一些新的执勤手段,‘老余’总是第一个去琢磨。”二大队副大队长彭心校说。

942063407a573cd641f21db1c1ec388.jpg

“两客一危”是高速交警监管的重点车辆,今年起,可以通过GPS定位系统动态监管,查处疲劳驾驶行为。但每个货车车载GPS型号不一,用法也不同。

一开始启用时,大家普遍处于观望状态,为了打开局面,余朝盛第一个冲上前,爬上货车的驾驶舱,一遍遍摸索,将打印机成功连接至车载GPS后,便拿出手机拍摄成视频,发送至工作群里与大家共享。“一下货车,警服全湿透,但用法确实普及开了。”余朝盛笑着说。

在民警眼中,“老余”不仅是工作中的老大哥,在生活中亦如是。

今年3月,朱侠帆的孩子生病住院。“老余”得知后,忙前跑后地联系医生;同事婚礼,“老余”喊着兄弟们去热闹热闹,而他留守执勤; “老余”已经忘记了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回老家吃的年夜饭……

但“老余”也会发火。

“余大,我的一个亲戚车灯坏了,在我们高速路口被拦下来,要罚两百,能不能通融一下?”去年,一个同事打来求情电话,余朝盛一句话怼了回去:“每个人都有亲戚朋友,每个人都放行,要我们交警做什么呢?交警就是为了消除违法行为存在的。”

拿人情做事,公私不分,是“老余”的逆鳞。 从此之后,二大队没人再敢提这一档子事。

(三)

“‘老余’病了,都住院了!”

前些日子,支队给他下了“强制休息令”后,“老余”才在医生的劝阻下,住院检查、治疗。

“其实我们早点就能发现的。”说到这事,李巍有些感慨。

身强体壮、参加过“铁人三项”、运动达人,一直是余朝盛的标签。

7月初,骄阳似火,但上路执勤的“老余”却穿了一件长袖警服。

“我们都以为是防晒,没人往‘生病’上去想。”李巍说。

那天,“老余”在章安收费站,查了大半天的违章。尽管平时偶尔穿长袖是为了防止暴晒后过敏。但那天,他却是“怕冷”。

此前,“老余”已经吃过感冒药,但并未好转。加之一天暴晒、衣服湿了又干,体力不支的“老余”才被同事发现不对。

经医生初步判断,怀疑“老余”脑膜炎,要做深度检查。但“老余”还想硬抗,最终才在“强制休息令”和医生的劝阻的双重压力下,住院治疗。

但人是住院了,心却还在工作上。

各种的工作微信群、钉钉群,在医院的几天里,“老余”也没停止在群里“冒泡”。

而一出院,他又不遵医嘱,第一时间返回了工作岗位。

“路上无小事!”“老余”记得这句话,却忘了曾答应过小升初的女儿,陪她过一个轻松的暑假的约定。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