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2℃-1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钱塘江上迎来迄今为止最大游船 “通江达海”的梦想还远吗? 

2020-09-29 11:2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佳妮 通讯员 李清

泛舟钱塘江,又有新去处。9月26日,迄今为止钱塘江上最大、最先进的现代风高端游船“梦航”号,于国庆前夕正式投入运营,为游客带来全新的“钱塘江水上游”品质体验。

很多人都还记得,两年前,也是在国庆前夕,杭州市民期盼已久的“钱塘江水上游”项目正式开启,新游船“拱宸邀月”号下水起航,“自古繁华”的钱江两岸从此乘船可揽。

短短两年间,“钱印”号等相继下水,钱塘江上欢闹日增。在交旅融合大势所驱的当下,水上旅游产业形势积极向好,正迎来广阔的发展前景。

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下,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行船梦。而今“梦航”号的下水,又引发一个更大的遐想:夜夜徘徊于杭州三桥、四桥之间的游轮,何时能够走出杭州主城区,北上至无锡、苏州,南下至金华、衢州?拥有京杭大运河和钱塘江黄金水道的杭州,水上产业将如何谋划,杭州的这艘客船,如何才能搭载着人们的情怀,通江达海?

数百通电话盼三江两岸航线常态化

水上产业发展因何加快步伐?

曾经的江水河道,如同当下的高速公路,让大批名城重镇因水而兴,成为繁华富庶之地。

也正因如此,对于川流不息的大江大河,枕水而居的江南人家始终有一份渴望有一天能够“通江达海”的情怀。

近日,杭州水上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潘丹拿到了一份数据,显示在短短一天时间里,富阳数百群众通过热线、线上留言等方式,强烈呼吁恢复富阳至杭州的客运航线。

呼声源于“三江两岸”航线的试行。7月25日,伴随着富春江“开渔节”的开启,“钱塘江诗路”富春江水上旅游线也试水运行。一路上,大江的壮阔之美,以及两岸城市发展变迁的风情,勾起了不少游客的回忆,也让人更想把这条航线一直留下来。

“拿到这份数据,并不意外。”潘丹告诉记者,早在今年5月,钱塘江诗路之旅杭衢线成功首航的那一幕,已深深震撼了他。

船行至衢州水亭门码头,四周围着的,都是自发来的老百姓。船员一上岸,就被白发苍苍的老人握住手:“30多年了,我们衢江里终于又见到船了!”

有人说,滔滔江水里,有他的故事。“1981年的那个春夏,我在杭福华绸厂进修学习,为了省钱,搭坐航运小机板船顺流而下。”也有人说,一定要带上父亲乘船走上一趟,“他年轻的时候运货撑船从衢州去杭州,跟我说过很多遍了。”

故事的背后,是人们对“船行水上”的渴望,也是刺激水上产业“通江达海”最为直接的“引线”。“他们的渴望给予了我们更多信心。”潘丹说,“让我们加快了水上产业流域拓展的脚步。”

码头、船员、各项标准百废待兴

水上客运如何走出一条新路子?

梦里水乡的那只客船正被拉近。5月和7月的钱塘江诗路之旅,无疑是成功的试水。然而,单靠这份情怀和不舍,是远远不够的。两次试水之后,虽然百姓呼声颇高,但至今,钱塘江水路仍再无客船长距离往来。原因何在?

其实在当前,围绕杭州水上客运的标准、人才、基础设施建设、旅游项目策划,都处于一个百废待兴的状态。

最现实的问题是,客船很难有可停靠的码头。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末,杭州市正常运营的客运停靠码头及停靠点共计105个(含西湖、西溪湿地、湘湖客运停靠点以及租用码头),主要集中于内河、淳安航区。“水上客运停了太久,部分流域的码头太老旧了,已处于无证状态,无法正常运营。”潘丹说。

即使有客运码头,也因标准不一,不可兼容所有客船。就拿之前杭州到衢州的游船来说,因为衢州水亭门码头是顶靠下客,也就是船头或船尾靠岸,但杭州的大型游船多为侧靠,“所以我们在启航前,还特意进行了改造,把船头的栏杆锯了,开了一扇小门出来。”

船员紧缺、水上旅游管理复合型人才短缺,也是普遍的问题。这段时间,杭州市交通运输管理服务中心一直在做交旅融合、水上产业复兴调研。“沿钱塘江一路南下,和富阳、桐庐、建德、淳安等地的旅投部门沟通会谈,发现船员老龄化问题严重,年轻人对这个行业不理解,不愿意干,而老年人管理、服务方面的经验也落伍了。”航运处副处长夏军说。

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产业人都知道,仅靠情怀,撑不起一个产业。此前,桐庐曾开通至杭州的水上航线,“2018年刚开通情况还好,去年客人就不多了,今年受疫情影响就停开了。”桐庐文旅集团相关工作人员王玉琦介绍说,他们也分析过原因,“船的体积太小,游玩项目不够多,体验不是那么愉悦,所以后劲不足。”

夏军认为,水上客运交旅融合,重点应放在“旅”上,“毕竟走水路,在高铁、公路等交通高速发展的当下,时间上没有任何优势的。这也意味着当代水上客运既不能参考货运,也不能像旧时以交通为目的的航船那样,得要走出一条新路子。”

推进三江两岸协作、标准制定

未来钱塘江上游轮将是什么模样?

这条全新的路子,已经在探索中。

今年5月,一艘名为“富春未来号”的游轮在桐庐投入运营,改变了以往游船仅观光的定位,而是集餐饮、娱乐、表演功能为一体。王玉琦告诉记者:“新船效果很好,我们在考虑用新船恢复桐庐到杭州的水上航线。”

因客运码头选址、设计等建设周期长,短时间内,水上旅游产业无法通过多点布置,与岸上景点形成良好互动来达到提升游客体验效果时,越来越多的产业人,将目光转至船上娱乐项目的拓展。

“我们做过测算,在有甲板的游轮上,抛去情怀仅看两岸风景,2小时已是游客的极限了。但杭州到兰溪,至少需要8个小时,到衢州至少需要20个小时,怎样让游客打发时间?只有靠船上丰富多彩的娱乐项目。”潘丹告诉记者,这又带来一个问题,娱乐项目多,要有客房、泳池、餐厅、健身房,意味着船得要大,那么钱塘江上能行驶多大的客船?

这也是今年5月刚成立的杭州水上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正在做的事情。“我们有想法与富阳、桐庐、建德三地的旅投公司共同出资,请专家来做调研论证。”目前,第一阶段的论证已经完成,接下去将进入第二阶段的计算机建模论证。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未来钱塘江上将有长度90米左右的豪华内河游轮扬帆启航,比现有游船大一倍。

航运人才的短缺,正在想方设法弥补。“我会让年轻人来感受,在游船上做水手,和开货船是不一样的。”潘丹说,“游轮上船员拥有的是一份干净、有规律的工作。”他们还计划与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杭州技师学院开展校企合作,实行订单式委托培训。

资源的共享,也在逐步规范起来。杭州交通部门在搭建平台,推动三江两岸携手并进。“伴随着三江两岸的携手,各项标准也将统一,码头等资源就能实现共享。”

夏军告诉记者,他和同事们还在呼吁杭州政府部门出台相关政策,形成体系规范,“为钱塘江流域设置一个准入门槛,促进水上产业的良性发展。”

杭州水上产业或成旅游经济新“蓝海”

这个“海”又如何抵达?

在潘丹看来,杭州的水上产业已经迎来了拐点,“一方面有宏观政策的支持,另一方面,传统的长江三峡游轮产品已经开展了40年左右,已呈现疲态,急需新的旅游产品刺激市场,钱塘江和京杭大运河无疑是最好的补充。”

据杭州水上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对标同类世界级旅游城市的研究成果显示,杭州以水上产业为核心带动的旅游、休闲、运动等关联消费产业总体规模为400亿元,将成为杭州城市旅游经济的新“蓝海”。

因此,在向钱塘江水上产品发力的同时,杭州的客船还在向运河进发。

这个国庆假期,京杭大运河杭州市区段将迎来一艘全新的画舫,与我们常见的水上画舫不同,新画舫船舱内,不再是一排排的座椅,而是一张大圆桌和会议设施,客人们可以在画舫内赏景,还能吃上热气腾腾的精致佳肴,享受“新消费”的别样风味。

运河上的客船,在未来还会一路北上,从杭州这个拥有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抵达另一个同样拥有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苏州。

记者从杭州市交通部门了解到,京杭运河(浙江段)三级航道整治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待建成后,不仅大运河的通行能力将从500吨级提升为1000吨级,杭州还将多出一条全新的“运河二通道”。

“因此接下去,我们将启动论证运河客船标准,研究运河内可以开多大的船。”潘丹说,这条从杭州出发,沿京杭大运河一路串起江南古镇的世界遗产航线,将与钱塘江航线互为补充,“根据我们的经验,世界遗产航线对欧洲市场的吸引力是巨大的,而钱塘江航线则能聚集国内市场人气,最终形成‘内外双循环’的水上旅游格局。”

还有更多的探索在进行中。杭州市交通运输管理服务中心正在推进水上全域旅游,调研建造一流游艇母港,为发展别具特色的夜游经济,打造杭州水上旅游金名片出谋划策。

从杭州出发的一艘客船,如何能够“通江达海”?在今天,已有了通往答案的方向。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