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21℃-1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随宜得妙《志洁行芳》 

2020-09-25 09:50 |乐清日报-浙江新闻客户端 |王笃海

《志洁行芳》是一件崖柏木雕作品,由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倪成忠执刀完成,不过它的出笼说来话长。

两年前,我自河北保购得两根崖柏枝干,一大一小。枝干打磨后均呈红棕色,油性十足,润洁亮丽,纹理清晰明了。大根木头长约60cm,中间直径均约6cm,两头形状大小各异,大头端部属根抱石,中嵌一灰色小方石;小头端部是杈枝呈块状,其型蜿蜒盘曲,远观似昂首曳尾的“飞龙”腾空状。小根木头长约25cm,直径约5cm,下圆上扁,表面平直而又略带凹凸状。

崖柏枝干到货后,我一眼就被大根木头的“飞龙”形象所吸引,马上网购了一个长25cm、高20cm的黑檀象牙架,将木头放置其上,并取名《飞龙在天》。置于案头,初看也颇为赏心悦目,不禁为自己构思的作品沾沾自喜。

不过看久了,感觉不过如此,如此了个把月,开始有点感觉别扭了。因此在2019年的5月初,我把“作品”带到了柳市镇后横木雕小镇集瑞堂,请倪成忠来“斧正”。

倪大师看了之后,认为我用紫檀象牙架做底座,将那个形似“飞龙”的木头悬空托起的构想不是很成熟,这不仅是因为紫檀底座与“飞龙”的形制不协调,所以“飞龙”虽然形象生动,但失去了神采,更没有应有的气势和意境。并且这“飞龙”材料径细身瘦,也不适合再雕刻,但可以磨去一些边角和茬枝以保持平滑和原状。

他提出了自己的设计构思,希望能够以“随型塑形”的艺术手法去创作,这种源自根雕的手法,不仅要充分考虑木材本身的体量、形态、颜色、肌理等自然特性,更要结合外在的环境要素,如放置的空间、摆设的位置、背景的氛围等特定因素,来确定作品的主题和形式,以达到最佳的欣赏效果。

其次是采用茶道的情景进行设计,撤去紫檀底座,直接将“飞龙”平放于铺有衬布的茶几上,然后利用其线条流畅、蜿蜒飘逸的情境,将那块小根木头做成“屈原”人物形象直立于小方石上,以底座的“飞龙”富有动感的韵味,与立于上面的人物气质形成相互衬托映照,达到浑然一体的视觉效果。

具体而言,“随型塑形”的手法,展开了就是“以势造形,以形定神”的概念,作者巧妙利用那块小根木头的纹理、肌势、线条等自然特征,在其上端的扁平位置略施刀凿,便雕刻出了“屈原”的脸部,那流畅的纹理便饰成了人物飘逸的须发,自然而生动;那平缓起伏的肌势便饰成了凹凸有致的身体,协调而匀称。一个形槁影枯、惆怅失意、满脸愁苦、仰天长叹的屈原形象,栩栩如生现于眼前,其形其神其情无不令人动容!

而当将“屈原”直立于小方石之上时,整个作品顿时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呈现的意境令人震撼!一横一纵,一长一短,一大一小,两根木头上下相得益彰,妙境天成!此时底部的那根木头已不再是原来“飞龙”的意境了,更像是波涛汹涌的滚滚江流,或像是萧瑟寂寥的苍茫原野。而屈原就在那里背手临风而立,像是立于江岸高台之上望洋兴叹;或像是立于高山之巅仰天悲吟。在这个凄凉迷茫的情境中,又似乎在万分悲绝之中,抒发着心中无尽的不平、忧郁愤懑和愁苦忧伤。似乎又让人看到、听到了屈原当时的千古吟叹:“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作者凭借自己精深的艺术素养、精到的审美情趣和精湛的技艺技法,赋予了人物乃至整个作品兼具“凌万顷之波,诉千秋之愁,抒忧民之志,思归隐之情”的恢弘气势和完美意境,完全达到了巧藉自然之目的。因作品中的人物为品行高洁的屈原形象,故取名为《志洁行芳》,以表景仰之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