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0℃-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谱写·特质发展奋斗篇章 探寻·“重要窗口”武义风景】① | 矛盾就地化解 信访不出家门 武义筑牢社会稳定第一道防线 

2020-09-24 17:27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武义站 记者 俞鸽

社会的稳定和谐是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近年来,武义县依据时代发展的新情况、新特点以及群众的新诉求,不断推陈出新,优化矛盾纠纷调解模式,强化矛盾纠纷调解力量,筑牢社会稳定和谐的“防线”,夯实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根基。

矛盾调解基层 大事小事不出村

“那就在这里做个小水沟作为分界线,一人一半,没有异议吧。”“可以的,我同意。”“那就这样决定了。”不久前,茭道镇董村村两委用“村民代表票决制”解决了一起邻里纠纷。董村驻村干部陈群仁说,这项制度给村干部化解疑难矛盾纠纷帮了大忙。董村村民董某与邻居朱某,双方因房前屋后交界处土地归属不明而导致的矛盾纠纷已有数十年。今年因董村自来水需重新布管,村民董某家自来水表需重新安装,双方矛盾升级。村两委连夜对双方进行调解,并制定两个化解方案供双方当事人选择。最后在村民代表大会票决前夕,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

“一般说,要动用这个票决机制,很多村民也会感觉到自己的要求站不住脚,就接受了村两委制定的方案,这样我们的工作也就能顺利开展。”董村党支部书记董启大已连任三届,他感慨,此前村里长期的派系争斗,使村集体利益受损,村庄面貌“老、旧、破”一成不变,村里很多工作都难以开展。董村共有村民1579人,村民代表46人。自去年6月份起,村民代表票决制成为了打破董村派系争斗的一把“金钥匙”,使村内大小事务、各种矛盾调解、各种工程利益都接受广大村民监督,在阳光下运行。自此,董村村风民风日益改善,参与村庄建设的力量也越来越强。“这项制度也让村干部在解决纠纷的时候有了支撑和底气,目前已连续两个月矛盾不出镇、零进县上访。”茭道镇纪委书记郑伟忠说。

茭道镇“村民代表票决制”是武义县“县乡村三级评判委员会”工作推进过程中的一个缩影。今年以来,武义县探索建立“县乡村三级评判委员会”,吸收相关领域专家学者、“两代表一委员”、律师、村民代表等为成员,通过信访事项公开评判、快判快决、释法析理,有效化解复杂疑难矛盾纠纷。目前,评判委员会制度已在全县推开,并通过严格督考促进制度落实。在调解协议达成生效后,由所在镇村落实调解事项,纪检部门全程监督把关,明确办结时限,保障票决过程民主公开、票决结果体现民意、票决方案议而立决。同时,将落实情况与镇村班子和干部评先评优、年度考核挂钩,对敷衍了事、弄虚作假、工作不力等行为,综合运用党纪处分等惩处措施进行严肃处理,切实提高矛盾纠纷化解实效。

变“要我管事”为“我要管事”,武义县的基层社会治理能力大幅提升。针对以往部分村两委碍于人情关系,化解矛盾存在畏难情绪的情况,武义县不断加强评判委员会制度运行的组织保障、奖励激励和督查考核。建立“1+2+3”工作机制,即每月1天村民代表大会票决日、每月2天村两委研究日、每周三矛盾纠纷调解日,由镇街(联盟)领导班子对各村矛盾纠纷票决机制落实情况开展督促指导。同时,在村级矛调站悬挂“矛盾不出村”计时牌,落实矛盾纠纷评判委员会机制,并对成功化解矛盾的村予以奖励,激励村两委干部主动作为。像茭道镇每年安排“乡村振兴基金”200万元,对顺利完成村级各项工作任务、评判机制落实到位的村给予20万~50万元不等的奖励。

自评判委员会制度推行以来,全县矛盾纠纷和信访积案化解提速30%以上,据不完全统计,武义县已累计化解“钉子案”“骨头案”280余件,赴省、到市信访人次同比分别下降47.1%、21%。

借助专业力量 推行“专家门诊”式调解

近年来,武义不断提升的经济水平吸引了越来越多外来务工人员,这些“新武义人”不仅成为了武义县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也成为了武义县社会和谐的重要一环。为更好地解决外来务工人员的法律诉求,打造最佳营商环境,县司法局在工业园区开设律师调解工作室,派驻律师担任调解员,对园区内涉及劳务、工伤等案件进行调解,化解企业、务工人员纠纷,努力实现矛盾纠纷不出园。前不久,浙江今日律师事务所主任俞宏平律师带着助理,主持调解了园区内的一起工伤纠纷。原来是黄龙工业园区一企业,刚聘请2天的员工发生了工伤事件,员工要求按工伤进行赔偿,企业因员工上班时间短,对赔偿金额有异议。律师调解员以扎实的法律功底和实践经验,对案件涉及的法律法规问题进行了讲解,开展调解工作。双方当事人表示信服并达成了调解意向。在律师调解员主持下,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把矛盾纠纷化解在了园区。

近年来,县司法局积极发挥律师在矛盾纠纷化解中的专业优势和独特的“中间人”身份,积极探索新机制,推行“专家门诊”式调解模式,开辟律师化解矛盾纠纷新途径。

县司法局选拔16名律师组建律师调解专家团,在县级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人民法院、信访局、城中村改造指挥部分别设立律师调解室。这些律师调解室成为了“特需门诊”,针对不同的纠纷实现专业调解。在县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设立的律师调解工作室,指派律师要轮流值班,对婚姻家庭纠纷、农民工讨薪纠纷等普遍缺少证据、当事人不愿诉讼的法律援助案件开展前置调解。在法院诉服中心设立的律师调解工作室,专门开展民事案件诉前调解工作,经律师调解工作室调解达成调解协议书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在信访部门设立的律师调解工作室,则参与重大疑难涉诉涉访案件联合接访、积案化解等工作,为助力“无信访县”创建,指派律师担任了135件重大疑难信访案件的法律顾问,为信访人代为表达诉求,指引法律援助,提供专业法律意见,并直接参与信访纠纷化解,经努力大部分案件均得到有效化解。在产业集聚、人口较多、调解基础扎实的地区试点建立的律所调解工作室,则需要做到传统与新兴相融合,例如“老汤工作室+律师调解”新模式,就依托王宅联盟公共法律服务站原有的“老汤调解工作室”,建立律师参与基层人民调解工作对接机制,增加出具律师调解法律意见书等职能,“土”“洋”结合,“老娘舅”与法律专家合力,有效提升个人调解工作室“品牌化”效应。

为更好地助力解决基层矛盾,县司法局开设“社区门诊”,实现即时调解。以全县279个村(社区)级公共法律服务点位依托,推动律师进村(社区)开展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将律师调解推至基层第一线。县司法局设立一批“定点门诊”,在王宅镇马府下村、桃溪镇陶村公共法律服务点设立固定律师调解工作室,选派律师及基层法律工作者担任调解员,承担传播法律知识、解答法律咨询、引导法律服务、调解矛盾纠纷主持日常矛盾纠纷调解等职责。同时,又设立“流动门诊”,积极动员担任农村法律顾问的律师参与村社调解,矛盾纠纷化解工作,并利用“一季一集中下乡”的方式,走村入户开展矛盾纠纷化解工作。最灵活的“指尖门诊”则是依托现代化信息设备,利用农村法律顾问“微信e服务”群打造律师调解指尖服务。一方面,律师通过微信平台实时关注村民动态,了解群众诉求,及时提供信息,对接调委会及时介入调解纠纷。另一方面,群众通过微信群第一时间答疑解惑。

最多跑一地 打造矛盾调解“终点站”

信访问题是大问题,做好信访工作,关键要把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打造成群众信访和矛盾化解的“终点站”。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是集信访和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社会治理事件处置、社会风险研判等三个平台为一体的现代化社会治理共同体。其中,信访和矛盾纠纷调处化解平台主要提供接访、诉讼、调解、劳动监察仲裁、行政复议和公共法律等服务,实现群众信访和矛盾纠纷化解“最多跑一地”,信访不出县。

作为高水平治理的关键一环,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在当前整合县级综治中心、人民来访接待中心、诉讼服务中心、社会心理服务中心、社会治理综合指挥中心的基础上,结合场地扩容,进一步整合公共法律服务中心、行政争议调解中心、12309检察服务中心等线下线上工作平台成建制入驻,重新优化布局服务大厅,设立无差别受理窗口,“一个窗口”受理群众提出的纠纷化解、信访诉求、投诉举报、法律咨询、心理服务等事项,建立健全与入驻业务部门协同对接机制,准确区分事项类别,为群众提供更加完善的优质服务。

解铃还须系铃人,有时候柔性化调解更有效。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还将建立社会心理服务中心管理制度,开通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组建专业化心理健康服务志愿队伍,积极构建“以心理知识宣传普及为前端、心理问题检测预警为中端、高危人群精准干预为末端”的社会心理健康全程服务链。坚持依法及时就地化解解决问题和教育疏导相结合,对心理偏激等信访重点人适情安排心理医生干预,有的放矢做好说服、解释和思想政治工作,加强心理健康咨询服务,推进各类问题和矛盾纠纷的解决。

此外,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还将完善诉调、警调、检调、仲调、专调、访调等多种模式联动体系,综合运用在线纠纷化解平台(ODR)、人民调解大数据平台、移动微法院等信息平台,实现“线上调、掌上办”。同时,进一步强化社会监督,实施跟踪问效,提升办事服务效能。所有办事服务事项通过信息平台统一登记,实现可查询、可评价、可跟踪、可督查,确保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