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4℃-1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引名校硕博毕业生到基层工作 他们能大展拳脚吗 

2020-09-24 07:2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见习记者 郑璇真 记者 王逸群 孙磊 通讯员 费彪

中科大博士苏方声(左一)通过“双一流”招引,入职杭州市拱墅区,参与重点项目亚运运河公园建设

近日,一张杭州余杭区招聘公示截图引发热议,清一色清华北大硕士、博士来到基层一线工作,其中有不少人入职街道办事处。人们关注的焦点,除了“高学历人才到基层值不值得”,还在于“他们能否适应基层,为当地发展作出贡献”。

记者了解到,基层对高学历人才早已求贤若渴。早在2013年,丽水等地就组织实施面向北大、清华的选调生工作。近年来,杭州、绍兴等地纷纷出台新政,面向国内外知名高校毕业生,招聘党政机关储备人才。自2017年12月起,余杭主动走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迄今已招录102名清华北大硕士博士等。

省委十四届七次全会,把人才强省和创新强省作为首位战略,并要求加快打造一支与建设“重要窗口”相匹配的高素质干部队伍。越来越多高学历人才走向基层,正在成为趋势。

但陌生的地方也意味着全新的考验。这些刚刚走出“象牙塔”的高学历人才,能否适应基层的土壤?他们怎样缩短与成熟干部的差距?面对期待,他们能否将专业知识转化成综合能力,作出一番成绩?本报记者前往杭州、绍兴、丽水等地调研,探寻高学历人才转型高素质干部之路。

萧山区青春学院相关部门负责人带领人才进行课题调研

能否适应基层的土壤?

“紧张、好奇,但更多是不适应。”回忆初到村里的感受,担任绍兴市越城区鉴湖街道坡塘村党委副书记已近一年的沈舒捷这样说道。

2019年11月,她从南京大学金融学专业毕业,成为绍兴市委组织部选调生,第一站被派到农村挂职,迎来人生的大转折。当时,得益于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房屋立面改造、文化广场提升等项目推进,位于市区南部10余公里的坡塘村,也正经历蝶变。

村民打量这位高材生,沈舒捷打量着村庄。“既听不懂绍兴方言,也不熟悉村风民风,对专项整治、3A旅游景区创建等工作,更是一窍不通。”沈舒捷说,与乡村的第一次对视,让她有点茫然。

从校门走出来的高学历人才,能否融入基层、融入百姓?其实,不仅沈舒捷有疑惑,这样的担忧,各地招引、选用高学历人才的单位也有。

杭州余杭区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余杭地区生产总值、财政总收入跃升至全省前列,随着之江实验室、阿里达摩院等平台相继落地,创新活力不断集聚。但同时,依然面临着城乡统筹发展、营商环境提质等压力。无论是服务企业、服务人才需求,还是提升城市能级、创新社会治理的要求,都亟须建立一支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

为此,自2017年底以来,当地陆续面向清华、北大、浙大等高校组织专场招聘活动。截至目前,全区已有在岗清华北大硕研以上毕业生102人,海外百强名校硕研以上毕业生35人。

“我们寄予厚望,期盼他们能快速成长为优秀基层干部,但理想与现实之间,确实有不小差距。”该负责人介绍,这些高学历人才,大部分是应届毕业生,从家门走向校门,从校门走向社会,对群众工作非常陌生,不了解基层的情况与诉求,也缺乏解决具体问题的方法和技能。

毕业于北京大学电子与通信工程专业的陈吉,对此感触深刻。两年前,他来到余杭区闲林街道,一入职就被派到征迁工作一线。那时,村里一户人家态度十分强硬,始终不肯签协议。“科长带着我上门,去一次就吃一次‘闭门羹’。”陈吉说,眼看着其他村民陆续签约搬离,全村就剩下这户“最难啃的骨头”,他心里挺不是滋味,“有很深的挫败感”。

事实上,挫折与落差,是不少高学历人才初到基层的体验。

杭州下城区石桥街道干部吕相漳告诉记者,2018年9月他从浙江大学园艺专业博士毕业,来到街道后,就接手了“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垃圾分类。骑上小电驴,跑遍辖区35个住宅小区,摸清居民生活习惯和垃圾产出量后,他着手将500多个垃圾投放点位减到118个。

原先随手就能扔的垃圾,现在固定时间、固定地点才能投放,很多居民不理解,街道接到不少投诉。经再三解释,仍有居民抱怨。强烈的委屈,带来内心触动,吕相漳疑惑:“基层工作,究竟怎样才能做好?”

垃圾分类、征地拆迁、基层治理、乡村建设,这些看似繁琐又平凡的工作,恰是社会发展的基石。如何把这些事做到位,受到老百姓的真心欢迎,是基层干部必须答好的一道考题,考的是作风、责任和担当。

在浙江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肖剑忠看来,这也正是高学历人才与优秀基层干部的差距之一,“他们大多没有经过社会历练,小部分有工作经验的人,也面临着从被服务者到服务者的身份转型,难免带着光环和傲气,缺少吃苦耐劳精神,承受挫折能力还不强。”

记者了解到,尽快拉近高学历人才和基层的距离,培养他们的责任意识、担当精神,从而转型成为成熟的基层干部,已成为各地的共同期待。

疫情期间,富阳区富春街道团委书记朱哲敏(左一)在参与疫情防控工作

如何缩短“转型阵痛期”?

如何走入老百姓家,进而走入他们心中?一个契机,让陈吉找到答案。

虽然征迁工作碰了“钉子”,直到周围其他建筑陆续开始拆除,最后一户人家仍“咬定不松口”,但陈吉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如果是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会不会不满?”

为此,他和街道干部再次上门,看到玻璃碎片和砖头挡住了道路,赶紧让施工队注意,保障村民正常出行、作息。一来二去,问问冷暖,用真情换理解,这户人家的大门,总算向他们敞开了。

“总觉得自己了解情况,可真正到了现场,看到听到的,还是带来很多启发。”许多高学历人才表示,只要怀着一颗为老百姓着想、为美好生活奋斗的心,就没有进不去的门、办不成的事。

据了解,为解决高学历人才“不接地气”的痛点,缩短他们与成熟干部之间的差距,各地都将群众路线教育实践作为一门“必修课”。

例如,余杭要求高学历人才入职的头3个月必须到基层挂职,其中,一个半月到村社,一个半月到服务企业服务人才的相关部门,收集群众、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并形成调研报告。萧山和丽水、绍兴等地则要求高校选调生必须有乡镇、街道工作一年以上经历。

毕业于清华大学法律专业,如今已被提拔为缙云县副县长的梁洪明至今觉得,这是他锻炼能力、锤炼作风的一次宝贵机会。

2015年初,先后在丽水市法院、云和凤凰山街道挂职后,他被派往偏远山区锻炼,担任庆元黄田镇镇长。尽管全镇,甚至全县都没一个朋友,但梁洪明很快拿出钻研学术的劲头,通过一次次走访调查,观察到村民最大的诉求是“家门口就业”。

在美丽乡村建设中,他提出新发展思路:运用生态和文化元素,打造乡村旅游升级版。如今,曹岭村、中济村等示范村里,建起家庭农场、办起农家乐,不少村民在家门口实现增收致富。“在基层打拼,帮农民解难,这种成就感是写多少论文都换不来的。”梁洪明说。

高学历人才被分配到基层,往往需要跨越一段“阵痛期”。除了转变思路、调整角色,虚心向同事学习、向群众学习,同样也是缩短“阵痛期”的有效办法。

“在村里,不管你学历有多高,村民只佩服两种人:亲力亲为的人和解决问题的人。”沈舒捷说,彷徨之后,她在其他村干部建议下,每天到村里转两圈,学方言、聊家常、问诉求,没多久就基本掌握了全村2593名常住人口的信息。

今年疫情期间,她主动请缨承担联络工作。每天汇总数据、召集志愿者、宣传防疫知识、撰写信息稿件,她没有丝毫懈怠。最忙的时候,吃住都在村委办公大楼。坡塘村村民提起这位年轻干部,无不夸赞:“城里来的女娃儿,肯吃苦、有本事。”

调研中,各地组织部门表示,在最基层岗位上“淬火”,是高学历人才转型成为高素质干部的关键时期,如果能顺利适应环境、锤炼优良作风,他们的起点将会更高、后劲将会更足。

沈舒捷(左一)担任主持人,在垃圾分类活动中,组织村民开展知识竞赛等

专业知识如何化为实际能力?

事实上,在高学历人才锻炼能力、锤炼作风的同时,关于基层“资源浪费”“大材小用”的争论,一直存在。

“工作了两年多,朋友、同事依旧有类似困惑。在他们看来,去科研院校、企业研发部门更有意义。”在萧山交通局任职的博士后陈奕声说。

余杭组织部相关负责人坦言,目前,高学历人才引进还处于不断完善的阶段,的确可能存在岗位不能最大限度发挥专业优势的情况,“我们每年都通过专题调研、座谈交流,根据综合表现和个人意愿,对岗位进行适当调整,例如今年就将一名西班牙语专业硕士从局级部门交流到区外事办,将历史学专业硕士调到从事良渚遗址保护的岗位。”

“谁不希望专业对口?但一名优秀的干部,必须随时能将自己的学历,转化为在一线工作的实际能力。”中科院岩土工程专业博士苏方声说,更何况,高学历人才在高校掌握的不仅是专业知识,还有学习能力、管理能力等综合素养。

两年前,苏方声入职杭州拱墅区后,就参与了省重点文化项目亚运运河公园建设。从一开始不敢开口、说不上话,到参与图纸方案会审、优化施工顺序,对内联络众多参建单位,对外对接住建、环保、城管等多个部门,逐渐转型成为独当一面的基层干部。

而在陈奕声看来,高学历人才最重要的能力是把处理新型复杂问题的方法应用于不同领域。此前,陈奕声的研究方向是智能路面结构和传感器件,萧山区交通局结合他的专业特点,让他参与包括5G数字轨、车路协同、无人驾驶、“共轨”等一系列智慧交通项目的对接。

将智能路面结构和传感器件等方面的知识储备,与实际相结合,他参与指导青春学院的学员写下《交通建设大会战重点难点分析与对策建议》的调研报告,为萧山深入认识、掌握项目情况和发展提供参考。

调研中,各地部门、街道办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对高学历人才的期望,远不止于适应基层、融入基层,而是更期待高学历人才能为治理升级、产业发展等作出贡献。

“他们有更多的学识、更高的眼界、更新的思维,理应比一般干部更优秀。”余杭区商务局副局长毛坚勇认为,高学历人才要将专业知识转化为综合能力,除了会说、会做、会写,还必须会谋、会思、会想,擅于发现新需求、创造新办法。

不久前,余杭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干部李逸群接到新任务——做辖区企业数据库。

按照常规手段,他需要动员企业、登记信息,同时寻找第三方公司、对接软件制作需求。但这位毕业于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经济学硕士,不想按部就班。

在他的提议下,“企业数据库”方案变更,打通招商引资、项目推进、企业生产、产业发展等各项数据,升级为“产业大脑”平台。“比如管委会需要招引半导体公司,在这里一看就了解‘要去哪里’‘哪家公司最有可能落地’等信息。”李逸群介绍,未来,这既是一个数据汇总中心,也是项目、企业监测平台,还是政企互动信息平台,进一步助力营商环境优化。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越来越多高学历人才扎根基层,正为产业发展、治理创新等领域带来新活力。

南京大学产业经济学硕士研究生安修伯,入职富阳区经信局后,参与杭州高新区(滨江)富阳特别合作区产业发展规划,为传统制造业改造、块状特色产业整治提供新思路;毕业于日本京都大学的余纪萱,来到余杭区旅游集团工作,打造出“径山点茶系列课程”“陆羽旅游IP形象”等,助力了当地文旅融合产业发展;北京大学外交学专业硕士生李恒,到区商务局工作不到一年,就独立完成“夜经济发展规划”,让人眼前一亮……

目前,能否在工作中有所创新、发挥才干、创造价值,也成为各地考核、评判高学历人才的一项重要标准。以杭州拱墅区为例,两年来,当地陆续引进的37名“双一流”高校硕研以上毕业生中,已有2人被提拔到副处级岗位。

此外,为让年轻干部更好更快成长,各地还在搭建新舞台、创建新平台。例如,萧山成立青春学院,除了理论学习、“一把手”面对面等活动,100名学员还能针对金融、交通等领域难题,成立项目小组,进行专题调研,获得脱颖而出的机会;余杭则在区级层面建立专业人才技能库,各单位根据自身需求,可从人才目录中挑选专业人员,借助高学历人才的专业眼光、专业能力、专业资源,为领导决策部署提供专业参考。

走访调查中,不断有受访者认同,这些从基层成长起来的高学历人才,一旦能将专业优势转化为综合能力,前途将不可限量。

【专家点评】

做好高学历人才引进的后半篇文章

肖剑忠 浙江工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党政人才是我国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年轻人才作为党政人才队伍中的新鲜血液,是治国理政的重要支撑。

一直以来,浙江都对人才工作高度重视,省委十四届七次全会更是提出,把人才强省、创新强省作为首位战略。杭州、丽水、绍兴等地陆续面向国内外顶尖高校招聘党政机关储备人才,是对中央以及省委省政府精神的贯彻之举。

年轻党政人才队伍建设不仅要做好招聘和选拔这前半篇文章,还要做好管理、使用、关爱、培养等后半篇文章。

因此,育好和用好年轻党政人才,除了提供较好待遇和做到人岗匹配外,以下两点尤为重要。

一是多给年轻党政人才直面群众、深入实践的机会。具体包括组织安排年轻党政人才到信访部门和农村(社区)锻炼等。这不仅有助于年轻党政人才熟悉基层实际、促进科学决策,有助于他们磨练心性、锻炼才干,增强解决实际问题、应对复杂矛盾和突发事件的能力,而且使得他们在服务群众过程中得到群众的认可、增进与群众的感情,从而使得他们增强工作的成就感和幸福感,换个角度说,这有助于帮他们增强工作的内在动力。

二是多和年轻党政人才谈心谈话。这对他们来说,其实就是既严管又厚爱,既能通过及时的提醒和教育,帮助他们改正错误,防微杜渐,又能通过推心置腹的交流和时时刻刻的关心,激励他们把工作做得更好,使得他们对组织归属感更强。

高学历、高素质的人才来到基层,让智慧发挥实效,让百姓看到成果,这是所有人喜闻乐见的事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