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0℃-1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片儿警“老朱”的暖心故事 

2020-09-23 13:15 |通讯员 张冬冬

朱德金是平阳县公安局萧江镇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参加公安工作20余年,朱德金一直奋战在基层一线,群众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朱”。

酷暑夏季,一个水壶一个相机一百本身份证

老朱自从事社区警以来,无论所里事情有多忙、忙到多晚,都要到自己负责的辖区走一走,逛一逛。

2012年,老朱接手萧江镇后林、夏桥两个社区。过了个把月,每次从社区回来,老朱都是皱着眉头。可没过几天,就见老朱天天往户籍室跑。原来,经过对社区情况的了解,老朱发现这两个社区的许多村民都还未办理身份证。有些人因为常年用不到身份证,对办证也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有些人文化程度不高,认为办理身份证程序复杂,就迟迟未办理;还有一些老人因长期卧病在家或者腿脚不便,一直未办理。老朱知道后,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他思来想去,同户籍室的工作人员商量,要主动上门为村民办理身份证。

那时正值酷热难耐的6月,同事们都劝他等上两个月后天气稍微凉爽一些再下乡去。可老朱丝毫没有迟疑,他说:“迟两个月办理,我们是舒服了,可万一他们需要用到身份证,那得多着急啊!”  

为了加快进度,老朱花了两天时间向户籍室的拍照人员学习如何拍摄身份证件照。第三天,只见老朱将一个用得发黄的水壶别在腰间,一手拿着一个相机一手捧着一块蓝布就下乡去了。他挨家挨户地询问,一个一个地给村民拍照。无论是地址再偏僻再难找,老朱都能找到。有时候一天下来,老朱只能找到二三户人家,可他依旧带着满满的成就感回来。有时遇到一些家庭困难的,老朱还会自掏腰包为他们垫付办证费用。

有次,他遇到一位长期生病卧床的老人。老人因为常年卧床,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也没出门,屋内的气味简直足以让人翻江倒海。同去拍照的小姑娘一进屋就被里面呛人的味道“轰”了出来。可老朱却面不改色,上前为老人讲解今天到访的目的,告诉他办理身份证的重要性。解释完来意后,他还扶起老人,为其梳洗、整理,再给他拍照。 

那个夏天,老朱变成了同事口中的“老黑朱”,也成了辖区村民口口相传的“好老朱”。

一个称职的警察,一个贴心的父亲,一个耐心的朋友

去年6月份,家住萧江镇大同路,今年才13周岁的女孩宋少红在和父母争吵了几句之后,悄悄地离家出走了。其父母到萧江派出所来寻求帮肋,当天正好是老朱值班。

同样作为父亲的老朱深切体会到宋少红父母焦急的心情。他先是安抚了他们的情绪,后从他们那里得知宋少红离家出走时未携带任何通讯工具,一时无法联系到宋少红。宋少红父母告诉老朱,女儿平时喜欢上网聊QQ,可他们都不会使用QQ。于是,老朱赶往其家中从宋少红的电脑里得知她的QQ号。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时间里,老朱以一个同龄人的身份加了宋少红为好友,并且以一个朋友的口吻与她聊天,希望能从她口中得知她目前所处的位置。不仅如此,老朱还每天通过查看宋少红的QQ空间、个性签名等关注她的动态。终于,在宋少红近期更新的一张照片里,他确认宋少红前往山东滨州找网友去了。宋少红父母得知后,立即赶到山东,可宋少红坚决不肯跟父母回家,其父母又担心她会再次出走,便又一次找到了老朱。  

老朱知道后,告诉宋的父母先不要制止孩子玩电脑,自己将会通过QQ聊天的方式与其沟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老朱每天都与宋少红在QQ上聊天,告诉她家人的重要性和社会的险恶,教导她要主动关心父母,与父母形成良好的亲情关系。一个多月后,宋少红的父母又赶到了派出所,他们握着老朱的手很是激动,说女儿最近变得越来越乖,对父母也更加亲近和尊重了。老朱告诉他们,自己作为一个父亲,也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希望他们能够改变与女儿沟通的方式,要相互理解和体谅,努力成为女儿成长中的好朋友。

老朱说,他没有想过去机关,没有想过轻松,没有想过荣誉奖章。对他来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要自己当警察一天就要对得起身上穿着的“警察蓝”。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