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3℃-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弄潮·深评 | 怎样救外卖小哥出算法“围城”? 

2020-09-18 16:06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王玉宝

图源:视觉中国

央视记者日前在用餐高峰期跟随外卖骑手,揭秘送餐全过程。报道发现,5单外卖限时1小时送达;有外卖小哥为“求快”,50分钟交通违规6次。

这是关于外卖小哥“求快”的最新例证。

最近,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报道引发关注,揭开了外卖小哥在外卖平台严苛扣罚制度和精密“算法”引导之下不得不在街头疲于奔命的处境,引发舆论同情和对平台的批评,反映了舆论人性化的一面。

但是,笔者又不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同情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其背后是一个包含平台社会责任、利益分配格局、外卖小哥从业心态、消费者包容度、法律规制强弱等在内的综合性命题。

这样一个命题,单靠外卖小哥自己能求解吗?似乎不大可能。根据平台的规则,外卖小哥分专送和众包,但无论是哪种,很大程度上都必须接受平台的“派单”,否则就要受罚。因此,外卖小哥无法通过自我少接单来降低劳动强度,进而提升工作安全系统,除非他自愿接受经济损失。

能靠平台的社会责任感来解决吗?似乎更不可能。近几年来,平台通过精密的人工智能为外卖小哥设置的单笔派单时间越来越短。外卖小哥劳动强度和职业风险的提升,恰恰出于企业的这套“算法”,企业怎会自觉降低派单强度?

根据报道,通过压缩派送时间,美团在2019年第三季度整整多赚了4亿元。如此巨大的利益怎么会让资本自缚手脚?此次舆论事件发生后,有平台直接将延长派送时间的“皮球”踢给了消费者,让消费者自己选择。因此,在法律没有强制要求的情况下,希望平台自我约束、保障外卖小哥安全,恐怕是妄想。

关于外卖行业,我们并没有一个完整规范的法律体系。现在有一些法律法规,更多着眼于食品安全、意外保险等方面,治理上更多针对外卖小哥开展集中整治、安全教育。但是,平台基于“算法”的派单模式、严苛的经济扣罚模式,以及由此对外卖小哥职业安全的严重恶化,并没有受到法律的严格审视和规制。或许有人以为这是企业行为,但是当这种行为对人的生命安全造成个体无法抵抗的威胁时,它恐怕已超出企业内部行为的范畴,理应接受法律的规范。

近年来,我们对新业态采取审慎包容的监管态度,这有助于做大新业态,也有助于逐步完善监管方式。但是,随着一些平台的不断做强,以及高达数百万人从事这个行业,外卖行业的法律体系和监管完善理应加紧提上议事日程。

形形色色的“小哥”穿梭街头,确实扩大了就业,活跃了经济,方便了社会。但是,坦白说,有时候笔者也有种隐忧:如果只顾及消费者的便利、平台的利益,却不顾及“小哥”的发展权、生命安全,那么这样的新经济新固然是光鲜,但在某个侧面,它是不是也算经济的降级?因为,它将大量劳动者局限在较低的技术水平、性价比较低的经济回报和较高的劳动风险中。这决非发展高质量经济的初衷。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 抱歉,暂时没有数据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