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榜首阿里的双循环引擎样本 

2020-09-18 10:35 |《浙商》杂志 |倪敏

阿里巴巴的全部样貌仍不完全为人们所知,即使是阿里人。

诞生于1999年的阿里巴巴,今年不过21岁,距离其活过102年、横跨三个世纪的目标,尚有81年。但是,过去一年,阿里平台上的商品交易总额已达7.053万亿元,对应美元超过1万亿。去年全球GDP超过1万亿美元的国家只有16个,倘若将阿里看作一个虚拟的经济体,它已可匹敌一个国家。

尽管有关阿里的媒体报道及议论的频度和广度远远高于普通企业,但在这个“经济体”中,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动态变化。无论身在其中,还是旁观看之,都很难精准地察觉到它的所有迭代。

自“浙商全国500强”榜单于2009年首次推出以来,阿里的身影一直活跃在这张榜单上。营收从30亿元到4888亿元,12年实现了162倍的增长,排名从第196名持续攀升至第一名……“浙商全国500强”也从一个特有的角度,见证了阿里的成长与蜕变,窥见其发展基因。

不是一家普通公司

比第二名高出1303亿元!这一次,阿里巴巴以绝对优势摘得“浙商全国500强”的冠军。去年,它首次登上榜单第一名时,与第二名之间的差距还不到200亿元。

4888.4亿元的年营收,意味着阿里日均收入达到了13.39亿元。目前A股约有3933家上市企业,细细打量这些企业,它们中去年年收入超越“13.39亿”这个数字的仅为2386家,也就说,有1547家A股上市企业,其年收入还不如阿里一天的收入。

如果从净利润的角度进行考量,阿里巴巴的业绩更是一骑绝尘。纵观A股上市企业,净利润超过阿里1758.5亿元的只有4家,分别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

持续成长究竟依靠的是什么?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是新经济,究竟能走向何方?

阿里巴巴用了20年时间,在经年不断的、汹涌的经济大潮面前,给出了一种答案。以11万员工计,阿里人均产值超过400万元。这可能就是新经济的魅力所在。相比传统经济,它在成本、效率和想象空间上产生了一种更新的模式。

2017年的时候,马云似乎感觉到了新经济的价值。在当年阿里巴巴18周年的晚会上,他表示,阿里巴巴已经不是一家普通公司,而是个新型的经济体。“以前的经济体以地理位置界定,但是今天新的经济体诞生在互联网上。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新的经济体,及其搭建的基础设施,让全世界的年轻人、中小企业能够做到全球买、全球卖、全球付、全球运和全球邮。”

持续的增长源自提前一步、源自前瞻的视野。从马云的话语中,“新基建”的味道业已散发出浓浓的香味。

2018年9月19日举行的云栖大会上,时任阿里巴巴CEO的张勇对前一年马云的阐述作了补充。他说,阿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横跨商业、金融、物流、云计算等各个领域的一个独特数字经济体。这一数字经济体正是数字技术在中国过去十年巨大发展的缩影。

时间再往前推进9天,2018年9月10日,马云发出题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宣布一年后将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由张勇“接棒”。

2019年1月11日,距离张勇正式接任董事局主席还有8个月,这一天张勇正式对外发布“阿里巴巴操作系统”。阿里巴巴操作系统被认为是马云所提出的“新零售”和“经济体”的实际落脚点。通过这个系统,阿里试图进一步提升自身数字化的能力,并将这种能力向外输出,从而打开一个新的增长空间,创造下一个“5000亿元营收”。

相互见证的成长之路

2009年,中国实现国内生产总值335353亿元,同比增长8.7%。这一年的3月初,嫦娥一号卫星在太空中“巡游”16个月后,准确地落在月球的预定地点。也在这一年,为了精准而全面地反映浙商群体的实力、经营和生存状况,《浙商》杂志在历时四个月调研的基础上,于5月底首次发布“浙商全国500强”榜单。

随着这张榜单的诞生,阿里以“30亿元”的成绩默默地趴在榜单第196的位置。这一年,阿里刚满10岁。农夫山泉、红狮集团、报喜鸟、滨江房产以同样的成绩,与阿里并排而居。1986年以冰箱配件起家的吉利成绩略好于阿里,以“125亿元”的年营收排名第28位。排名第一的万向集团,营收也没超过500亿元。

10年后,“浙商全国500强”的入榜门槛从5亿元增加到了近10亿元。回看2009年的那张榜单,榜单上的企业有的进击、有的消失、有的起伏。

慢慢的,“巨头”浮出水面。2018年到2020年,阿里、吉利和物产中大成为榜单前三名的“固定选手”。由此可见,过去10年阿里、吉利等企业都获得了巨大的成长,只不过阿里的成长速度更快。

1999年马云创办阿里巴巴时,曾在湖畔花园寓所的白板上,写下“发展是硬道理”。看似人人都知道、人人都见过的“标语”,却是企业在商海里活下来和活下去的唯一法则。

从阿里上榜以来的营收增长率看,除了个别年份显得有些特殊外,其余年份的增长率基本没有低于30%。与此同时,阿里保持着较高的利润率。以最近两年为例,707亿元和1758亿元的净利润,对应的净利润率分别为20%和36%。

如果不被风浪吞噬,那么“冲浪”可以让企业乘风破浪,迎来更大的发展。

待到“2016浙商全国500强”发榜时,阿里的年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元大关,达到1011亿元。此时阿里已经17岁了,即将迎来18岁的“成年礼”。

但是,仅仅过了两年,阿里的营收就突破2000亿元大关,之后又以每年1000多亿元的增长,将自己送上榜单第一的位置。

阿里之所以能够在短短4年内,将1000亿元的规模做大到近5000亿元,与淘宝系平台的盈利不断增长及其在物流、金融、技术等领域的持续落子有着莫大的关系。2003年创立的支付宝、2009年创立的阿里云、2013年创立的菜鸟,以及2015年推出的钉钉、2016年推出的盒马和淘宝直播、2017年成立的达摩院,在经过几年积淀后,正像淘宝、天猫和聚划算等阿里核心零售平台一样,放射出“基础服务”的光芒。

加速的变化与永远的竞争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陈春花认为,非数字化时代变化也在时刻发生,但在数字化时代,变化按下了加速键。所以,数字化从本质上的特征来讲不是变化带来冲击,而是变化的速度带来冲击。

阿里巴巴也在遭遇“速度”的冲击,而且是外部的。

2015年9月,拼多多横空出世。不到3年时间,它就登陆了纳斯达克。而阿里第一次登陆资本市场在港交所上市,花了15年。

尽管跟阿里的体量相比,拼多多1万多亿元的年成交额看起来还不足以构成威胁。而且拼多多目前尚未盈利,仍在“烧钱”修建和扩大护城河的阶段。但这并不妨碍资本市场对它的看好,从今年年初至今,拼多多的股价从37美元/股上涨到了90美元/股左右,涨幅近2.5倍,并让其创始人黄峥的身价一路高涨。

更为重要的是,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已达6.28亿人。而阿里的这一数据为7.26亿人,两者十分接近。如果说拼多多一开始走的是下沉路线,通过游戏互动和社交裂变,将广大没有接触过网络购物的村民和“爸爸妈妈一代”吸引到了线上,那么随着年度活跃买家的增长,阿里和拼多多在中国13亿人口的基本盘里,争抢的是同一群人。因此,竞争势必加剧。

除了消费者的重叠,未来拼多多与阿里在品牌和产品供给、农产品上行等方面的资源争夺战也将不可避免。

与此同时,京东、美团、抖音、快手也在不同层面与阿里有“大战”的可能。虽然与阿里从平台切入不同,京东借鉴的是亚马逊模式,通过自营商品、自建物流建立起另一个大体量的电商平台,但随着资本、人才和技术的积累,双方在业务上构成了“相互借鉴”的关系。

京东早在2007年就开始自建物流,5年后菜鸟才姗姗来迟,但阿里依然借助独特的平台模式和全球化操盘,让菜鸟脱颖而出。在解决“双11”这样的包裹洪峰外,菜鸟已与UPS、FedEx、DHL一道成为全球型包裹传递网的王者。

这边厢,你有支付宝、阿里云;那边厢,我也有京东数科。淘宝直播在内容电商的赛道上跑到了前面,京东直播也来了。

在2019年7月10日张勇担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以来发布的第一封股东信中,他除了提到淘宝、支付宝、菜鸟、阿里云,还特地提到了钉钉、盒马、淘宝直播三个业务板块。去年以来,尤其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阿里这三个业务板块的表现可谓非常亮眼。

但是,盒马和饿了么为代表的本地生活服务,面临着永辉等传统超市以及美团的竞争;淘宝直播面对的则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内容出身的平台以及其他电商平台。

在陈春花看来,数字化时代,企业的战略必须从竞争逻辑转变为共生逻辑。任何一个企业都不能够独立创造价值,只有协同共生、相互赋能,才能找到新的成长空间。

然而,这种共生协同只能在企业内部、企业生态中,或在产业链不同位置的企业之间实现。对于抢夺同一个市场的企业来说,共生或许可以解读为划河为界,各占一片市场。不过,这毕竟不是国家之战,可以树立界碑。在商业世界里,发展和增长是必需品。为了它,竞争是永恒的话题。

目前来看,“钉钉”是阿里独有的业务利器,“达摩院”则是阿里数字经济体、阿里巴巴操作系统未来发展的“基础设施”。

尽管钉钉被不少人形容为“员工讨厌,老板喜欢”的软件,但作为一个给企业和组织提供工作、分享和协作新方式的平台,当下正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企业和用户通过钉钉彼此联系和远程办公。阿里在年报中称,钉钉工作日的日均活跃用户已达1.55 亿人。同时,因为疫情,钉钉过去半年来明显地渗透到了教育行业。

“阿里巴巴的终极目标,是为社会创造价值,更好地解决社会问题,变阿里巴巴的能力为中小企业发展的能力,为整个社会进步的动力。”张勇在股东信中说,阿里将继续坚持“全球化、内需、云计算大数据”三大战略,并表示“全球化是我们的长期之战,内需是我们的基石之战,云计算、大数据是我们的未来之战”。

要实现阿里的终极目标,要让阿里在“浙商全国500强”上继续保持第一,除了资本手段、组织变革和战略调整,正在杭州城西未来科技城建设中的阿里达摩院园区,或将起到关键性作用。毕竟,在新经济的世界里,基础科学的研究和应用、颠覆式技术创新才是以不变应万变的终极法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