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时代不许“大象”蹒跚 

2020-09-18 10:35 |《浙商》杂志 |吴美花

拖着千亿营收的身体,还能踮起脚尖跳舞吗?

这个问题我们追问了100多年,在“浙商全国500强”榜单上找到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答案。在今年的榜单上,155家百亿以上量级企业中有87家的营收增速达到10%,41家企业的营收增速达到20%以上。

从这张榜单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个巨头角逐奔跑的画面。

谁在奔跑

今年有70家大型综合集团入榜“浙商全国500强”,其中39家营收规模达到了百亿以上,这些被众多产业依附的庞然大物中,又有10家跑出了20%以上的营收增速。除了这些综合类集团,拖着百亿营收的身躯却跑出20%增速的企业大多来自交通运输行业。

在榜单内,交通运输并不是一个很惹眼的行业,来自这个行业的上榜企业加起来也就只有9家。跑出20%增速的企业又几乎全部来自交通运输里的一个小门类——快递,在这个小门类里,只有圆通速递的营收增速低于20%。

快递这个行业很有意思,本身没有那么“性感”,被捆绑在一起沉浮的却是当下最“撩人”的一些产业,比如直播带货。正因如此,其数据变化投射的是全国整体经济与电子商务行业复苏迹象的缩影,以及中国经济的强大弹性。

当下,中国的包裹量正以每年百亿件的增量在突飞猛进,这种越堆越高的趋势主要来源于两头:一头是快递的应用场景越来越广泛;一头是快递的行为习惯从年轻人拓展至老年人,从城市下沉到乡镇。

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635.2亿件,同比增长25.3%;业务收入累计完成7497.8亿元,同比增长24.2%。行业的发展速度已经非常惊人,但榜单内韵达股份(排名:62)、申通快递(排名:94)、百世物流(排名:59)、中通快递(排名:96)4家企业跑出的速度均高于整个行业,平均营收增速达到了58.9%。与此相对的是,二三线快递企业的竞争能力却显著减弱。

2019年1-12月,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5,较上一年同期提升1.2%。市场份额及要素加速向重点企业集中,八大快递企业与中小快递企业差距迅速拉开,并越来越大。头部化与集中化,或让行业暂时告别恶性竞争的风险,并将更多精力专注于数字化和服务与管理能力的提升上。

除快递企业以外,其他营收增速高于20%的企业所涉及行业都相对比较均匀。这说明快递企业的奔跑,与赛道在加快有着必然联系,但其他企业的奔跑大多摆脱了行业的挟持,走出了自己的扩张与盈利优势。

这也可以从另一组数据得到侧面验证。虽然快递企业的规模长势喜人,净利润增速却出现了明显的放缓,尤以申通快递“31.3%”的降幅最为明显。而抛开快递企业与森马服饰(排名:110)、华友钴业(排名:113)两家企业,其他在营收增速上表现出色的企业,并没有因为收入规模扩张而波及净利润。甚至在营收增速高于20%的百亿规模企业中,有28家企业的净利润增速超过了营收增速。

这意味着即便行业赛道不再热火朝天,这类企业也可以通过科技、全球化等力量让自身的赚钱能力跑过规模扩张的能力,最为明显的就是闻泰科技(排名:50)与东方日升(排名:129)。

技术狙击

营收增长不到50%的东方日升,净利润却在2019年翻了三番。

东方日升专注于新能源、新材料的全球化事业,其中的光伏组件业务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目前全球光伏组件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集中地落入前十供应商的地盘,半路杀出的黑马试图撼动头部企业地位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东方日升于2017年跻身前十供应商,此后发展势头愈加凶猛。

那么跻身前十供应商,是不是意味着头部企业抵达了一个可以高枕无忧的地带?其实不然,高处不胜寒。抵达高处的企业需要保持高度的防御状态,警惕同行在技术与规模方面的角逐,更要防范一种全新技术的颠覆可能。前阵子听说,一家千亿量级的企业在前几年招募了大量的中高层人才,最后被留下的却是极少数。

这是头部企业的一种焦虑状态,是继续躺在庞大而稳固的市场份额上赚钱,还是牺牲现有份额将更多精力用于自我技术革命?这道选择题,谁也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企业只能自己探索。

本刊在上一年榜单解读中就探讨过这个话题,当下浙商资本控制下的巨头们面临的处境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IBM的境遇完全不同。在这个技术更迭瞬息万变的年代,一头大象被掀翻的可能性比彼时要大得多。

比起千亿营收规模的企业,刚突破百亿关卡的东方日升暂时不用做这道选择题。但从财报上可见,东方日升的“技术”这根弦一直绷得很紧。2019年,东方日升在全球首发了9BB半片的异质结电池组件,在提升异质结电池组件功率、发电量和可靠性的同时,大幅降低了该产品的制造成本。同年12月,公司又全球首发210mm50片切片的超大硅片组件,将PERC电池组件的功率首次提升到最高达500W以上。

为了保持技术领先,东方日升2019年的研发费用比上一年增长了320%。

舜宇光学(排名:55)的营收增速与净利润增速相比,虽然不如东方日升那么夺人眼球,但是凭借技术领先跑赢上游衰退趋势的战果依然值得一说。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报告,2019年中国大陆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约3.69亿部,同比下降约6.8%,全球汽车市场销量轻微下滑,舜宇光学作为手机及汽车的下游产业,业绩却逆势上涨。

2019年,舜宇光学的收入约378.49亿元,同比增长46.0%,归母净利润约39.91亿元,同比增长60.2%。

锁定世界级的塔尖

2019年,是雅戈尔成立40周年,集团董事长李如成也定下了雅戈尔(排名:16)未来30年的奋斗目标——成为世界级的时尚集团。  

“世界级”这个目标的提出,让我们看到了浙商群体一种新的进阶目标。G20杭州峰会召开的时候,我们已经说浙商站到了世界舞台上,但并不能说站到了舞台的中央。改革开放40多年来,浙商资本先后实现了销售市场全球化、生产基地全球化、资本围猎全球化,但在两项核心功能即技术与品牌上,浙商离世界级仍有距离。

雅戈尔对于世界级时尚集团的目标也规划了一个相对清晰的实现路径:未来30年,雅戈尔将发展创立5-10个自有品牌,收购合作5-10个国际品牌,通过线上线下融合缔造一个时尚帝国。

40周岁,拥有千亿量级的规模,雅戈尔并不是没有经历过教训。正如前面所说的,雅戈尔如很多巨头一样经历过焦虑与探索,只不过它最终选择了回归。在雅戈尔2018年的年报前面,有一封特殊的《致股东信》,黑色、加粗的行楷字体似乎预示着“醍醐灌顶”的效果。

从2014年开始,雅戈尔上市公司就出现了增速放缓的趋势,到了2017年更是出现大幅滑坡,营收降幅达到近34%。此前,雅戈尔形成了品牌服装、地产开发和股权投资“三大支柱”作为主营业务。但事实上,其地产开发与股权投资两大业务都不同程度地受挫了。

几年前,雅戈尔提出了要回归服装主业,如今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雅戈尔上市公司于2018年开始了对房地产与投资项目的剥离,仅保留宁波银行等一些长期战略投资项目。新的投资项目不再进入上市公司,上市板块就很清晰地做时尚品牌的运营。

雅戈尔的“世界级”目标仍道阻且长,但这一目标代表着浙商群体的未来发展方向。不过,雅戈尔并非是第一家将目光锁定“世界级”塔尖的浙商资本。2012年,复星曾提出未来复星将效仿巴菲特的投资方式,向以保险为核心的世界一流投资集团迈进。也有人认为,阿里巴巴已经从一家世界级的电商企业,进化成为一家世界级的科技公司。

相信在未来十年内,会有越来越多浙商提出“世界级”的目标,并陆续实现“世界级”的梦想。在这一目标尚未实现之时,榜单上的这些巨头还不至于成为一头臃肿的“大象”,因为这个时代的技术与资本不允许。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