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3℃-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快评慢谈 | 为城市留一些“野趣” 

2020-09-16 21:46 |浙江日报 |姚华松

图源:视觉中国

作为一名大学老师,我白天要备课、上课、看文献、写论文,还得处理各种杂事,下班回家后要接送孩子上各种兴趣班或辅导班,孩子下课我还得陪其看书讲故事。一周下来,我经常感到身心俱疲。我相信,我的经历和感受具有一定程度的共性。

怎么办呢?最近几年,我的解压方式是在有空的周末,约上一帮聊得来的朋友徒步出游,目的地是我所在的这座华南城市的郊区一些人迹罕至的山林。这种山的最大的特征是尚未进行开发,没有硬化道路,只是偶尔邂逅以前开凿现已被废弃的石阶。一路上我们邂逅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溪水潺潺,虫鸣鸟叫,翻越一座又一座山头,相互间聊聊工作、孩子和其他开心或不开心的事,将手机调到静音,甚至关掉手机,汗流浃背一整天。这种体验真的让我们心旷神怡,迅速卸掉平日的浮躁。

喜欢自然,相信不只是我个人的嗜好。亲近自然,是许多都市人的内心渴盼。快速化、机械化的都市生活,让很多人备感压力。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都市人的健康意识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多人选择通过爬山、徒步等增强体质、疏解压力。

然而,近来我发现经常攀爬的部分山体被围蔽起来。知情人告知,有关部门打算进行商业、旅游开发活动。我上个周末在徒步过程中看到的情景是,从前树木茂密、郁郁葱葱的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向正在挖坑和整理树枝的工人们打听,说是有关部门要挖树修建盘山公路。可以想象,经年以后,甚至数月之后,这里会是另外一番车水马龙的景象——多了山顶停车场,多了打卡拍摄点,多了各式美食店。换句话说,纯自然或原生态的空间被高度人工化,动植物从原来的栖息地被迫迁出,城市的建成区面积越来越大。

从前,我庆幸大都市的近郊有一些保育完好的自然山体,让我们有机会出汗和解压。现如今,它们却被过度开发,这让我备感遗憾。快速城市化背景下,尤其是土地和空间成为重要城市资本的形势下,原生态地块如何妥善保存?

今年3月份,习近平总书记在杭州西溪湿地考察时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他说,湿地贵在原生态,原生态是旅游的资本,发展旅游不能牺牲生态环境,不能搞过度商业化开发……注意,这里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原生态。放眼全球,不少欧美国家也提出“荒野保护”“再野化”“生态修复”等概念。

这提醒我们,在建设城市时,应该深刻领悟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真谛。要深谙良好的生态环境、较高的原生态比例,不仅可以传承和丰富城市的生物多样性,更能消解现代都市人的焦虑情绪。那种刻意介入生态、打造“人化自然”的做法并非任何时候都恰当。

在加大公共服务设施资金投入,持续推进城市公园、绿道、栈道等建设的同时,对于都市郊区的荒山、荒野等自然生态原本较好的区域,政府也不妨试试“无为而治”的策略,尽可能保持原野状态,尽可能保护原有动植物的栖息权、生存权。市区的公园和郊区的原野,应该和谐共存。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 抱歉,暂时没有数据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