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3℃-13℃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半生痴绝《兰亭序》卢光华31年创新演绎7个竹编版本 

2020-09-16 09:52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吴旭华

竹编《兰亭序》1.0版

所谓热爱,就是以真心和实力,不断地坚持和投入;即使遭遇挫折,也怀着少年的狂热心态。

在东阳竹编领域里行走半生,72岁的卢光华始终如少年,艺术热情不减。一束细如发丝的篾丝,一幅行云流水的《兰亭序》,叠映交织成了其竹编人生中最鲜明的艺术基因。而他也乐此不疲,持篾钎,搦柔管,把竹编书法艺术演绎得出神入化,成为中国竹编界首位高级工艺美术师、首位中国竹工艺大师,并加冕为平面竹编界首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亚太地区竹工艺大师。更因其31年痴迷创新竹编版《兰亭序》,被誉为中国平面竹编界的“王羲之”。

近日,卢光华自书版《兰亭序》大型竹编落地屏风创作完成,再次刷新了他的创作纪录。

严济慈称赞“编得像写的一样好”

时间回溯到1991年11月17日晚,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乡贤严济慈走进设于东阳商城的工艺美术馆,驻足欣赏一件件工艺美术精品。

当日,东阳首届工艺美术节举行,所有参赛作品都汇聚于此接受众人检阅。严济慈边走边看,走到一幅《兰亭序》壁挂前,仔细地看了又看,“原来这是竹编的啊!编得像写的一样好!”

这件别开生面的作品,获得了东阳首届工艺美术节特等奖。作者卢光华在东阳竹编领域磨炼了整整20年后,终于在此时迎来人生中的首个高光时刻。

对卢光华而言,竹编就是他最艰难岁月里的一道光——1971年,因为娶“地主”的女儿为妻且坚决不肯“划清界限”,任教于南马农中的他被下放回到老家六石街道北后周村务农。北后周是著名的竹编专业村,清秀斯文的教书先生白天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修地球”,晚上从事副业为养家糊口学竹编。随着篾片在指间腾挪闪转的姿势越来越娴熟,内心的苦闷在这种民间艺术的熏陶中逐渐消解,尤其是端详前人编织在竹器上的书法时,他常会若有所思:用“十字编”技法编织的福禄寿喜,犹如正楷;用“蛇皮编”技法编织的诗词佳句,多为行草。而后者的表现余地显然更大,视觉效果也更飘逸潇洒。可惜,这些竹编书法都是点缀性地零星散布,“要是有朝一日用老祖宗传下的竹编手艺,编织一幅完整的书法作品该有多好!”温饱尚未真正解决的卢光华把这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埋在心底,于无声处听惊雷,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骀荡春风,创办了绿石仿古工艺厂,旧时的竹编书法梦也随之破土而出。

1989年,卢光华开始了竹编书法的试验,并选定了赵孟頫书写的《兰亭序》定武本。用竹丝编织书法作品,对竹材要求特别高,竹节要长,韧性要好。他踏破铁鞋,以东阳本地水竹的第一、二层表皮为材,经过加工后,把1厘米宽的篾片均匀分割成5根篾丝,染色后运用“蛇皮编”技法编织,325个字编织了6个月才完成。因为当时的竹子防蛀技术还未完善,他用手工把木头雕刻染色成竹子状,制作框架,又从书画装裱中得到启发,在内外框空白处贴上竹编万字纹样,显得古意盎然,高雅大方。这件长4.2米、宽1.3米的作品创下了东阳竹编的3项纪录:单件竹编作品字数最多、书法竹编单件体量最大、竹编表现书法名作最传神。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见到此作后,赞誉为“竹宝”。

这件竹编《兰亭序》1.0版于1994年参加了原文化部在北京举行的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大展,又获得特别荣誉奖。时任中组部部长宋平看见这件作品后非常激动:“《兰亭序》是中华文化的瑰宝,用竹编表现出来,我从未看到过!”宋平后来到金华时,特意在时任金华市委书记仇保兴陪同下,拜访了卢光华,就竹编书画艺术的发展畅谈了近1小时。1997年,这件作品代表金华参加浙江省五年成果展,受到省五套班子领导高度评价。1999年,在湖南益阳举行的中国竹文化节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中国竹产业协会会长江泽慧也对此作给予好评。这件竹编《兰亭序》,后来还收获了诸多艺术界名流如韩美林的赞誉。

1.0版竹编《兰亭序》,卢光华制作了5件,其中一件被人在1994年的广交会上以4万元的价格买走,还有一件送台湾展出时被人以87万元台币购走,其他3件分别被收藏在北京、安吉中国竹子博物馆、横店文化园。

其实,当年参加东阳首届工艺美术节,卢光华还创作了另一种形式的《兰亭序》。他把竹丝排列粘贴成片,再按《兰亭序》原作逐个剪出字样,粘贴在竹编菊花纹底板上,错落有致,形象鲜明。这件作品获得了一等奖。在东阳中学80周年校庆时,卢光华捐赠了这件作品,以此感谢母校,感谢李祖纲、王荣华、马锦康等老师用漂亮洒脱的书法影响了自己的艺术人生。

锁定《兰亭序》二十年来屡翻新

拿了国家级金奖的卢光华意犹未尽,他锁定《兰亭序》,又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潜沉。

“艺无止境,《兰亭序》作为古代书法中的神品,研精篆素,尽善尽美,摹本众多,我不会浅尝辄止。”十年磨一剑,2001年,卢光华捧出了竹编《兰亭序》2.0版。这一次,他选择了唐代冯承素摹写的“神龙本”,上面盖满了历代收藏者的印章,使得编织层次增加,难度增大。为此,他把1厘米宽的篾片劈成12支,这样一来,编织的字体更精细,笔划的变化更自然,也更适合近距离观赏。当年,这件作品参加浙江省首届工艺精品评审,被评为工艺精品,全省共评选15件,东阳唯此一件。后来,他又推出红木边框的2.0升级版,大受市场欢迎。

竹编《兰亭序》2.0版

竹编《兰亭序》2.0升级版

十年中的两个版本,在外人看来已是神韵非凡,但卢光华并未止步。2006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工作恢复,卢光华决定创作本色竹编《兰亭序》。为了寻找适合的竹丝,他跑遍了南方山山水水,终于在四川大巴山找到竹节特别长、韧性极好的慈竹,经过十多道手工工序,对天然竹材作防腐防蛀处理后,他用绣花针把1厘米宽的篾片,分成24根细如发丝、透明莹洁的竹丝,再根据提花织锦原理,用传统的挑、压、串、破丝、拼丝等多种竹编技法,通过光线折射产生的明暗变化,清晰呈现“神龙本”游丝牵引、点画跳跃、变化多姿、非真非草、筋力老健、风骨洒落的特色,极尽精微之妙。纷繁复杂的篾丝令他在编织时眼花缭乱,长时间用眼又让他产生了幻觉,常常不得不中途停歇,编织一个字居然要花几天时间。虽然这件作品面积缩小,但因为编织难度大增,用了8个月才完工。为了衬托艺术效果,卢光华精心配置了红木台屏,屏框和底座镂空雕刻卷草纹和缠枝牡丹纹,使得莹白洁润的竹编屏心玉骨冰肌,高贵华美。这次创新也让卢光华体验到了书法、竹编与东阳木雕融合的独特优势,奠定了之后的跨界基调。

《兰亭序》本色竹丝版

当年11月,横空出世的竹编3.0版《兰亭序》作为卢光华参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代表作,选送北京。2007年1月,卢光华荣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成为中国平面竹编界首人。专家评价:这件前所未有的艺术品,填补了中国平面竹编的空白。

随着竹丝越来越细软,编织好的《兰亭序》竹片呈现柔如布、滑如绸的手感,这让卢光华萌生了装裱成卷轴以便于携带收藏的想法。他用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尝试了多种方法如上浆、热压、贴布等,都以失败告终,浪费了许多作品。最后他找到了合适的胶膜,借鉴书画装裱手法成功解决了竹编书画的装裱难题,达成了卷舒自如的效果。

随后,卢光华又推出了竹编《兰亭序》拓片版、彩色版。截至2008年,《兰亭序》在他手下共衍生出6个竹编版本。其中,本色竹丝版和双色卷轴版最受市场欢迎,行销海内外。

《兰亭序》双色卷轴版

临摹整十年创作自书版《兰亭序》

“你编织了那么多《兰亭序》,技艺算是登峰造极了,但是你会写吗?”2010年,朋友的一句“天问”让卢光华陷于沉思。在东阳中学就读时,卢光华参加了书法兴趣班,偶尔临摹碑帖。“是时候该回归了!”身为国家级大师,他觉得自己不能永远原地踏步,“工匠重在技术精湛,大师胜在艺术精妙,传统工艺要创新发展,必须文化引领。”

自此,卢光华多了一项日常功课——临摹《兰亭序》,并以褚遂良的摹本为参照。在他看来,褚遂良的摹本在看似平和简静的气氛中,流露出强烈的变化,却又十分贴切自然。

临摹6年后,卢光华有了把自己书写的《兰亭序》变成竹编的想法。但他并未贸然行之,而是选择了其他书法作品试行,获得了业界认可,令他信心大增。十年临池,笔下功力渐深,如今他已能脱离法帖而把整篇《兰亭序》写得与原作不差上下。

卢光华自书《兰亭序》竹编双面屏风

去年11月,市委书记傅显明来卢光华艺术馆考察指导,交谈中得知东阳将在2020年11月举办“首届中国百名大师汇”,他决定创作自书版《兰亭序》。今年疫情居家期间,他闭门谢客,专注临摹《兰亭序》。为了使设想更加完美,他专程登门请教木雕泰斗陆光正大师,得到了其支持,建议他跳脱传统壁挂的窠臼,迈向大型、实用、高端。

经过精心设计,卢光华决定创作一樘十折落地屏风。“之所以如此,主要是考虑到竹丝的长度,必须把大型画面分割成合适的幅面,才能适合80厘米长度的竹丝编织;同时,经过分割后的画面方便折叠,便于携带。”原先的局限经过“化整为零”的巧妙设计后,竟然“化险为夷”。但是,这样一来,字迹就须放大,布局也须调整,而这并非简单的组合排列,必须保持原作中字与字的内在关联,很多时候一个字调整了位置,就会改变与其他字之间的笔划、游丝联系。这也是此次创作中卢光华面临的最大难题,“不能止于每个字的笔画结体,而必须复制这种内在的关联。”他写了不下100稿,才挑选出自己满意的蓝本,分别编织出黑白双色版、本色竹丝版,制作成双面屏风。

整座屏风长6.5米,高2.1米,厚7厘米,每一樘分成两部分,上部镶嵌竹编书法,下部则是竹编博古图案。屏风正面的每幅书法分成三行,卢光华特意安装了“分栏线”,赭色的木质外框、分栏线与黑白分明的竹编书法互为映衬,清幽淡雅。这座屏风由卢光华的徒弟——金华市工艺美术大师王飞龙制作,边框除了浅雕席纹,并无多余装饰,显得古雅可爱。这件作品再次刷新了卢光华创造的纪录,成为东阳竹编《兰亭序》中体量最大的版本,也是目前东阳竹编中最大的书法屏风,而且是自书版的最大竹编屏风。

其间,卢光华也多次自我“拷问”:“把自己书写的《兰亭序》做成竹编,到底意义何在?再则,自书《兰亭序》追求与原作一致,与电脑打印后编织有何异处?”经过半年的创作,如今他已不再迷惑——书写本身就是对文化的传承,体现着对先贤的敬畏。

一幅《兰亭序》,改变了卢光华的竹编艺术轨迹,也为东阳竹编发展书写了隽永的篇章。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