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27℃-2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谁是浙江“夜经济”之王?这张榜单告诉你答案 

2020-09-15 15:35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翁杰 设计 张源

111.gif

夜经济来了!

统计显示,我国60%的消费发生在夜间,大型购物中心每天晚上18时至22时的消费额占比超过全天的一半。

夜经济已成为消费“新蓝海”,那么,谁是浙江的“不夜城”王者呢?近日,浙江发布全国首个省级夜间经济活跃度指数报告。报告在省商务厅指导下完成,由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互联网平台等多家单位联合执行。基于用电、网上消费等多源大数据,报告对2019年1月至2020年7月期间,浙江11个设区市和90个区县的夜间经济运行情况进行了系统分析与评估。

11设区市,杭甬绍排前三

微信图片_20200915151552.png

根据指数报告,全省11个设区市的夜经济发展水平存在明显的地区不均衡,大致上可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为杭州、宁波,第二梯队为绍兴、嘉兴、金华、湖州、台州和温州,第三梯队为舟山、衢州和丽水。

在11个设区市的排名中,杭州以43.6的综合活跃度指数排名,稳居榜首。无论夜经济发展规模、繁荣程度,还是业态丰富性和完整性等方面,杭州的发展水平均远高于省内其他设区市。其次,是位列第二、第三的宁波、绍兴,综合活跃度为36.7和32.6。

杭州、宁波、绍兴能占据浙江夜经济前三的位置,与下辖的区县夜经济发展水平直接挂钩。尤其是杭州,主城区夜经济发展成绩斐然——在区县夜经济活跃度TOP 20榜单中,有8个杭州的区县榜上有名。宁波也有3个区县入围TOP20。

微信图片_20200915151605.png

舟山、丽水等地虽位居第三梯队,但也表现出了不俗的发展潜力。2019年,舟山、丽水夜经济活跃度指数的月均增长率超过2%,明显高于其他设区市。此外,月均增长率超过1%的还包括宁波、嘉兴、杭州、金华、台州和湖州。

根据报告,浙江夜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不仅表现在设区市之间,在一些市的区县之间也较为明显。例如,温州市鹿城区的夜经济综合活跃度指数高居全省第七,但文成县、泰顺县和洞头区等地夜经济发展相对迟缓。后者大幅拉低了温州总体活跃度指数,影响了其指数分值在全省的排名。

90个县区中,江干区名列榜首

微信图片_20200915151557.png

在90个区县的夜经济综合活跃度排名中,江干区以66.7分位列榜首。鄞州区、余杭区分别居第二、第三,得分61.7、60.2。

江干区何以摘得夜经济指数排名的桂冠?根据报告,江干区在夜间业态丰富性、夜间消费便利性、夜间消费活跃性、夜间消费评价和商业基础设施成熟度等五大指数评价维度上均有不俗表现。

就基础设施成熟度来说,近年来江干区以钱江新城灯光秀为主轴,开展夜间灯光造景,完善夜间标识体系、灯光设施,营造全天候、全时段消费氛围。

从夜间业态丰富性来看,其辖区内不仅有笕桥、九堡、丁兰等传统夜市,还引入了都市爱乐潮人打卡地标TZ House、柏悦潮吧等夜间演艺类业态,推动音乐节、专业演艺品牌项目落户杭州。今年8月,江干还刚刚举办了“2020文旅市集·杭州奇妙夜”活动,推出十大单元体验展销活动。

不过,江干区第一的位置也面临着来自其他区县的不小冲击。以综合活跃度指数排名第四的西湖区为例:它不仅是杭州6个老城区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主城区,而且坐拥西湖这个大IP,以及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西泠印社、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宋城等知名景区景点,发展夜游经济的潜力巨大。

值得关注的是,在前20强榜单中有四个县级市,依次是义乌、东阳、桐乡和慈溪。在GDP总量的全国百强县榜单中,慈溪一直力压义乌,占据浙江第一强县的位置;但此次的指数报告中,义乌表现出了更强的夜经济发展活力,综合活跃度指数位居全省第五,而慈溪刚刚进入20强。 

整体而言,浙江东部和东北部区县的夜经济活跃度相较其他地区更高。夜经济活跃度区县TOP 20的榜单上,几乎都集中在这些区域内。

此外,从区域发展的角度来看,每个设区市的市中心都是当地夜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市中心的夜经济基础设施条件以及业态布局优势。

疫情后,夜经济V型反弹

微信图片_20200915151842.jpg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夜经济一度大幅下滑。2020年2月,全省的夜经济指数呈现明显的负增长,一度同比降幅达到80.6%。第一季度,11个地市也全部呈现负增长的状态。

为有效对冲疫情影响,浙江省出台一系列政策,以重新激活城市夜间消费,如《关于加快夜经济发展促进消费增长的实施意见》《关于开展省级夜经济试点城市创建工作的通知》等。

从2020年的指数变化趋势来看,这些政策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疫情逐渐控制住后,第二季度整体夜经济回暖的势头明显。从3月开始,全省夜经济活跃度指数呈现V型反弹,并于7月接近至去年同期水平。1至7月,8个设区市的夜经济活跃度综合指数月均增长率已超过去年同期。

“根据指数反映的发展趋势,浙江各地仍需进一步加强规划引领,激发夜经济活力。”省商务厅消费促进处有关负责人告诉涌金君,即便是位列浙江夜经济第一梯队的杭州、宁波,与国际知名城市之间的差距依然不小。

例如,伦敦作为老牌的国际化都市,在70多个区域构建了世界领先的夜经济文化集群;以24小时地铁著称的“不夜城”纽约,也从文化切入夜生活,打造了时代广场、百老汇、布鲁克林等一批世界知名的夜经济商圈;而东京作为“夜经济”发展的先驱,既有传统夜生活中心新宿和银座,也有六本木和台场等夜经济新区,服务差异化人群……

与上海的国际范儿、川渝的夜场酒吧文化相比,杭州为代表的浙江夜经济给人的整体印象仍然相对模糊。一些区域性的夜地标长期处于单打独斗的状态,夜游、夜购呈现碎片化。对此,省商务厅等7部门联合公布了浙江省夜经济试点(培育)城市名单、夜经济试点(培育)城市重点建设的夜坐标,其中杭州市下城区等13个城市被确定为省级夜经济试点城市。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