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19℃-1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水墨之外 色彩飞舞 ——记法籍华人艺术家叶星千 

2020-09-15 10:53 |浙江新闻客户端-乐清日报 |记者 董露露

叶星千在创作中。

如果说绘画像一扇窗,叶星千的画作所打开的是一片风景,是需要我们用心去看的风景。他的作品邀请我们超越眼前所见的线条和色块,让自己全然进入艺术家呈现在画中的意境。像是幻景,然而正是艺术的真实效力。

——法国艺术评论家:阿兰·阿维拉

9月8日,“水墨之外”——法籍华人艺术家叶星千作品巡展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开幕。这是时隔30年,他第二次来上海举办艺术个展。展出的几十幅作品,展现了他在墨与色的融合、在技法的创新以及在布局和层次结构上的新突破。不少艺术爱好者、藏家慕名而来,纷纷赞誉他的“彩墨画法”。

57岁的叶星千是乐清磐石人。他的光环很多:现任法国当代艺术家协会主席、欧洲龙吟诗社副社长,其成就编入《法国艺术家字典》《中国美术书法名人名作博览》《华人华侨百科全书》等。2018年,他的5幅作品入藏法国吉美博物馆,同系列作品也出现在本次展览中。

东西融合 迸出火花

这次在上海举办的艺术展,将东方传统文化神韵与西方的浓烈色彩,恰到好处地融进时代独有的精神火花。作品呈现两大亮点:首先是叶星千凭借丰富的想象力,根据“时间三维状态”将几十幅作品以“过去”“现在”和“未来”三部分来呈现。

市民观展。

作品给大家带来无限的想象空间。叶星千说:“几十年时光与回忆,对很多人来说,都会是不小触动。逝去的时光难以追回,但在这期间,我们也收获很多东西。观者站在作品面前,通过欣赏作品,既可以联想历史与文化的长河中留下来的痕迹,又能体验当代的气息。”

其次,在层次结构上,展出的作品与30年前形成鲜明对比。结构层次的多元化是他近几年不断探索和尝试的一种形式。就叶星千创作能力和艺术风格的独特性,索邦大学语言学院院长贝尔纳·弗朗克曾评价:“叶星千的艺术是多重视角交错的产物,如果艺术和主流美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和经济关系,那么他的艺术则预见一种东方主义,给始于21世纪这股涌动的浪潮带来一些新鲜气息,这恰恰是这个时代所缺少的。”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馆长阮骏告诉记者,叶星千作品呈现西方语境和中国语境之间的对话。温州市民潘一新赴上海观展后颇有感触:叶星千将中西艺术高度深厚融合,契合现在的审美,中国文化要走出去,才有更大的生命空间。

厚积薄发 必有飞跃

叶星千出生在雕刻世家,外祖父王小石是旅居国外的木雕名家,哥哥叶星球传承外祖父的衣钵,而他耳濡目染也对传统手工艺制作产生浓厚兴趣。在不断学习实践中,他对传统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因自学绘画和设计,19岁时,他的雕刻作品在传统匠人中脱颖而出。去年,他回到家乡,看到寺庙精致的佛像、巧夺天工的雕刻,依然可以找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改革开放浪潮席卷全国,大量西方文化艺术思潮涌入。1983年,叶星千带着满腔热忱和梦想,来到艺术之都巴黎。这座城市很浪漫,但异国他乡独自一人也是全新挑战。他先用两年时间熟悉巴黎,为了生存,他在圣安东尼弗堡区一间家具制作坊制作中式家具,还曾经营小生意、做过服装设计师……

那时,叶星千会将微薄薪水中的一部分,用来每周到巴黎各大博物馆参观学习。西方绘画艺术中的自由奔放和色彩,强烈地吸引着他,他尝试将东方传统文化魅力融入西方传统文化艺术,走出一条符合时代特点的艺术之路。

在叶星千看来,凭直觉、经验和激情在画布上作画,无拘无束,能够有意想不到的震撼和美感。同样,他也认为艺术的灵感就在身边,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马路上、树荫下、影子背后,都是一幅画。

厚积薄发必然会有飞跃。经过多年努力,1990年,他在斯特拉斯堡举办个人画展,售出第一幅作品,在巴黎的艺术之路正式起步。同年,他受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美协邀请,在上海美术馆成功举办个人画展,《葡萄国掠影》《升华》等作品在两次展览中引起不小的轰动。

梦回故里 开办画展

上世纪90年代,叶星千创作一幅名为《无题》的黑白水墨画,画中交错的线条勾勒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竹林世界。“我画这幅画时,脑海里想到的就是乐清的家,有山林、有竹子,透过前景的竹子,可以感受到后面的山、湖和房屋。”他说,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世界。

尼斯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陈杰说:“创作者的回归本源表现在作品中,便是随处隐现的一朵莲、一块岩、一丛竹。中国画中经典的主题在叶星千的作品中不时呈现,如同某种归属性的标识,那是艺术家浸润中国画世界中的童年记忆。面对叶星千的绘画实践,不禁令人重新思索千余年来中国画的抽象性在中国的演变。他用真正的诗意带动手中的画笔,在一片空间里自由表现,创造出各种情感。”

“艺术就是痴迷,发自内心喜欢。”叶星千说,小学时,一次帮班里50多名同学绘画,每幅不一样,但还是被美术老师发现教育了一番。在读高中时,父亲为了给他买上好的宣纸,徒步几十公里去雁荡,一张宣纸要一角,父亲种地一天才赚1元。他告诉记者,1990年,他第一次在上海办展,父亲没能来现场,而这次画展因疫情,自己也没能来上海,深感遗憾,但能在特殊的环境下,通过艺术和大家见面,也甚觉欢喜。他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温州办一次艺术展,邀请80多岁的父母来剪彩。

叶星千在北京大学讲课时,讲述绘画经历而非专业知识。他说能够用心把画画出来,就有说不出的高兴,哪怕别人看不懂,也觉得正常。

时钟拨回1985年,叶星千在一次骑行活动中遇到伴侣茹爱乐女士。这位会说中文的法国小提琴家让他深深着迷。为了追求到她,他曾经为她做了80多件衣服,茹爱乐被他的坚持与真心打动。而从那时开始,漂泊在异乡的他找到了归属感。妻子是贤内助,而他全身心投入绘画,每天一画就是8个小时多。几十年如一年,他潜心创作了3000多幅作品。叶星千说,他不会丢掉画笔,将继续在白纸、画布上用笔墨、色彩飞舞梦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