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2℃-1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城乡结亲结出了什么果 富阳1300多户乡村代言家庭告诉你 

2020-09-02 07:25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璐怡 李睿

富阳场口镇东梓关村。富阳区委宣传部 供图

刚刚过去的周末,杭州市富阳区胥口镇高联村的王华平送走了来自苏州的9位“亲戚”。这祖孙三代人在她家住了两晚,吃的是王华平丈夫做的私房菜,玩的是她提前帮忙安排好的周边景点,还在她的带领下去田里掰了颗粒饱满的玉米棒,“像回自己家一样”享受了两天地地道道的乡村生活。

因疫情关系,2020年“我在富春山乡有个家”活动来得有些晚,不过这并未降低它的影响力——从4个乡镇推广到24个乡镇,范围更大了;官方认证代言家庭785户,尽管总量与上一年560户相比增加不多,但入选的每一户都是优中选优,王华平家庭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富阳2019年起实施的“味道山乡”大会中一个乡村振兴品牌项目,通过选拔农村家庭为家乡代言,创新城乡结亲模式,激发群众主动参与,共建共享美丽乡村。活动一推出就引发关注和讨论,带来的成效也超出组织者预料。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一年多来,富阳1300多户乡村代言家庭已接待城市家庭13万余人次,收益超1600万元,带动其他农户增收200余万元。

一个活动为何能吸引如此多人热情参与?背后有哪些故事?8月,我们前往富阳,探寻其中的答案。我们发现,这里收获的不止是数字。这个以“家”为核心的项目,不仅促进了城乡家庭情感的交融,改变了农村传统的发展观念,还给一些人带来了全新的人生体验。

代言家庭和结亲家庭同享山乡美食。 拍友 罗晓钧 摄

城乡结亲

建立长期感情互动

“大哥大姐,我们来了。”8月18日,富阳区万市镇新民村一幢2层白色小洋房外,汽车熄火,一个女声响起。

听见熟悉的、带有杭州口音的语调,女主人李菊花笑盈盈地从屋内迎了出来。她66岁,个不高,因为常年务农,皮肤晒得黝黑,一笑就把脸上的皱纹挤出一条条深沟。丈夫郎根华比她小两岁,体型高大,赶上前帮忙搬行李。

自驾前来的是袁定勇、林美丽夫妇。这对退休夫妻是老底子杭州人,与李菊花、郎根华原本并不相识,一年多前却结缘成了“亲戚”。此后,他们每个月都会来这儿住上10天,只在今年因疫情有过中断。

搬行李的工夫,男人们已经约好要去钓鱼。自从跟着老郎去门前的葛溪垂钓收获满满,袁定勇“上了瘾”。林美丽拉着李菊花进房间,拿出一件崭新的短袖让她试穿。瞧见这衣服时,她就觉得适合大姐。两人话题不断,大半个月没见,很多趣事想要分享。

距离万市镇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湖源乡新一村,“源乡阁”民宿女主人叶伟平也正忙着和“大姐”发微信。“大姐”来自江苏,3个多月前和丈夫来“网红地”龙鳞坝游玩,机缘巧合成了“源乡阁”开业后首位客人。

“大姐”发现叶伟平爽快好客、烧得一手好菜,做的包子尤为一绝。与一般民宿主不同的是,她还会带着玩,推荐本地其他的特色美食。入住两天,两家人结了亲。回江苏了,两家人联系依旧火热,“大姐”前后又介绍了10多个客人来找叶伟平。

城里人在乡村结亲、有家,这在富阳不再是件新鲜事。

代言家庭在农户家中体验舂捣糍粑。拍友 罗晓钧 摄

这些年,乡村旅游持续升温。城里人到农村度假、过周末成了常事,浙江尤甚。一条富春江穿城而过,距离杭州主城区仅约40公里的富阳八山半水分半田,拥有本真的乡村底色。近年来,富阳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建设富春山居精品示范线路,收效明显。

如何进一步提升美誉度和影响力?2019年富阳举办了一场贯穿全年的“味道山乡”大会,通过山乡大戏、山乡美食等系列节庆活动,力图以美丽乡村带动美丽经济。“我在富春山乡有个家”是大会其中一个重点子项目,主要选取乡村家庭为家乡代言,并邀请城市家庭到乡村结对认亲,鼓励双方常来常往。

项目发起人之一、富阳区委宣传部干部黄玉林向记者回忆开展这个项目的缘起——很多地方都在举办乡村旅游活动,但大多都“短、平、快”,强调政府怎么做,“我们想作一些区别,减少乡村游的商业味,同时动员更多老百姓参与,比如通过结亲,建立长期的感情互动,从而带动乡村发展。”

项目由富阳区妇联牵头执行。接到任务时,区妇联主席钟怡媛正面临瓶颈。过去一段时间,她在农村调研时常听到妇女姐妹想在家门口实现就业增收的诉求。但作为基层群团组织,妇联手中资源有限,也没有很好的活动抓手。“我在富春山乡有个家”打开了一扇门。

但“家”里能不能吸引人来?也一度引发钟怡媛和同事们的讨论。走访富阳西部山乡洞桥镇部分家庭后,大家的担忧少了。钟怡媛感触颇深:“很多农户家里庭院很美,家庭和睦,女主人很贤惠,有的擅长面食,有的会编织彩带。田里有时蔬,门前有小溪,家里还养了鸡鸭。”她认为,这就是富春山乡这个“家”最优质、最吸引人的资源。

胥口镇代言家庭徐华群(右)和她的结亲姐妹宁波葛女士。拍友 罗晓钧 摄

“代言家庭” 

经过多轮严格筛选

有优质资源,让钟怡媛有了底气,但哪些家庭能够成为“代言家庭”?更重要的是,山乡村民们会参加吗?“只有老百姓有意愿,活动才能长久持续。”钟怡媛认为。

2019年,随着首届“味道山乡”大会在富阳西部葛溪流域拉开帷幕,万市、洞桥、胥口、新登4个西部乡镇成为“我在富春山乡有个家”活动的主阵地。

万市镇妇联主席潘七菲早在听说这个项目时就有了期待。万市镇过去以采矿业为生,2005年镇党委政府痛下决心关停矿山,进行产业转型,成为富阳首个提出打造全域景区化的乡镇。这些年万市从卖石头转向卖风景,却一直没有找到美丽经济增长的契机。现在,潘七菲觉得机会来了。

她制作了微信海报转发到各村微信群,晚上还和村妇联主席挨家挨户上门动员、发放报名告知书。

尽管声势浩大,一开始,也是观望者多。后来听说代言家庭会挂上专属门牌,有机会向全国推介自己、代言家乡,还可以卖山货促增收,讨论声多了,心动、行动的人也多了。

“我在家空闲得很,就报名了。”村民李菊花爱热闹,但儿女工作都忙很少回家,平时她就帮忙带带孙辈,她想着如果家里能多个人说话、旺一旺人气也挺好。最终,4个乡镇共2000多户农户报名。

但想成为真正的“代言家庭”,也不容易。富阳区妇联设置了高标准:美丽庭院是基础,家风优良是必备,热情好客能加分,一技之长有优势……经过多轮严格筛选,560户家庭成功入选。这些家庭各有特色,也受群众认可,比如新登镇潘堰村徐国胜家庭和美,还因擅长木工,成了手艺家庭代表。

新登镇蓝文华家庭和律师苏迪亚(右一)在结亲现场。富阳区妇联供图

紧跟着,区妇联又联合市场监管、公安等部门把多场培训课送进村,内容涉及餐饮、礼仪、安全等。“代言家庭代表着富阳乡村的形象,要保留乡村原本的味道,接待方式、能力也要达到起码标准。”钟怡媛说。

与此同步,代言家庭宣传片也在紧锣密鼓拍摄中。不少村民是第一次面对镜头,起初还不好意思,拍起来却一个比一个认真,有的女主人还主动提出再来几遍。

这是钟怡媛想要看到的。拍摄宣传片本意是让城市家庭更直观了解、选择想结亲的家庭。“这个过程,也是为村民搭建展示的平台。乡村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尤其是顶半边天的女主人,她们个个有才艺、是能手。”活动越开展,钟怡媛越觉得有价值。

另一头,城市家庭结亲报名也在启动。富阳线上线下齐发动,利用政府资源,率先与结对的杭州市级机关热情推荐,周末又到主城区开了好几场推介会,还借助官方新媒体、新闻媒体轮番向全国家庭发出邀请。

杭州人苏迪亚看到微信公号推送后主动报了名。他是一名律师,也是“妇女之友”,擅长解决婚姻家庭纠纷、帮助妇女维权等,与富阳也渊源颇深,此前常去开展普法工作。吸引他结亲的是新登镇双江村一户畲族代言家庭。

苏迪亚一直对畲族文化很感兴趣,去湖南出差时还专门抽空走访了当地畲族村。“双江村是富阳唯一的少数民族村,也是离杭州主城最近的畲族聚集区。”苏迪亚觉得能和畲族家庭结成亲戚,更近距离了解、感受他们的文化,机会难得。

另一些“接地气”甚至直白的理由是,“脚踩泥土头顶天”的乡村房以及在田野自由生长的土鸡土菜,这些别样味道对自小在城里长大的“苏迪亚”们格外具有吸引力。

今年7月,萧山人褚少萍因为朋友圈一张富阳美景图,辗转与胥口镇胥口村代言家庭罗晓钧结了亲。罗晓钧喜欢摄影,爱交朋友,邀请褚少萍一家首次来富阳时,就准备了一桌农家菜,还带他们去自家山上摘桃子。

这趟乡村游让褚少萍觉得很新鲜,没回来就谋划着第二次下乡,“可以让我们的孩子看看,这些农作物都是怎么生长的。”

富阳湖源乡龙鳞坝。富阳区委宣传部 供图

收获满满 

开启人生更多可能

结亲后带来改变了吗?胥口镇新崤村村民金月娜有话说。

金月娜和丈夫承包了一片山林种植蔬菜瓜果,过去一心扑在山上。但收成好不好,看汗水更看市场。先前黑布林卖不出去烂在果园里,她急得只能抹眼泪。

去年“味道山乡”大会启动后,在政府建议下,她开设农家乐,靠着“我在富春山乡有个家”项目,结识了10余对城里“亲戚”。结亲的客人不仅“连吃带拿”,还介绍亲朋好友一起购买。自家山货不够卖,她就将周边农户家的收集起来,带动大家一起发展。

金月娜发现:原来不出家门还能有钱赚,她把“摆摊叫卖”搬到了网上。过去,她基本不会用智能手机,现在一天能发好几条朋友圈。收入的变化是最直观、真实的。2019年,金月娜的家庭年收入从此前的平均10万元猛增至30万元。

也有金钱无法衡量的收获。双江村畲族村民蓝文华一直致力于畲族文化的传承、发扬,过去他专注于畲族资料收集研究,想自己出书,也想在村里建一个文化展示馆。与苏迪亚结亲后,感觉思路打开了很多。苏迪亚给他出主意,比如通过与村旅游项目开发结合起来,让游客参与畲族迎亲、“三月三”等传统特色活动,既弘扬了文化也促进增收。苏迪亚有资源有兴趣,也抛出了一起开展项目的“绣球”。

潘七菲感觉妇女工作比之前更好做了。一个最明显的变化是,现在妇联一招呼,妇女响应很积极,比如不久前一个视频拍摄培训,很多人主动来参加,坐不下就站着看。这在以前,来的人数都要“下指标”完成。“村民们愿意学,很大程度上就是思想更开放了。”她觉得有想法就有了发展的动力。

还有人开启了人生的更多可能。一直在外企做财务的徐华群是胥口镇上练村村民,去年成为代言家庭后,开始做“厨娘”招待客人。

她的农家菜地道中不乏精致,一下子就俘获了城里游客的胃。一来二去,“亲”结上了,朋友多了。徐华群索性把一楼闲置空间直接装修成了可供吃饭休憩的场所,一个月还能增收七八千元。

今年,徐华群将全职财务工作变成了兼职,更多心思和精力花在打造优质代言家庭上。她准备改造二楼露台,让大家晚上可以坐着喝酒聊天听虫鸣。她还计划开民宿,“有政府背书,尝试也有底气嘛。”

结亲,也让城里人对“乡下人”刮目相看。已经退休的杭州人俞磊爱好旅游,想将自家越野车改成房车。没想到和“亲戚”徐国胜一聊,身为木匠的徐国胜只用了半天时间便拆了后座、铺好木地板,神奇地完成了改造。

因为有个“家”,富阳也变得与众不同。“结亲活动一下子把我们之间距离拉近了,就像娘家有人的感觉。”在富阳,褚少萍内心对自己的定位和一般游客是不同的,她愿意来了再来,也愿意自发“安利”富阳,让更多人知道它。

这些细碎却又具体的变化都足以令最初参与执行项目的人们感到兴奋。当然,项目进行1年多,也有一些问题显现。比如,仅靠单个家庭结对力量还是有限;再比如,由于地域不平衡、资源不均衡或者家庭个人原因,造成代言家庭两极分化,有的甚至出现了“休眠”状态。

针对这些,区妇联也正联合相关部门在今年项目中积极调整,例如今年范围扩大,就以片区划分,乡镇间通过组团形式共享资源;鼓励建立姐妹合作社就近抱团发展;不久前,区妇联还与杭州市金牌导游联合工作室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聘请工作室发起人、金牌导游为富春山乡作代言。这些力量的整合、加入都为项目未来发展以及专业性注入了更多支持。

对于这个项目,富阳全区做了很多努力。但钟怡媛也承认,政府搭台,百姓唱戏,“戏”好不好、能不能继续还是要靠老百姓自身。不过,她始终觉得,只要有这个“家”在,就能往前走。哪怕是向前一步,也为乡村振兴带来了更多可能。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