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杭州/两份榜单接连夺魁 杭州该如何自视“几线说”?
两份榜单接连夺魁 杭州该如何自视“几线说”?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姚颖康 摄

城市排名年年有,近来仿佛特别多。

这些排行榜,虽然主体不一,输出的信息不一,但我们却能从其中,看到城市发展的时代特征和趋势。

最近,网络又传出两个排行榜,而杭州都拿到了第一。

一份聚焦治理。《中国城市数字治理报告(2020)》显示,杭州超越北上广深,数字治理指数位居全国第一。

另一份聚焦产业。《2020中国城市产业发展力评价报告》显示,杭州产业活力超越北上广深,位居全国第一。同时,在全国最顶端的5个引领型城市里,杭州第一次入选该榜单,与北上广深并列。

“城市金字塔”中,杭州真的跻身第一梯队了?

第一名靠谱吗?

从发布机构、选取数据和大众体感看含金量

城市发展似乎进入了排行榜时代,而每个人对每个榜单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每当新的榜单出炉,大家第一反应可能都是:靠谱吗?

看一个榜单公不公正、靠不靠谱,可以从制定主体是否独立、指标选择是否广泛、与大众体感符不符合等角度判别。最近新出的两份报告,发布机构相对还算权威,数据选取也较为充分。

先来看数字治理。《中国城市数字治理报告(2020)》由中国经济信息社、中国信息协会和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布,显示杭州的数字行政服务、公共服务和数字生活服务等单项指标全面领先,总指数排名超越四大传统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位列全国第一。

再看看产业发展。《2020中国城市产业发展力评价报告》由中国生产力学会循促委联合中科财金产业研究院、绿湾科技人工智能团队课题研究组发布,他们把全国657个设市城市,分为引领型、基石型、潜力型、机会型和追随型“五级金字塔”格局。杭州作为非一线城市的代表,首次跻身第一梯队,与北上广深并列,并在产业活力排名拿到第一名。

这样的结果,与杭州提出的城市Slogan以及人们的感受,还是有所吻合的。

在数字治理领域,杭州的Slogan是打造“全国数字治理第一城”。这个口号出现于去年,杭州数字治理做得确实不错,城市大脑各类便民应用都堪称是创新之举,疫情大考中健康码、消费券等数字化工具也推广到了全国,“亲清在线”更是创造了一键“秒达”的政务服务模式。

在产业发展方面,杭州的Slogan是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这个口号出现于2018年,杭州还专门办了一场动员大会,向外界宣告要在数字经济限上主营收入、数字经济增加值、数字经济在经济总量中的比重等5个方面,做到全国第一。

综合这些因素,两份榜单认为,治理方面杭州对周边辐射带动能力强;产业方面杭州作为引领型城市,将通过创新驱动和资本驱动,跻身世界一流城市行列,并带动所在城市群的整体产业发展。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姚颖康 摄

偶然中看必然

不要太纠结“几线说”,要从榜单中吸收有用信息

城市排行榜也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反映的是时代的发展特征。

榜单不同、数据不同,城市排位自然不同,而杭州拿到第一,只是一种偶然结果,在其他榜单中,杭州也有靠后的时候。

但从这种偶然当中,每一座城市都要学会读取有用信息,反思城市治理与发展的必然趋势。

新近出现的两份报告,都已显现一些趋势。

杭州发布称,《中国城市数字治理报告(2020)》是国内研究机构,首次从数字治理指数角度,对城市发展水平进行考察。随着数字治理时代的到来,传统二三四线的概念可能会被打破,比如台州、南通、嘉兴、烟台、湖州、芜湖等经济体量较小的城市,对当地数字生活满意度反而较高。

新榜单和新动向的出现,说明城市比拼的聚焦点,正逐渐从过去单纯的经济建设,向以人为本这样一个综合类的角度进行转变。除了表面光鲜的GDP,人们也非常关注城市文化、宜居程度等软性指标。作为城市管理者和建设者,要让公共治理更加围绕人的核心感受展开。

“亲清在线”平台截图

治理和发展,也正在成为一种“双螺旋”的关系,相得益彰,彼此成就。

在数字治理水平显著高于全国的长三角区域,形成规模大、层次高、实力强、数量多的产业集群,并迅速向周边扩散,反过来进一步提升了长三角城市群的产业能级、拓宽了治理场景。

目前,杭州已经提出要将“城市大脑”打造成为深度链接和支撑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协同联动发展的城市数字化治理综合基础设施,为大数据、区块链、5G商用等产业布局创造有利条件,以“新基建”为契机全面提升经济运行和城市治理数字化水平。

显然,杭州已经看准了这一趋势。

无论一线也好、二线也罢,无论是引领型城市还是追随型城市,终究只不过是一个虚名。如果不以高效能、现代化治理促进高质量发展,那么经济发展得再好,也只是一个人口流动大的经济城市,而不是一个幸福城市。

包括杭州在内,每一个城市都应该努力成为一个最具幸福感的城市。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