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4℃-20℃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弄潮·暖评|体味后喻时代的美好快乐 

2020-08-11 19:2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评论员 ​张萍

1.jpg

监控画面

前几天,网上一则关于浙江孙女和奶奶“隔空交谈”的视频火了,在某视频APP发布后几百万的点赞量,暖哭了不少人。

视频里,隔空对话的主角是一位有着孩子般笑容的奶奶,她通过安装在自家门前的监控,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孙女语音聊天。奶奶神情可爱,时不时冲着监控摄像头举起刚摘的花、捡到的路边石头、新买的衣服,还冲着镜头比着年轻人常用的“耶”的手势。

看完新闻,当下的反应不是跟着网友一起感动一起哭,而是立刻想到“我也要给老家的外婆装上这样一套设备”。虽常常将关心挂在嘴边,但是缺乏行动力,谈及老人,总是遗憾抱歉占据“主旋律”。想到这,更深感于视频作者的有心:远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也能与奶奶“天涯共此时”,陪伴不掉线。积极开动脑筋想办法,用科技手段改变现状,弥补距离造成的不能孝亲的遗憾,也缓解了自己思亲思乡之苦。整个氛围,就像歌曲《稻香》里唱的,“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微微笑”“乡间的歌谣永远的依靠/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社会学家形容我们所处的时代为后喻时代,这个概念源自美国社会学家玛格丽特·米德在《文化与承诺》一书中,将人类社会划分为“前喻文化”、“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三个时代。进入后喻时代,晚辈适应科技革命、获取知识的效率更高更快,反过来向他们的长辈或老师传授新的知识和技能,形成一种与往不同的知识“反哺”。尤其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普及,全方位改变社会生活方式,冲击社会关系,老人适应能力大大下降,“反哺”似乎成为一种隐形的责任和压力。电视剧《二十不惑》中的大学生因为教不会妈妈用微信提现,在电话中大喊大叫,引发热议,网友纷纷留言:每次教父母用手机都使我头秃。

这种语境下,人们往往过分看重责任,忽略了去感受后喻时代创造的正向体验。祖孙二人通过监控视频的隔空交流,孤独的奶奶找了展示生活的窗口,享受于科技的“监控”,漂泊的孙女回到儿时最初的美好,也为网友示范了一种知识“反哺”的快乐。专家分析,对父母玩不转手机的“怒”,潜意识中其实是对父母变老、能力衰退现状的排斥。意识到这一点,也许会更珍惜教“教学”时的快乐。虽然与小时候相比,身份倒置了,但仍然是同样一种愉悦,流淌于亲情之河。

后喻时代的“反哺”,不仅是个人困境,也是社会命题,今天社会如何对待“掉队”的老人,某种程度上象征了当代人的未来宿命。数字生活朝我们围拢,不管是日常生活中网络预约、电子购票,还是疫情后的亮码出行、咨询获取等等场景中,留下一个“停下来、等一等”身影,对老年群体不厌不烦,乃至在“等一等”中创造快乐体验和美好感受,岂不美哉。如果社会真的是加速演进的,技术爆炸时时可能发生,当代人也会成为“掉队者”,那么谁不希望届时接受的“反哺”,也是温情且快乐的呢?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