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4℃-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做好“三篇文章” 决胜全面小康系列① | 一个村三代人的幸福小康路 

2020-08-11 10:18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武义站 记者 刘梦菡

“山风呼啸,竹海听涛。清秀的山林透着贫穷的味道,清澈的溪涧磨砺生活的苦难……故事的开端,在那巍峨的牛头山。”一位耄耋老者这般给我细细讲述。

这是一个历经三代人努力,让“大山小村”融入“小县大城”的故事。

山花落

牛头山深处,有个叫四百田的小山村。大约在五百年前,四百田的祖先从福建长途跋涉来到此地,看中了这里的山清水秀,于是便垦田四百(旧宣平一百把为一亩),逐水而居,村庄遂名四百田。虽然叫四百田,但田真不多,山遥路远,种点存活的粮食都要上下奔走。村民们世世代代在这儿讨生活,平时急用钱了,就砍两颗松树拉去松阳卖,日子虽然紧巴巴的,但对照周边的“穷村亲戚”,好歹能过活。

“宣平溪水库建设在即,四百田村要搬迁下山,到王宅镇仁村附近去。”1992年的春天,随着老村支书挨家挨户的通知,简短的消息打破了这个小村庄的宁静。

“什么,搬下山?平时还能砍砍树赚赚钱,离开了这些山,我们靠什么生活?”

“祖祖辈辈在这儿待着,说搬就搬啊。还是搬到王宅去,周边都是武义侬,不会被欺负?”

“你这就不对了,村里人越来越多,树砍得越来越快,山总有被砍完的一天。而且,在山上种田种地还不嫌烦?半夜三更起床,起早摸黑干活,忙活一天直到七乌八黑才回家门。面朝黄土背朝天,年复一年有啥盼头?”

“我同意搬。山路长,上学远,就医不便,结婚困难,水电通讯都是大麻烦。现在有机会搬下去,田地山林给你们留着,政府也帮我们建房子,还有啥好犹豫的。”

村民们为此闹作了一团,大家彼此争执不下。

“别吵了,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下一代考虑考虑啊。四百田是山沟沟,离最近的初中都有几十里路。以前我们上学,大家谁不是早上2点就起来烧饭,准备好一个星期的米菜与换洗衣服,一路上翻过十几个山头、绕过十几道山涧水,走上几个小时才能到学校。大家吃过的苦,还要让孩子再吃一遍吗?”

对了,为了孩子,为了孩子……村民的争端渐渐消弭,尽管还有着对未知未来的担忧。

同一年的秋天,在王宅镇出现了一个新的库区移民村——金龙村。一片广阔的田野围绕,红亮的砖头堆成了山。在政府的帮助下,大山里出来的朴实汉子,正用自己辛勤的双手垒砌一幢幢崭新的房屋。在随后的发展中,他们惊喜的发现,更加便捷的交通和区位,给了他们除种田砍树之外更多的选择,去厂里打打工干点劳力,也能挣不少钱。就算是种田,在平坦的田地里也更加好种些。

别的不说,温饱问题,解决了。

候鸟飞

“山花”从牛头山落下,落在了王宅广阔的土地上。在这儿,渐渐生根发芽。

在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下,新一代的“田园”孩子呱呱坠地。山里走出来的汉子,肩上养家糊口的担子又重了一点。特别是对比着周边“武义侬”村庄的生活条件,大家都暗暗咬着牙齿憋着劲,从山里出来是为了啥,咱争取过得不比别人差!

“听说柳城的徐大姑家,去江苏南京开超市去了,赚钱可不少。今年过年还开着桑塔纳回来了。那边是大城市,消费高,开超市卖得也好,比我们在镇里打打工好多了。”

“二舅公家的儿子去县里当泥瓦匠,也赚的不少,回来都重新盖房子了。”

“我们家想也是想出去闯,但没资金,也没门路,万一亏了怎么办,家里孩子怎么办?”

“现在开超市都是亲戚拉亲戚,村里帮村里,大家一个带一个,一起出去闯。”

世纪之交,得益于高速发展的经济社会和快速便捷的信息资讯,金龙村里的“能人”们从丽水、宣平老乡那里学到了“开超市”这门致富经,渐渐开始走出去发展。从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为西装革履的老板,从木讷碰到生人不敢言语到现在的满口生意经,从奋力走出穷山沟到现在以他乡之水遥寄思乡之情……在无数次碰壁与失败中,他们成为了武义“超市经济”大潮中的一朵激石浪花。

“开超市就像是出去觅食的鸟,到大城市里找财富,然后把它带回来抚育下一代。尽管很多时候,我们能回来的时间只有年关和清明,也常常忙碌的顾不上孩子。”岁月如流水,金针银梭的一直穿梭在时间的织布机里上下翻飞。超市生活意味着在外打拼,很多金龙村的村民形容它是在室内“搬砖”,固定的空间让一个个大山自由的灵魂躁动。狭小的空间,蜗居成为最初创业者的常态。偶尔,早起呼吸着沉闷的空气,或是夜深人静超市打烊的时候,这些带着大山祝福外出打拼的村民们,看着远处朦胧闪烁的霓虹灯,总有一个沉寂已久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击中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虽然苦了些,虽然累了些……这些人说。

但至少,增收致富,解决了。

向幸福出发

觅食的鸟寻回哺育下一代的“食物”,在城市开始“筑巢安家”。向着幸福出发,昔日的山里人渐渐变成了城里人,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温饱解决了,增收致富也有了法子。但想要过上高品质的幸福生活,在十年前的武义,城乡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子女上学、看病医疗、社会福利……居民和村民,两个词有着不同的意味。显而易见,城市能创造更多的收入。就算是现在武义人均收入水平,城镇居民是4.2万,农村居民是1.9万,差距也很大。

“孩子快上学了,是按照户口片区划分的。是该考虑在县城里面买个房安个家了。”

“对啊,虽然农村户口村里有钱发,有补贴。但城市居民户口是孩子上学必备,咱也只能迁进城了。好在现在开超市挣了点钱,大表哥,你家城里房子买在哪儿,可以一起搭个伴。”

“以前在山上,一年顶多千把块钱收入。后来搬下山,在农村造房子还欠债。现在通过大家带着打拼,短短几年就把一穷二白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现在还可以‘鸟枪换炮’,去县里甚至市里生活,日子算是好过了。”

随着金龙村迁入的一代孩童渐渐长大,甚至第三代都已经出现的时候,大家对生活品质也有了更高追求。什么是高品质生活?金龙村村民们朴素的想法,就是过上城里人的日子。衣食住行便利,生老病死保障,孩子能享受良好的教育资源,在同一起跑线上与别人竞争。为此,渐渐富裕起来的金龙村人纷纷在县里市里买房落户,为了给孩子上城区小学的机会。大家纷纷选择缴纳社会保险,为了享受更加优质的社会服务。而渐渐长大的新一代、新二代,也跳出了种田打工的就业瓶颈,在武义日新月异的发展历程中,有了更多的选择。

“现在武义城市对接金华,产业对接永康,随着金武、永武快速路的建设推进,出去也更加方便了。”“现在县城搞‘三城同创’,卫生环境变好了,文明行为变多了,软环境也变得更好了。”“能在绿道跑步,去壶山登山,在公园嬉戏,在商场购物,在影院观影……这些是城市给予的便利与美好。”

向城而生,向幸福出发。金龙村村民的高品质生活,正在奋斗中逐渐到来……

记者手记:

上世纪90年代,武义率先在全国范围探索实施了“搬迁下山、异地脱贫”模式,我们称之为下山脱贫1.0版,其实是通过“山上山下、山里山外”的空间迁移,解决农民的温饱问题。随之而来的2.0版本,则利用了城市发展的劳务缺口和信息优势,解决了农民如何增收致富问题。如今,县委县政府提出下山脱贫3.0版本,本质就是进城脱贫,聚焦解决农民高品质生活问题。仅仅下山不行,还要进城,连人带居住地带身份一起进城,这就是通过人口资源要素聚集实现更大发展的“小县大城”战略。

金龙村村民用了三代人的付出和努力才追逐来的幸福,如今可以通过下山脱贫3.0版得以“一步到位”。小小的县,大大的城,尽管现在山区村庄早已不再贫困,但在“小县大城”战略指引下的下山脱贫3.0版,将是全域土地综合整治、山区村庄搬迁等工作的不二“王炸”,也必将带领群众驶入高水平全面小康的“快车道”。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