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4℃-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日报》头版头条丨记象山县涂茨镇旭拱岙村党支部书记葛聪敏 

2020-08-09 06:19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严粒粒 应磊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象山站 陈光曙

象山县涂茨镇旭拱岙村,农家小院遍布花草,人工湖畔笑语欢声,文化礼堂歌声袅袅。美丽乡村风光,让人流连忘返。

谁想得到,这个国家级乡村治理示范村、省级善治示范村、市级美丽乡村示范村、全国加强乡村治理体系建设工作会议现场考察点,8年前却是一个“说话没人听、办事没人跟”的落后村。

要问变化是怎么做到的?党龄31年、任村党支部书记8年的葛聪敏,有一本自己的治村经。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政策处理制度、公章管理制度……旭拱岙村自立的“八项制度”全文,被刻成标识挺立路旁。“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八个字尤其突出。

“管用的制度是乡村振兴的保障。”2012年10月,在镇、村干部的动员下,在外打拼多年、事业有成的葛聪敏当选村党支部书记。一上任,他就面临棘手的麻烦。

土地和海是旭拱岙村人的命根子。那些年,县里开展“道人山围垦”工程,干群关系紧张。“到处都是大字报,实名举报村干部受贿分赃。”村监委主任莫悠欢直摇头。

葛聪敏一番彻查后发现,“证据”大多是“耳听为虚”,唯有一事 “眼见为实”——村账目有笔250吨的水泥支出,当年却没有工程开建。紧急追查下发现,原来贪污是假,实则是村委会有人为了村建设用钱后,发现款项不能报账,违规做成水泥支出。

联想到村民的不信任,葛聪敏拍板:查账!

葛聪敏带队,用1个多月时间审计了8年的新账旧账,发现内控制度缺失导致财务管理薄弱、民主意识淡薄导致财务公开不到位等问题。“基层有矛盾,很多时候出问题的不是人,而是制度缺失或执行不严。”想到种种窘境,他深刻意识到:积弊不除,必有后患。

于是,葛聪敏开始对内定规矩、立权威、聚合力。

经济账要管好。过去村工程“分蛋糕”“送人情”问题常有。宁波率先实行小微权力规范化运行,要求村级5万元以上工程必须公开招标。旭拱岙村提高底线到1万元,1万元以上工程公开招标,1万元以下的由村班子会议商定,并指派专人管理。合规的预算、工期要求、质量标准、违约责任等全部写进合同,严格执行。

干部责任义务要细化落实。为了不让老百姓扑空,旭拱岙村委会严格执行值班制度,一人一天轮岗,无故旷班的扣年度工资。每1至两名班子成员作为直接责任人,联系1个村民小组,必须带领村民进行环境整治,做好村民思想工作等。党员干部还须参加每季度的义务劳动。一年中从未参加者,一律取消当年评优资格。

2015年,旭拱岙村成为全县首个把规范领导班子管理制度正式汇编成册的村。

令必行、禁必止。7年来,全村累计上马项目20余个,涉及款项2000多万元,近3年涉及政策处理156户、累计拆建房屋160间,没有出过任何纠纷。全村项目工程全部按计划高质量完成。

“乡村治理,关键要建强支部,让制度执行严起来;要‘三治’融合,让民主治理实起来。”葛聪敏说。

“以德服人,百姓才会服气”

乡村是“人情社会”。办事光有硬邦邦的制度不行。 

葛聪敏的“方法论”是“三公六心”:想得公心、讲得公平、做得公正;办事公心、共事齐心、处理问题细心、面对村民虚心、面对困难有信心、做工作要让村民放心。

群众看党员,党员看干部,干部看支书。“党员干部以德服人,百姓才会服气。”葛聪敏说。

有村民为分到好点的宅基地,托上级领导“求照顾”。因对方不是低保户、无房户,不合规矩,葛聪敏当场拒绝。

过去,全村只有一条2.5米宽的机耕路,制约村庄发展。修通村公路时,路修到了一户人家门口。对方不仅强词夺理不肯让道,还联合邻居一起对抗。

“农民的本质是朴实的,只是需要思想引导。”在葛聪敏一次又一次上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解释开导下,该村民大局意识“觉醒”,道歉后同意让路。

2014年底,长1700米、投资达500余万元的高标准进村道路终于建成。村民进城时间缩短一半,村里也终于有了公交车。

87岁的谢贤海,是干了30年的老村支书。他的两个儿子有残疾,是低保户,全家生活基本靠他经营的小卖部支撑。2014年,村里进行改造,他主动关了开在村集体房里的小店。

“为了村里发展,老党员要以身作则。”谢贤海说。后来,村委考虑到他情况特殊,腾出其他地方让他继续开店。

80后村妇女主任顾丹丹是“新手”。2017年到岗时,不懂工作方法,村民时有怨言。经过老同志的开导和自身的反省,而今,学会换角度想问题的她,办事已游刃有余。

“基层干部要学会倾听。只要把问题摆到台面上,什么都好解决。”在葛聪敏看来,每月5日、20日必开的村民说事会,起了大作用。

比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后,村里各项工程多了,村民做小工机会增多。村民说事会上,有人质疑村两委会不会动手脚。村两委为此召集村民召开“民工议事大会”,制定“做工五项规定”,要求村小工报名后,由村里轮流安排做工。

“村民说事”依托村干部坐班制度,村干部、联村干部共同受理收集,化解了许多“压箱底”的矛盾。从最初的说纠纷抱怨,到现在的说发展建设,“村民说事”内容不断革新。

“歪风要整治,正气要培植”

2015年,我省提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硬件提升了,软件也不能落下。”几乎同时,葛聪敏带头制定“诚信指数”考核标准,对全村居民精神文明建设提出要求,“契机是禁赌。”

那时,旭拱岙村常刮赌博之风。有些村民不上班上牌桌,打架吵架不断。

“我六亲不认,抓到了亲自报警!”葛聪敏当即下令,视赌博场所提供者、工具提供者、活动组织者为“第一责任人”,在严厉打击的同时,每天入户上山日巡夜巡。经过一番斗智斗勇,村里赌博风气终于不再,百姓连声叫好。

“诚信指数”考核也日益完善:总分100分,从个人品德指数、配合发展指数、维护平安指数等五方面进行全面考核,涉及遵纪守法、诚实守信、尊老爱幼、家庭团结、环境卫生整治、庭院绿化美化、爱护公共设施、不沾“黄赌毒”等方面内容。

每季度每户得了多少分,哪里扣了分,都张贴在村文化礼堂门口。葛聪敏介绍:“考核低于70分的,亲友来了用村公共停车场要收费。排名前30的,可获得县银行的无担保、无抵押贷款,利息也更低。”

2018年起,脱胎于“诚信指数”的“农民诚信指数测评”已纳入宁波新时代文明实践试点工作内容。

“歪风邪气要整治,新风正气要培植。”葛聪敏说。

在文化礼堂开辟阅览室、乡土文化陈列室,置办乒乓桌、台球桌;在户外建起人工湖、水上舞台、文化长廊、休闲公园;挖掘乡土文艺人才,鼓励开展演出;建成点心作坊,助力乡村游……文明乡风吹拂下,原来薄弱的村集体经济如今已年入超百万元。

旭拱岙村人获得感强了,逢人就夸“书记好”,每年都有人争着入党。旭拱岙村名气大了,取经的人也多了。

葛聪敏常感叹:“没想到我初中文凭,普通话也说不好,还能给市里干部讲课!”

也许葛聪敏自己没意识到,他的治村经正是当下乡村善治的高分答案。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