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4℃-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马岭交通劝导站里的守与望 

2020-08-07 18:3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王索妮 见习记者 周诗宇 通讯员 张琳

8月4日,台风“黑格比”过境杭州,210省道两边,层层叠叠的群山被氤氲云雾缠绕,看不清真容。车行其中,缥缈之感恍如幻境,直到行至杭州建德市乾潭镇梓洲村境内,才被一旁的防撞护栏和点亮的告示牌拉回现实。

“7公里下坡”“已致30人死亡”,牌上的数据衬于翠微间,分明诉说着“危险与美丽并存”的道理。这里,曾每隔一段路就有生命作代价,久而久之,便成了附近村民闻之色变的“夺命坡”。

2013年,马岭交通劝导站的出现,让“夺命坡”重现“岁月静好”的模样。值守在站里的建德乾潭镇的四位老党员:75岁的姚台志,年近六旬的任承龙和曹世强,以及52岁的任仕忠,两人一组一天两班,全天24小时风雨无阻地坚持了7个年头,守望的故事也盘桓在几人各自的记忆里。

老司机也“马失前蹄”

一辆红色的重型货车刚钻出黑洞洞的马岭隧道,便减速靠边,熟门熟路地停到了劝导站门前的空地上。司机熄火、下车,麻利地拧开路边的水龙头,皮管里的水“哗哗”地浇在滚烫的刹车毂上,“呲啦呲啦”的沸腾声传得老远。

“前面长下坡,慢点开。”一旁看着的任承龙忍不住念叨上几句。司机咧着嘴乐了:“放心,我可是开了20多年大货车的老司机!”

这句话并没有让任承龙吃下“定心丸”。他回忆起早些年,一辆辆重型卡车从马岭飞驰而下、马失前蹄,其中就不乏老司机掌“舵”。

这也难怪。该路段坡度大、弯道多,重型货车行进时,司机通常会频频刹车,连续制动减速,轮毂温度不断升高,很容易造成刹车失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再出色的驾驶技术也难以弥补。

马岭隧道

其中2013年的两起惨烈事故,警钟振聋发聩。先是4月4日清明节当日,一辆重型货车直接翻出右侧路面,撞毁上梓洲村文化礼堂,致4人罹难。一个多月后的5月15日清晨,又有两辆重型货车碰撞起火,车上几人无一幸免,尸体被烧得焦黑。也正是这两场悲剧,促使当地下决心在马岭隧道出口处设置执法劝导站,聘用劝导员为路过车辆提供免费加水服务,避免货车因淋水不足导致刹车失控这一“要命”的隐患,同时对过往司机进行交通安全教育。

当过20多年村主任的任承龙,有着当村警的经历,首先被物色到劝导员行列中。此前的两场事故,在任承龙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为了不让悲剧重演,为人直爽、责任心强的他当即答应了下来。只是再寻找“同行者”,却成了一桩难事:大伙儿不是嫌工资低,就是抱怨工作苦,纷纷摆手回绝。

最终,任承龙硬着头皮,跑到了当时已68岁的老友姚台志家中。老姚和妻子进屋商量了一个多小时后,出来向任承龙点了点头。之后,当过乡政府文化员兼管户籍的曹世强和热心公益事业的任仕忠也加入进来,组成了眼下这支队伍。

从最初的两张小板凳、两把遮阳伞,到如今刷着藏蓝条、20平方米不到的白色小板房,劝导站慢慢发展起来,队员们要应对的事儿,也逐渐繁琐起来。

任承龙(左)和曹世强在劝导站内

管分内事,也管“闲事”

“夺命坡”经过的车流量不小,仅货车日均流量就有上百辆之多。这些货车从义乌、浦江拉小商品、不锈钢门之类的货物,也有从建德本地载运水泥、砂石,前往河南、安徽等地。司机爱走这条路,是因为便捷,还能省下不少过路费。

在曹世强眼里,劝导员和货车司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多数时间,双方维持着一种平和的状态。司机们来去匆匆,就在站里抽根烟、加个水,有些心细的,走之前会竖个大拇指,道一声感谢。而某些时刻,司机们又会把劝导员看成是一群“多管闲事的人”,就像是叛逆期的孩子遇上喋喋不休的长者,总免不了要顶撞几句,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曹世强被骂过不止一回。一次是一场车祸后,交通变得拥堵,个别司机为了赶时间强行插队,曹世强上前劝说,却被对方拎着衣领破口大骂:“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管我?”还有一次,一名生猪运输车司机在加水点洗起了车,眼瞅着臭水要流到下游污染村庄,曹世强和任承龙赶忙制止,没想到气急败坏的司机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还举起了拳头。每每遇到这种事,曹世强心里总不是个滋味,但最后,他总是忍忍,把苦楚往肚里吞。

生气归生气,但劝导站建立后,一组实实在在的对比数据还是令劝导员们欣慰:2008年通车至2013年,该路段发生事故105起,死亡27人;劝导站设立至今,发生亡人事故两三起。

一些司机遇到想咨询的事儿,总会打电话给姚台志

只是路段事故渐少,但工作并不见少。有的是芝麻大小的事儿,如检查水管有没有裂开、被汽车压坏,换了新的水管,还得时不时担心被贪便宜的人给顺手带走。有的又是重于泰山的大事儿,像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四位劝导员配合公安、医务人员等专业队伍在隧道口设置关卡,对来往的车辆人员进行检测,对入杭的车辆进行拦截。

除了分内事,“闲事”几位师傅也依旧管得勤。像移动公司的铁塔检修人员不慎摔成骨折,120人员无法将人抬下山,4人闻讯后,立即赶往出事地,一路磕磕碰碰将担架抬下山;私家车误入茅草丛生、石砾乱堆的210省道老路,凌晨两三点接到求助电话的任承龙前往救援,将受困车辆拖出山;山上因燃放鞭炮引起火灾,曹世强、任承龙接到报警后,马上带领村民上山救火,扑灭了一场可能蔓延的山林火灾……

“刚开始做劝导员时,很多人都不理解,还有人私下议论,认为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几位师傅默契地交换了眼神,笑着说:“我们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干,就是七个年头。”

期待接班人

值守在劝导站,为来往车辆做好服务工作,已不知不觉融入到劝导员们的生活中。只是最近几年,偶尔冒头的疾病,好比生活里不时露出的钉子,在提醒着几人,岁数增长是情理之中的事。

“前段时间难得请了一次假,跑杭州医院检查了下胃。”任承龙不好意思地说。不过好在几人之间已足够默契,“谁有事请假了,就有人主动顶班,劝导站的工作一切照常”。

几人里,大家最牵挂的还是老姚,“他是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但还是坚持每天上岗。一般需要在马路上疏通车辆的体力活、危险事,我们三个去做就行。”大伙儿心里清楚,老姚热爱这份工作,离开岗亭可能连觉都睡不好,而大伙儿更离不开老姚,“有他在,我们心里踏实”。

劝导站内简陋的卧室

采访即将结束,一阵急雨瓢泼而至,远处原本若隐若现的美女峰,变得清晰可见。送记者走时,任承龙指了指劝导站旁的一片地,自豪地说,这里马上会改造成一个休息站,今后往来于此的货车司机不仅可以加个水,还能停下来小憩。劝导站接下来会发生的变化,每个人都有所期待。当然,几位师傅更希望能等到有责任心、善于沟通的接班人,在此之前,他们会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