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6℃-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战高温天团丨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防水工人:我们希望每天都是艳阳天 

2020-08-07 07:03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李世超 见习记者 林婧 策划 李建 编辑 童健

编者按:超长梅雨季刚结束,高温天就接踵而至。7月22日,大暑节气,浙江省大部分地区最高气温超过36摄氏度。一般7月下旬至8月上旬是浙江高温最集中的时段,在这个时段,疫情防控人员穿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采样、送检;水务工人巡检保供水,一会儿顶着烈日翻山越岭,一会儿又钻进憋闷缺氧的隧道;即将投产运营的重大项目建设者,加班加点赶工期,把疫情耽误的时间抢回来……他们正奋力拼搏、默默奉献。他们是酷暑中的“战高温天团”。 

漫山的绿色中,白亮的阳光下,镶嵌在两山之间的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下水库大坝巍然挺立。

这是湖州出梅后的第一个高温天,恰逢大暑,我们顶着烈日,来到位于安吉县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下水库大坝防水作业的施工现场。放眼望去,这个处处发烫的平台上,到处都是肤色黝黑的工人。

“给,我们走吧!”递来两顶安全帽后,下水库工地负责人张豪博就带着我们,“闯”入了高温下钢筋水泥的世界。

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下水库全貌。通讯员 李根 摄

把梅雨耽误的工期“抢”回来

上午9时30分,太阳早已“火力全开”。下水库大坝垂直高度为105米,斜坡长165米,32000多平方米的下水库面板上,防水工人3至4人一组,在斜坡上忙碌。

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总投资106亿元,额定水头全国第一、总装机容量210万千瓦,是浙江省重点工程。电站将在9月份进行水库蓄水,而防水作为一项核心工程,得在蓄水前期完成。因年初疫情带来的影响,所剩的工期有些吃紧。为了抢时间,大坝现场的防水作业工人数增加了1倍。

此时,室外温度为37℃,太阳暴晒下,我们没走多久,汗水就顺着安全帽的内沿,不停地滴下来。我们顺手把温度计放在坝面上,仅4分钟,刻度便上到了44℃。“太阳持续暴晒,混凝土结构的坝面表面温度等下就有50℃。”张豪博说,工地装有洒水降温设备,尽量降低坝面温度。

在一台卷扬机旁,我们遇到正在搬运SR塑性止水材料的王家帅、邹志明、何新文和吴来寿4人小组,当天他们要做的就是让大坝面板接缝处的填充料成型,这也是防水作业的第4道工序。22岁的王家帅来自云南,普通话不太标准。他在4人里最年轻,总喜欢冲在前头抢活干。他熟练地系好安全绳,绑好安全带,越过坝栏,一脚高一脚低,斜跨在坝面上。双手接过吴来寿递来的一块块黑色止水材料,立即转身传给邹志明,摆放到运输车上。运输车被粗粗的安全绳固定着,斜挂在坝面上。就这样来来回回1个小时,1.5吨止水材料堆满了运输车。

休息片刻,王家帅和吴来寿又站在了坝面上。“下雨天坝面无法进行防水作业,前期超长梅雨季已经耽误不少工期,天热没事,我们甚至希望每天都是艳阳天。”说完,他们便小心翼翼护送运输车和挤出机下坝底,为下午正式填充做准备。

王家帅4人小组在坝顶搬运止水材料。

一道工序要2.5个小时

下午3时,阳光比正午时稍微西斜了一些。工人们从隧道里奔向工地,继续干着上午没有完成的活。

防水程序大部分要从下往上作业,相互检查了安全绳和安全锁扣后,4人小队一步跨上了坝面。

只见何新文将防水材料一块块从车上递给邹志明,邹志明再把材料塞进挤出机。马达轰鸣的挤出机“吃”进一块块黑色的防水材料,经过加热和挤压,连续不断“吐”出柔软半圆状的鼓包。站在最后的是54岁的吴来寿,他在小组里工龄最长,经验也最丰富。作为同事口中的“老师傅”,他除了干好自己的活,还常常传授工作经验、窍门。他背靠一块木板,以此为支撑点,木板两头则由两条绳绑在挤出机上。看到鼓包出来了,他将双手往水桶里一伸,浸湿双手捧着机器“吐”出的鼓包就不会粘手,沿着缝隙方向,慢慢贴合上去,期间不断调整鼓包位置。如果缝隙不直,吴来寿还要快速拦腰来上一刀,将鼓包进行切割。

在50℃的坝面上,挤出机马达散发的热量,再加上太阳从后背直射烘烤,吴来寿脸上的汗水不停地滴下来,发根处早已被汗水浸湿。“慢点慢点!机器速度慢点!”挤出机下料速度赶不上移动速度,吴来寿赶紧向最前面的王家帅喊话。

做防水,要经过7道流程,工人们已经非常熟悉了,但这是一件精细活,来不得一点马虎。“大坝斜面是一块块面板堆起来的,每块面板之间是有接缝的,如果防水没做好出现渗水,就会把坝后面的泥土带走,这样就有溃坝的风险。”吴来寿告诉我们,因为精细,所以耗时,仅仅一道工序就要2.5个小时,“整个坝面有23个缝隙要做防水,已经完成了16个,遇到下雨天还不能做。”

半小时,1.5吨防水材料已经耗完,4人便带着车和机器慢慢向坝顶靠近。“得休息下,喘口气。”吴来寿有些吃力,他得去喝一瓶藿香正气水,擦点清凉油,增加点“抵抗力”。

王家帅4人小组在坝面进行填充料成型作业。

一天三万步来回“找茬”

防水工在坝面作业时,一旦有操作不规范,一个大嗓门就会向他们喊话。这就是90后徐盼盼,长龙山面板止水项目的专职安全员。他长得斯斯文文,平时话不多,但一上大坝,就唠叨得像个“大妈”。“口干舌燥,也是常事啦。”徐盼盼笑说,他不厌其烦,因为“唠叨”是负责。

如此宽广的坝面上,怎么“唠叨”?除了跟王家帅他们一样上坝面,另外一种方式,就是在大坝左右两侧的阶梯上,来回攀爬,侧面“照看”。我们看了下,楼梯足足有30层楼那么高,特别陡,台阶宽度只能容下前脚掌。

“前一天睡眠如何?”徐盼盼反复问我们。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充沛的体力,是在酷暑环境下超负荷工作的保障。“睡眠不好,会增加中暑的风险,给安全作业埋下隐患。在太阳下暴晒,其实首先要和自己的身体对抗。”他说,作为安全员,就要时刻观察工人的情况,来回“找茬”,如果操作不规范,及时喊话纠正。

记者向安全员徐盼盼了解情况。

施工现场,楼梯还未全部浇筑完工,靠近顶端的位置还是简易的铁板,极为狭窄,踩稳一块才能下另一只脚。而头顶上,也时不时冒出半截钢管。没有经验的我们跟在徐盼盼的后面一路追赶,尽管已格外小心,“咣”地一声,还是撞到头顶的一根钢管。要不是戴着安全帽,估计已经“光荣负伤”。

半个多小时后,走完最后一个阶梯,我们终于跟着徐盼盼走到了大坝上。此时,我们的腿有些酸软,禁不住微微颤抖。

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们,徐盼盼笑了:“超累吧?走楼梯只是一部分,一天走上三万多步是常态。”

傍晚时分,我们告别这个防水班组,拖着疲惫的身子踏上回家的路。打开车窗,在晚风的吹拂下,被太阳炙烤了一整天的皮肤,依然火辣辣的。

明年6月,长龙山抽水蓄能电站首台机组将会发电。此时此刻,看着街边的灯光,我们仿佛看见,王家帅、吴来寿、邹志明、何新文、徐盼盼那几张满是汗水的笑脸。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