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雨23℃-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人物丨“独狼”钟睒睒:千亿富豪不再低调 

2020-08-06 09:20 |《浙商》杂志官微 |陈抗

“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距离自己的上市之路又近了一步。

7月31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表示,核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夫山泉”)发行不超过13.8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全部为普通股。完成本次发行后,公司可赴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e387bdf842848c413c341f4b9daa408.jpg

时间回到3个月前。
2020年4月29日晚,钟睒睒手中最核心的资产——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在招股书中公开的业绩说明里,农夫山泉在2019年收入达到240.51亿元,净赚近50亿元。
同一天,实控人为钟睒睒的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上市首日,万泰生物股价上涨44%,收至每股12.6元,第二日收盘报每股13.86元,总市值达60.1亿元。

如果农夫山泉成功闯关,钟睒睒手中将持有一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H股上市公司,从手中无上市资产变为个人财富公开化。到底是什么缘由,让钟睒睒选择走向资本市场?或者说,到底是什么缘由,让他开始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

微信图片_20200803180002.jpg

精彩的创业经历

钟睒睒没有其他浙商大佬的曝光度,但他的经历同样精彩。

1954年,钟睒睒出生于浙江诸暨,虽生在知识分子家庭,但小学还没毕业,他就被迫辍学去做苦力工。其间搬过砖,做过泥瓦工,干过木工。
1977年恢复高考,钟睒睒参加了两年高考都没有如愿,最后去了电大学习,毕业后当了一名记者,这一做就是5年。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批准设立,钟睒睒辞去报社工作来到了海南。其间两次创业都失败了,先是开设私营报纸被否,而后种蘑菇失败。
1990年,宗庆后成立杭州娃哈哈集团;第二年,钟睒睒便成为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两个省份的总经销商。1993年,钟睒睒离开娃哈哈,在海口成立海南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研制出“养生堂龟鳖丸”,第一年就赚到了1000万元。此后,钟睒睒又推出了清嘴含片、成长快乐、维生素等产品,陆续获得成功。
1996年,钟睒睒回到杭州,创立新安江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2001年,钟睒睒把公司名改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此后“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的广告语,响彻大江南北。
走出幕后为哪般
钟睒睒被外界称为浙江民营企业家中的“独狼”,这是他诸多称号中的一个。多年来,他的产品高调,但他本人却低调地隐匿在农夫山泉、养生堂等一系列品牌的背后,外界对他知之甚少。
钟睒睒的低调,让很多人至今还会读错他的名字。睒音同“闪”,有闪烁的意思,但无论在媒体还是在公众视野中,钟睒睒都喜欢一闪而过、鲜少露面,资本市场的高调似乎也与他无关。他曾评价自己:“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
对于上市,农夫山泉一直对外三缄其口,但事实是,绝非毫无计划。2008年,中信证券开始为农夫山泉做上市辅导,10年间做了27次上市辅导;2019年1月12日,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的《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辅导的报告》显示,农夫山泉历经10年的上市辅导,在2018年12月终止。
不过在当时,钟睒睒半路收购的万泰生物却走在积极上市的路上,在2018年11月16日二度提交招股说明书。万泰生物闯关IPO,让实控人钟睒睒的资本版图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万泰生物的股权信息显示,IPO前,钟睒睒通过直接持股和养生堂持股,共持有万泰生物83.56%股权。万泰生物成功登陆A股后,总市值在60亿元左右。
万泰生物上市后,人们就开始猜测,作为“兄弟”的农夫山泉也不会放过上市机会,可能会选择A股或港股。2017年,钟睒睒在谈到上市计划时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那么3年后,农夫山泉为何又有了上市需求?
上市意图被质疑
翻开农夫山泉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其不错的业绩: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的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以及240.21亿元;2017年-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2012年-2019年,农夫山泉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另外,2019年农夫山泉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净额为74亿元。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农夫山泉2018年及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17.1%、17.3%,这一增速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0%及6.6%的增速,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2.7%及3.4%的增速。农夫山泉2017年-2019年净利润水平也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6.9%、7.1%及9.6%的平均水平,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9%、7.6%及8.5%的平均水平。
从数据来看,农夫山泉的增长态势和现金流都相当不错。但是这些钱够不够用呢?
招股说明书显示,农夫山泉此次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所筹资金计划持续进行品牌建设、稳步提升分销广度和单店销售额、重点计划对位于浙江千岛湖、广东万绿湖、吉林长白山生产基地进行产能扩大、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及探索海外市场机会。
在IPO前夕,农夫山泉刚进行了大额分红,2019年及2020年3月,分别向股东派付股息95.98亿元和9亿元。2019年豪气分红后,农夫山泉结构性存款从2018年末的36亿元减少到了2019年末的2亿元,现金及银行结余也减少了6.81亿元。另外,农夫山泉的计息借贷从2018年末的0元上升到2019年的10亿元。
从上述资料看,扩大生产、补充流动资金成为农夫山泉寻求上市的主要理由。
另提一句,公司高分红的最大受益者自然是实控人钟睒睒,在分红中揽下近百亿元。而这正是眼下钟睒睒被质疑上市意图的主要原因所在:先掏空公司,再赴港上市,意欲何为?
不过,拿到高分红的钟睒睒凭借137.9亿元的财富成功跻身福布斯2019中国富豪榜,排在第186位。伴随着旗下两家企业的接连上市,钟睒睒的身家无疑将在2020年走上新的高度。有媒体估算,待到农夫山泉最终上市成功,照港股食品股22.58倍的市盈率估值中位数,农夫山泉市值保守估计将有1119亿元,届时钟睒睒或可冲刺千亿身家。
持续扩张品牌及产品线
策划人李光斗曾在《对话》节目里评价钟睒睒是中国企业家中最能“生孩子”的老板。多年来,钟睒睒先后创立了龟鳖丸、朵而、成长快乐、清嘴含片、农夫山泉、农夫果园、尖叫、东方树叶、母亲牌牛肉棒以及万泰艾滋病毒快速诊断试剂等品牌及产品,横跨保健品、生物制药、饮用水饮料、食品等四大领域。生下的“孩子”,基本都能成活。
这一切自然源于钟睒睒的企业观,他认为技术积累与创新是企业的立身之本。
农夫山泉在拓展产品新品类上一直都是不遗余力的。除了瓶装水,茶、功能饮料、果汁、咖啡都有涉足。2020年初,农夫山泉在旗舰店上线了滤泡式挂耳咖啡。自去年开始,每隔5个月就会上一款咖啡新品。随着咖啡的推出,农夫山泉的全品类雏形开始显现。
要保持高频率的新品推出,自然需要在产品研发、推广上耗费不少。除此之外,近几年农夫山泉还进军了无人零售概念,不断投资自助贩卖机、便利店等线下渠道。如此多元化的发展布局,也促成了农夫山泉登陆资本市场、开辟新的融资渠道。
在营销方面,钟睒睒有两场出名的“水战”。一次是2000年,他宣布纯净水对健康无益,转而生产天然水,一时间舆论哗然。不过,农夫山泉依靠“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的“水设”,成功打开市场。7年后,他如法炮制,将“水战”焦点集中在了水的酸碱性上,宣称应该饮用弱碱性水,顺利完成了农夫山泉从1元到2元的涨价。
有专家分析称,农夫山泉需要通过上市来加大全产业链、渠道、品牌以及国际化的投入。这次上市,看起来更像是钟睒睒策划的又一个营销事件,农夫山泉能否成功上市,未来会不会重复“上市即巅峰”的命运,答案还需要继续等待。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