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5℃-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今天很多浙商都来问,美国想把中国踢出Swift系统,可能吗? 

2020-08-04 09:06 |《浙商》杂志官微 |蔡筱梦记者

近期,美国限制中美经济关系的措施步步紧逼。

从禁止一系列敏感产品出口,到对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强迫美国企业回流,阻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公司利用美国技术设计和生产的半导体芯片等等。可以说,好用的手段基本都用上了。惟一不那么好用的,就是限制甚至关闭中国使用美元清算系统。

今天很多浙商都来问,美国想把中国踢出Swift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本刊记者就此展开采访。

“美国可能会利用SWIFT对中国实施金融制裁,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以目前的中美关系来看,金融界对此还是持保留意见的。”

近日,某城商行的人士对记者透露,金融界现在正在密切关注SWIFT的动向。“央行已经开始就相关问题进行非官方的调研,具体内容并不清楚,但大方向肯定是关于SWIFT的。”

SWIFT——全称是“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是一家为国际结算提供信息服务的中立机构,总部设在比利时。作为一家提供第三方服务的机构,它为何会被美国看中成为潜在的制裁”武器“?SWIFT在国际贸易中承担着怎样的角色?

timg (1).jpg

什么是“SWIFT”?

对全球货币的跨境支付清算过程来说,SWIFT的存在就如同一条信息的河流,能够快速点对点传输信息,让全球各国的货币能够进行快速精准的交易、流动、结算和存储。

某银行跨境业务部门主管向记者解释,SWIFT只是一个信息传递的系统,既不参与货币跨境支付清算,也不涉及各国金融市场治理,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力是很有限的。“但是美国之所以会把SWIFT当做武器,是因为SWIFT解决了全球货币跨境支付清算的信息传递问题,如果没有这个‘信息流’,那么‘资金流’就很难对号入座实现快速的清算。”

“通俗一点解释,每个有美元业务的机构都会有一个swift code,每一笔美元交易,都需要通过这个系统传递信息,对方才能快速精准的接收到这笔业务。实际上SWIFT的控制权就是掌握在美国政府手里的,你的每一笔交易都在美国政府的监督之下。”上述银行人士表示。

自从中国2001年加入WTO,国际贸易快速发展,经济增速和人民生活水平都得到了质的飞跃,这一切建立都在经济全球化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出口中国的比较优势产品之上。因此,全球贸易对各个国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也正是因为如此,SWIFT变成了美国手上的美元技术“炸弹”。比如,2014年乌克兰危机,美欧联合直接切断了俄罗斯银行和SWIFT的联系,间接导致俄罗斯经济跳水,伊朗和委内瑞拉都是受害者。

也就是说,如果美国把一个国家踢出了SWIFT,相当于把这个国家踢出了国际贸易体系,那么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会立刻内卷,国民生活水平立刻暴跌。近期,不仅国内金融界热议SWIFT,美国国内也一直有这样一种声音,那就是向中国科技企业丢SWIFT炸弹,在日益恶化的中美关系下,这样的危机意识开始重新在国内金融机构蔓延。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近日撰文指出,SWIFT并非是不可颠覆的,但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现在已经失去理智的美国政府利用SWIFT和美元清算系统实施制裁已经常态化,今后它会走向何方,比如会不会或能不能把中国香港踢出SWIFT系统和停止向中国香港供应美元,当然需要评估,不过很难进行准确的评估。对中国个别机构,比如个别银行实施所谓的制裁则是完全可能的。”

不少银行人士都表示,一个国家要建设管理一套能够覆盖全球、广泛链接、高效服务的收付电讯体系,来颠覆SWIFT的地位,是相当不容易的。“这里面涉及到你国家的货币地位,还有让全球各类金融机构建立统一接口标准的实力,各方面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实现的。”

美元霸权是底色
必须强调的是,SWIFT是一个银行间业务开放系统,并不是只为美元服务的。 人民币、欧元、日元等的结算、清算,大多数也通过这个系统传递信息。 我们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就接受SWIFT报文。

但是,美元在全球的霸权地位,加上SWIFT实控权掌握在美国政府手里,让SWIFT某种程度变成了美国的金融制裁武器。“这背后,还是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地位在兴风作浪。”上述银行人士对记者指出。“经过前几年对伊朗、朝鲜的操作,美国似乎摸索出了如何将某个国家地区变相剔除SWIFT的路径。”

当前,人民币国际化之路才刚刚起步,全球人民币资产占比仅有2%,美国则为62%,欧元占20%,从这个数字来看,美元确实是霸权货币,世界货币。“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跨界贸易投资资金结算被美元垄断,当某个国家地区失去美元头寸,跨界贸易的投资金额就会出现大幅下滑,拖累本国经济发展与市场金融稳定。”

从历史进程来看,世界上第一个霸权货币无疑是英镑,一战期间,国际借贷和国际融资业务大规模向纽约转移,纽约成为全球最大的资本流动市场;二战结束后,虽然美国经历了60年代的美元大规模抛售潮,美元信用受到挑战,但美国彼时已经建立了全球霸权主义,石油、军力、信用、习惯等多方面因素共筑了美国的货币霸权。

从此以后,美国想QE就QE,想缩表就缩表,各国只能跟着美国走,美国超发美元输出通胀,向各国收“铸币税”,经济下行就量化宽松,搞全球大水漫灌。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此前表示,3月份疫情冲击所引发的美元荒,再次凸显美元的霸权地位,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元的霸权地位反而进一步强化。

美元霸权还带了“债务拖欠权”,特朗普上任前大谈国债影响美国,上任后三年就印了5万亿美元,疫情期间又发了3万亿美元。“如果说中国货币的蓄水池是房地产,美国货币的蓄水池就是全球市场。”金融界经常如此调侃。

如果美元霸权仅仅只是向各国收固定比例的铸币税而已,许多国家并不会对美元产生抵触,毕竟霸权能带来稳定。但是,美元霸权已经上升为一种金融制裁武器,成为美国向全球收钱的底气。2008年,美国债务10万亿美元,12年后,这个数字飙升到了26万亿美元,全球市场都在为美国的债务买单。

人民币“反击”

“一堵墙,确实是把别人挡在了墙外,又何尝不是把自己圈在了墙里呢?美国可能已经开启了世界去美元化的进程。”刘晓春强调,美国政府持续使用SWIFT进行金融制裁,难免会让全球进入去SWIFT化的通道。

“我们在做最坏打算的同时,可以做一些有建设性的工作。”刘晓春表示,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开始行动,希望绕过SWIFT和美元清算系统,虽然目前都不太可能有大范围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必须在各种尝试和竞争中决出胜者。

在美元霸权之下,不少国家基于各自的战略考虑,开始寻找突围之路。比如,在美国金融制裁导致SWIFT使用受限后,2014年俄罗斯干脆建立自己的金融信息交换系统。不少欧洲国家也意识到,从自身利益以及SWIFT独立性出发,一个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更加有利。早在2018年末,英法德三国一度酝酿发起INSTEX系统(贸易互换支持工具),试图规避美国对伊朗的金融制裁措施,继续和伊朗保持经济往来。

“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快推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步伐,建立多元货币体系。”上述银行人士表示,10年前部分国家曾经讨论过多元货币体系建立,但由于美国施压,这个讨论至今没有进展。在美国的全球霸权之下,这些新的“尝试”就像刚冒出头的嫩芽,无法与美元霸权这颗大树相比。

刘晓春强调,中国最核心的战略,当然是要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要更多地在国际贸易中使用人民币报价和结算;更多地向国际市场开放人民币融资主体;创新更多的人民币交易产品和市场;鼓励中国企业使用安全可靠的非美元货币,加速去美元化。”

近期,土耳其宣布中土之间的贸易将使用人民币来结算。除了土耳其之外,宣布使用人民币结算对华贸易的国家越来越多,比如伊朗、越南、柬埔寨等。连《日本产经商报》都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正在稳步推进中。

近年来,各国央行都在努力实行外汇储备多元化,减少对美元的依赖,背后代表的也是各国对美元信用开始怀疑。比如俄罗斯就在2018年开启全面“去美元化”,对外汇储备资产结构做出大幅调整。人民币在此时加速国际化,相对来说更像是一个机遇。

当前,金融界的普遍共识是美国没有能力对中国或中国香港实现全面的金融制裁,即不能将整个香港踢出SWIFT网络,这对系统本身也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2017年被提出SWIFT的朝鲜银行机构总共也就7家,对超过8000家机构的SWIFT来说影响甚微,但是背靠中国又链接全球的香港,体量是巨大的,如果香港被踢出,那SWIFT自身也会面临危机,而且西方资产会受到很大影响。”上述银行人士表示。

这种共识背后代表的,是中美博弈这个新的全球背景下,不管是军事、经济、金融还是科技,中国与全球的链接程度都是前所未有的。今天所有对中国的打击,明天都将影响世界,当然也包括美国。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