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25℃-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特写|科技新基建,村镇一级私域流量雏形初显 

2020-08-04 09:06 |倪敏记者

杭州萧山临浦镇山阴街社区的一条弄堂里,有一家夕阳旅馆。走到二楼,会看到绿色的墙漆、红色的窗户边框、老式的床品。这样的场景,似乎只在电影里讲述上世纪80年代的故事时见过。

这家建成于1977年的旅馆曾经是萧山南片区最高档的旅馆,凭介绍信方可入住。但时光荏苒,各种星级酒店拔地而起。它成了临浦老城区中心孤独的守望者。

不过,在做过50年摄影师的姚吾林手里,旅馆的生意并不差。最低只需要15元,就能住上一晚,最贵的房间住一晚也只需40元,相当于一杯星巴克的钱。

“这就是供给侧的多样化,有人住上千元一晚的酒店,也有人需要住我们这种旅馆。低价供给,依然有顽强的生命力。”姚吾林78岁了,但在他报出实际年龄之前,相信多数人会以为他才五六十岁。与他的面貌一样,他在对事物保有本质观察的同时,能够迭代观念,用和时代接轨的新方式进行理解和运用。

数字经济时代,新基建将逐渐融入我们的生活、工作以及政府的改革与治理。在技术洪流中,姚吾林和夕阳旅馆不仅是独特的供给者,也是科技改变生活的代言人。它与相距约3公里的星巴克一起,用乡愁文化和现代文化筑起了乡镇美好生活的底色。

ab5a711d7a309b4846b7d207e775004.jpg

触及生活:新基建的终端本质

姚吾林与老伴袁静英守着一家旅馆,是他们老年生活的主动选择。从16岁成为临浦照相馆学徒起,姚吾林将摄影这门手艺锤炼了50年,在照相馆改制时接手下来,并把自己送上了国家一级摄影师的位置。

2009年照相馆交给了儿子打理后,姚吾林夫妇却不愿过于悠闲,希望让临浦旅馆焕发出新生命。

令人惊讶的倒不是旅馆虽然老旧,但整齐有序经营规范,而是77岁的袁静英将智能手机用得非常娴熟。通过手机里的“平安钉”软件,她就能够完成旅馆住宿涉及的登记环节。

“平安钉”是萧山临浦镇联合阿里巴巴钉钉打造的一套数字化工作机制、一个服务中心和沟通平台,可以满足县域治理、村镇服务对应的协同和在线需求。在新基建成为风口当下,“平安钉”以一种基层甚至民间的形态,成为新基建落地的实际出口。

新基建代表了生态化、数字化、智能化、高速化,涵盖5G、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领域。但作为新趋势,新基建并不是要消灭旧事物。新事物的正确出现方式,一是帮助有价值的旧事物焕发新貌,二是孕育新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与铁路、公路、桥梁、水利工程等老基建一样,新基建最终的使命是为了让人们过上向往的生活。

相对于你钉我办、巡逻日报、平安学堂、村民议事等功能,“平安钉”构建的私域生活圈子是一个更有想象和应用空间的功能。用户可以在上面发布租房等生活信息,因为采用实名制,相比其他综合型平台,这些信息的可靠性更高,同时因为用户群体限定在乡镇区域内,在这个“私域”里信息的对接有效性更高了。这相当于是一个集成了区域性招聘、租赁、二手交易等功能的综合平台。

触及了真正的生活,也就融入了生活。融入了生活,无论哪种形式的新基建,都有了生命力。

数字下沉:“最复杂”村庄的试点

前阵子,像有人在天上不断撒水一样,杭州的雨水特别多,江河水满,积水频发。一天早上5点多,临浦通二村的村民童国伟发现家门口的道路积水超过了40公分,于是拿出手机拍下照片,积水问题通过平安钉提交上去。因为有图有真相,而且对应的处理部门很明确,问题在大家上班、大批车辆在道路上通行之前就得到了解决。

0a377f18f99ac6b018de9fd4d82412d.jpg

通二村是去年临浦推出平安钉1.0版本时首个试点的村庄。通二村书记华伟达介绍,之所以选择通二村,是因为临浦34个村庄中,通二村是“最复杂”的一个村庄。村内有153家企业,常住人口2000多人,流动人口约3000人左右,诊所、菜场、学校等一应俱全,并且地理位置与高速出入口相邻,过往车辆较多。“如果通二村能够试点成功,其他村应该不成问题。”

与互联网创业一样,若想让数字化治理成功下沉,装机量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只有覆盖的用户达到一定数量,信息的发布、收集和交互,以及如生活圈子这样的应用才有最实际的意义。如果存在数字治理的盲目,仍旧需要通过传统方式进行弥补,那么数字下沉的实践可能会无功而返。

通二村的做法是,集中力量集中时间入户推广,让全村557户家庭每户至少有一人加入平台。通二村的成功试点给临浦推广数字化治理提供了好样本。目前,“平安钉”已经几乎覆盖临浦镇所有家庭户,以及租客、个体工商户、企业、商店、公共场所等,全镇9万多人一半以上已是平安钉的用户。用户可以对应进入村社群、企事业单位群、个体工商户群、流动人口管理群、房东群等不同的群,通过圈子的联动,各分会群的信息可以实现有效的协同。

数字之路铺开后,应用变得更为关键。“路灯、阴井盖坏了,有人乱停车……之前这些问题村民反馈的时候渠道不一定顺畅,处理也不一定特别及时。推行平安钉后,再小的事件都可以反映,而且每件事都有记录可查、公开透明。问题的答复和解决,需要在限定的时间内做出。刚开始,村干部压力很大,但最后其实两方都是受益的。”华伟达说。

问题不断得到解决,存量问题越来越少,增量问题又不会那么多。在这种情况下,村民的获得感开始变强,村干部需要处理的事情也逐渐减少。同时,在搭建数字化治理结构的过程中,各个部门的责任得到进一步明确。

良性循环正在形成。随着信息共享速度、矛盾化解效率、综合服务能力等的提高,临浦的治安水平也得到相应的提高。据临浦派出所副所长林祥瑞介绍,平安钉推广以来,镇内有效警情数、刑事发案数、治安案件受理数同比都一定比例的下降。

2bf15df99cc83bb2d895d2f1bff145d.jpg

反向进化:从乡村延展至城市

积分,这个商场会员常用的服务方式,也在临浦有了新的落脚点。村民参加义务巡防、环境卫生、志愿服务等村级事务,可以收获一定的积分;通过平安钉参与消防安全、防电信诈骗、交通安全、垃圾分类等类别的知识问答,也可以得到积分。

为了宣传防诈骗知识,临浦派出所的民警自导自演了一系列短小精要的视频,并发布在平安钉平台上。没想到,因为用户比较熟悉这些“演员”,无形中增加了亲近感,视频赢得了较高的观看量。如此,用户不仅获得了防诈骗知识,也能因为观看视频得到积分。

在调动用户参与度的同时,积分也与商家连接,实现了闭环。用户可以将积分兑换成代金券,在镇上消费时,可以在对应的商家那里用于抵扣买奶茶、看电影等项目的费用。

这种对于积分的运用,其实可以嫁接到城市社区,在社区或某个区域内形成有效的激励和消费闭环。由此,基层治理、居民自治、商业促销能够在组合一个共同体。

临浦镇党委书记王润东认为,在通二村等乡村实现的治理方式,值得被引入到小区和社区管理之中,从而解决业主、物业和居委会之间的协同问题。

他举例道,现在村民如果发现有需要处理的垃圾,拍照上传后,无论是村书记还是直接负责人,都会同时看到,垃圾也会被很快处理掉。按照以前的机制,起码需要花费3天以上。如果将这个机制应用到小区内,业主发现诸如施工噪音等现象,也可以直接通过手机上报,对应哪个部门处理、有没有处理、处理得怎么样都能一目了然,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打电话时毫无头绪,打完电话也不知道是否有人来处理。

“物业费缴纳,社区党建,房屋买卖和租赁,针对某类人群提供针对性服务,如老年人较多的小区怎么服务等等,这些问题和需求都可以通过数字化平台进行解决。”王润东补充道。

展望未来,平安钉在通二村的应用经验,输出的对象不只是整个临浦镇,还可以延展至更广泛的社会组织单元。当数字化的新基建力量在更多临浦这样的乡镇形成一个个小循环后,整个社会的大循环也会逐渐形成。村镇一级以及城市社区的私域流量,最终会让数字社会的共域流量带出巨大的幸福空间和商业空间。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