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8℃-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你好,新个体经济!这群有创意、有能力的新个体工商户正在快速成长 

2020-07-30 07:31 |浙江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陈佳莹 见习记者 尹双红

金华的一家电商创业培训机构。

小店里热气腾腾的包子、馒头、小馄饨,小摊上来自天南海北的特产、美食、小物件……烟火气,这是传统个体经济给予人们的深刻记忆。而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烟火气更在火热异常的直播间里,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商家对话框里,在日日更新的网络小说里……全新的交互模式,全新的生活方式,让个体经济有了新的样子。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首次提出“新个体经济”这一全新的概念,并提出“进一步降低个体经营者线上创业就业成本”“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

如何解读这一新概念?怎样才能让新个体经济行稳致远?我们试图为这一新名词背后如潮而来的新个体从业者们,留下注脚。

新个体户

闯世界

英国经济学家舒马赫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出版了著名的《小的是美好的》一书;英国管理学大师查尔斯·汉迪也在本世纪初就出版了他的经典著作《大象和跳蚤》,预言“21世纪将是跳蚤的天下”……小小的“跳蚤”,有着大大的能量。

那么,什么是新个体经济?过去,摆地摊、开小店、从事个体手工业等是传统个体经济的代表,互联网经济兴起后,极大地丰富了个体经济的内涵和外延,一大批以成本结构简化、人员构成简单、资金投入相对较少、信息工具大量共享为特点的新个体不断涌现。

“在我看来,新个体经济是信息化、网络化条件下的个体经济。”“温州模式”以个体经济为主要内容,对此深有研究的温州本土经济学家马津龙认为,无论是服务于实体个体企业的互联网平台,还是利用互联网平台的实体个体企业,都属于新个体经济的范畴。

应了那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近年来,低成本、高效率的线上新个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从依托互联网进行交易的电商,到基于移动互联网和社交软件的微商,再到用户交互式社交习惯下兴起的电商直播,根据市场需求之变,新个体经济自身也在持续更新。

仅以近年来火爆的电商直播为例,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直播电商行业总规模已达4338亿元,预计今年将突破9000亿元,从业人员数量、市场规模正在快速壮大,大批主播直接成为了新个体从业者。

除了直接的线上交易外,各式各样平台企业的出现,也松动了传统的一对一雇佣关系,二手交易平台上的资深卖家、网约车平台上的接单人、阅读平台上的网络写手,越来越多的人在平台与个人的新型协作关系中,成为了新个体从业者中的一员。

鄞州人王东辉是咪咕文学的签约作家,今年才22岁的他总创作量已超1000万字。“各类基于知识传播、经验分享的创新平台越来越多,不断拓展了年轻人自我发现、自我发展可能性。”每天,平台上都有忠实读者守候着他的更新,他会花两三个小时写作,还在线上、线下带徒弟,剩余的则被他称之为“自由时间”。“最好的徒弟是一个00后,每个月已有六七万元的收入。”王东辉说。

新个体经济的兴起背后,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新趋势,也依托于全新的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

不久前,39岁的江师傅刚从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辞职,租了新车,成为了自由的网约车接单人。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与平台分成后,还能剩下六七百元,收入远高于过去。“我更喜欢这种自由的生活方式,想休息就休息,想拼一下也有方向。”他说。

27岁的闫宏伟,则是微商电商领域的“老司机”。今年3月他和妻子在抖音新开账号搞起了直播,保持月销售额1500万元以上,最高销售纪录单款一天销售450万元。“每天都要直播发货,雷打不动,虽然辛苦,但我更喜欢把时间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

……

新的经营模式、新的生活方式、新的用户群体,新个体经济或许还不需要被规范定义,它的背后是无限可能。

义乌北下朱村聚集了大量的电商经营者。

新活力

亟待激发

在数字经济大潮下,一批有创意、有能力的“新个体工商户”快速成长。它们可以没有店铺,没有服务员,甚至没有本金,只需在线整合资源,就能开启“掘金”之旅。带货达人、短视频创作者、民宿经营者等均在此列。

还记得,改革开放春雷响动。为了释放富余劳动力的价值,国家首次对发展个体经济发出指示,批准一些有正式户口的闲散劳动力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者个体劳动,“个体户”顺势而生。零售烟杂、修理服务、大众点心,全新的服务内容和经营方式受到老百姓的普遍欢迎,也对经济起到了拾遗补缺作用。

为何在当下提出鼓励发展新个体经济?一代人有一代人之使命。

拉长时间轴看,正如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首席专家郭继强所说,如果说1979年提出恢复和发展个体工商业,意味着个体经济迎来了大发展。那么,此时提出新个体经济,则是在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背景下推动个体经济与时俱进发展的又一个里程碑,将进一步激发经济活力,激活消费市场,拓展就业渠道、就业空间和就业时段,助推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新个体经济”发展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有观察人士认为,可以预见,“新个体工商户”在未来几年将不断增多,并分化出两类人群。一类是通过互联网工具、场景品牌商或者供应链融合的社交零售商,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连接消费者,然后申请成为社交零售平台的虚拟店主,靠一部手机就可以赚钱。另一类是通过知识技能在互联网平台创业的个体。随着电商、自媒体兴起,为电商做图片设计、为网络公司做文案策划、塑造个人IP等市场需求日益旺盛,必将带动新产业、新市场的发展。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经贸摩擦等复杂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下,新个体经济既扮演了就业“蓄水池”的角色,又起到了活跃市场拉动内需的作用。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关口,必须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显然,新个体经济便是完整内需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内需的基础在收入、在就业,而新个体经济在应对疫情冲击时则表现出了巨大的韧性和包容性。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浙江新设个体户63.46万户,同比增长24.79%,其中二季度增幅更达85.70%。“智联招聘”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疫情期间直播经济迅速发展,该行业对于应届生的招聘需求同比增长超过3倍。新个体经济以其庞大的体量和就业带动量成为拉动内需的“定海神针”。

“新个体经济蓬勃发展,还将让更多新的需求点得到充分的挖掘。”郭继强认为,数字经济时代未到来之前,个体经营户面向的群体仅仅是一市一镇,甚至只是几条街上的客户,而如今,资源配置可以突破空间和时间限制,使得一些不可能的生意变成了可能。

一位卖欧洲古董的微商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三线城市里这一类产品的目标客户很小,无法支撑他开起一个实体店铺,而在无限的网络海洋里,他可以触及世界各个角落的“同道中人”,生意越做越大。新个体经济正在变不可能为可能,更多深耕细分领域、圈层文化的新个体从业者成为了拉动内需的生力军。

“新个体经济可以直接缓解当前形势下面临的就业压力,也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载体。”在马津龙看来,浙江特别是温州民营经济的发展是从个体工商户起步的,靠着浙江人对市场的敏锐度和近年来发展数字经济的积累,发展新个体经济,浙江拥有毋庸置疑的先发优势。

淳安村姑主播带货。

新业态

呼唤新治理

目前,“新个体经济”还处在发展初期。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新个体经济”的出现,原有市场结构会发生变化,市场需求也会随之发生变化并催生出各种新业态和新经营模式。未来的“新个体工商户”比传统个体户的发展潜力更大。携带新业态新模式而来的新个体经济未来能否行稳致远,开始考验治理监管方式。

一直以来,这一领域存在缺少关注引导、培训扶持、权益保障和制度规范等种种问题。

不久前,网上流传的要求电商企业进行自查、补缴3年税款的消息,急坏了在绍兴做窗帘生意的微商王蕾。“我们不是不想交,是不知道怎么自查,找谁咨询。”所幸,随后国家税务总局发文严禁征收“过头税费”,但这一过程中暴露出了新个体从业者们缺乏政府部门引导、缺乏完整培训机制的现状。

“迫切需要一些专业的培训,尤其是一些行业规则。我们作为新手,是一知半解的。”陈倩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抱着“赚个饭钱”的心态成为了“闲鱼”平台上的卖家,今年2月以来,她卖出了10余万元海鲜。在她看来,新业态、新模式总是先萌芽,再获得肯定并受到规范的约束,在新个体萌生初期,很需要关注和正确的引导。

今年以来,新就业、新个体的关注度逐渐升温,王蕾、陈倩们期待的系列扶持机制也陆续而来。不久前,闲鱼发布“闲鱼玩家计划”,提供10亿元资源包帮助有粉丝经营能力的个人卖家分享生活态度,孵化个人品牌,以更低门槛成为大学生创业第一站;今年3月以来,抖音也推出一系列扶持政策,开通小店零门槛、低佣金,支持新个体入驻,并结合线上培训课程+线下产业带招商会扶持计划,培训新个体从业者们如何开通小店进行直播带货……

如何保障和完善新个体经济从业者们的各项权益,提升社会认同,也是确保新个体经济行稳致远的关键。

2013年就开始做微商的闫宏伟深有感触。“最早我在QQ空间上发照片卖货,那时候都还没有微商这个称呼。”刚毕业时,闫宏伟很在意社会的认可度,“当时周围的人都觉得微商像是搞成功学的,我就憋着一口气,希望做出成绩得到家人朋友的认可。现在好了,带货主播都能评高层次人才了。”

“一方面要通过加快新职业的发布等为他们‘正名’,同时也要加快完善劳动权益等方面的保障。”在郭继强看来,如何构建新个体从业者们的社会保障体系,以增强他们对未来的信心,也是积极培育新个体、支持自我就业创业所需的一种制度性安排。

郭继强举例道,譬如网约车司机可能服务于多个网约车平台,一位医生可能在多点执业,这些新个体从业者与平台之间的权责关系包括从业者的基本报酬权、休息权和职业安全等,都还有待进一步梳理和重塑。如何寻求新个体从业者权益和用人单位灵活性之间的平衡点,以实现从业者个人、用人单位和社会的多赢,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新创业创富的积极性,已然成为亟需全社会共同探索的课题。

网约车

【专家点评】

拥抱新个体经济

郭继强 

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近年来,在新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之下,一方面,借助数字技术赋能,资源配置可以突破空间和时间限制,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率;另一方面,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共同推动交易关系和社交关系向更低交易成本的形式演化,推动组织形态向更高组织效率的方向变革。

由此,个体从事微商电商、网络直播、自媒体等形成的新个体经济应运而生。组织形式也不断趋向“告别公司,拥抱平台”,以往“公司+雇员”的标准化就业形态,逐步让位于“平台+个人”的新就业形态。

新个体经济的到来,首先应积极开放地迎接,兼容并包地“扶上马,送一程”。新个体经济是中国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新生事物,是技术进步和技术革命引发生产方式和生产结构变迁的客观产物。事实上,改革开放之初闻名遐迩的“温州模式”就是以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经济为切入点的。民营经济大省浙江,在发展数字经济的大趋势中,仍需要紧紧抓住新个体经济发展的新机遇,以新个体经济的先发优势和集聚效应,推进新经济新业态在浙江茁壮成长。

新个体经济的出现,特别是“平台+个人”的新就业形态,也冲击着以往惯常的员工与企业的劳动关系及其权益保障问题。就目前来说,处于劳动关系(雇佣关系)中的劳动者,纳入劳动合同法的调节范围;而网络平台与平台从业者之间的关系,则按照民法的业务合同来处理。在笔者看来,平台从业者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救济措施所包含的内容及其程度,应与平台从业者与网络平台之间的责权关系相对等。

新个体经济的发展,还面临着现行社会保障制度不相适应的问题,如何构建灵活就业和创业的新个体的社会保障体系,以增强他们对未来的信心,也是积极培育新个体、支持自我就业创业所需的一种制度性安排。为此,《意见》强调,要探索适应跨平台、多雇主间灵活就业的权益保障、社会保障等政策。探索完善与个人职业发展相适应的医疗、教育等行业多点执业新模式。

新个体经济发展中面临诸多困难和问题,是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问题,要在不断改革和发展中加以克服和解决。马云曾提醒过:“很多人输就输在,对于新兴事物,第一看不见,第二看不起,第三看不懂,第四来不及”。在发展新个体经济上,同样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免得“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作者系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首席专家)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