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7℃-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的时代我的风》连载(76)丨《那碗茶》 

2020-07-15 08:41 |浙江新闻客户端 |严元俭

第七十六章

那碗茶

 

一碗香茶敬客人,

那是千年民俗送温馨。

茶叶压帖定婚姻,

那是一撮即合讲诚信。

田头举筒倒而尽,

那是乐享天下最爽饮。

五谷归仓来一壶,

那是丰年邀友共欢欣。

 

春浓时一茶一盅轮流品,

那是老茶鬼过神仙瘾。

盛宴后撤盆收筷泡一杯,

那是去腻解酒请医神。

大文人作赋吟诗慢慢啜,

那是有形盏盛无形魂。

好官员提壶续水论古今,

那是清水杯中生祥云……

 

家乡的茶啊历史悠久的国饮,

记史的郎啊怎能不品上一品!

 

鲜活的绿,

持久的馨。

那碗茶名叫江山绿牡丹,

形质如花沁我心。

 

那茶产在仙霞岭,

浙闽交界山深深。

一条路当年黄巢开,

绿牡丹曾贡帝王饮。

 

茶厂暗访掌舵人,

正见一农来咨询。

给利再多也不让他挂名牌,

唯为此农地处低山少瑞云。

 

呀,

见财不卖名,

只保名茶真。

碗中绽放绿牡丹,

四季如初香阵阵!

 

开化的茶歌在上海唱响,

开化的龙顶在北京飘香。

那些促销活动要花多少钱哟,

真是败家子的心肠!

 

不!

先前百万银子助农种茶撒山岗,

可那销路啊却越撒越渺茫。

眼看茶苗密密往上长,

山山岭岭却长出了一片荒凉!

 

现在百万银子助农销茶撒市场,

那销路啊越撒越通畅。

眼看茶价嗖嗖往上长,

山山岭岭竟长出了一片兴旺!

 

一叶山茶百样味,

香香苦苦茶农尝。

吃苦之时叹命苦,

吃香之日感心香!

 

岭上访摘茶,

清明雨蒙蒙。

姑娘们双手胜如鸡啄米,

啄好久得春一把放篓中。

姑娘啊,

你那手腕手指可酸痛?

“采时不觉得,

歇之初呀有点紧来有点绷。”

老板呀,

采茶能否机器换手工?

“手不精选摘,

名茶难成功。”

 

进门访制茶,

屋里香浓浓。

铁锅暗红色,

灶膛火熊熊。

大嫂手做铲,

抓抛在锅中。

炒好一锅暂停歇,

细瞅巧手我泪涌。

天啦,

十个指尖十个泡,

大嫂你可痛?

“炒制之时不觉得,

夜深人静呀忽闪忽闪钻心胸。

只是制茶不敢误,

天明又上工。”

老板呀,

炒茶能否机器换手工?

“手不触锅红,

名茶难成功。”

 

山中一叶春,

山外万杯香。

若问香出处,

草根泪汪汪。

 

莫说悯女言,

且看开心颜。

 

江源三月天,

景景喜人眼。

碧溪把茶乡照得好艳好艳,

云雾把茶乡润得好鲜好鲜。

清风把茶乡吹得好爽好爽,

彩蝶把茶乡舞得好欢好欢。

呵,

春天的茶乡,

茶乡的春天。

 

三月好江源,

人人亮我眼。

茶妹把春天采得好嫩好嫩,

茶嫂把春天揉得好软好软。

茶哥把春天炒得好香好香,

茶叔把春天销得好远好远。

呵,

春天的茶乡,

茶乡的春天。

 

云雾掩茶村,

难遮青色嫩。

爽风一阵过,

揭露半山春。

 

土肥叶片肥,

泉润芽儿润。

水绿叶芽色,

阳和香气魂。

嗬,

千山抖擞竞登天,

那是喝茶提我神!

 

嗬哟哟,

白云亲着采茶女的裙,

清香挤破炒茶汉的门。

山风唱不尽茶人的新,

溪雾腾起了茶村的轮!

 

严元俭,浙江江山人,浙江日报高级记者。农历牛年(1950年初)生,13岁务农,24岁当“草根记者”,36岁调入浙江日报驻衢州记者站当记者。退休后学写新诗,第一本新诗集《心迹》连印8次,好评不断。即将出版的诗自传《我的时代我的风》,以其“独一无二的诗风,独一无二的内容”,在征求意见时深受读者好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