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6℃-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高手在民间 阮义勇唱响清江号子 

2020-07-14 10:33 |浙江新闻客户端-乐清日报 |实习生 王云颖

“啊罗呵,喔啰呵,喔呵罗啊,啊加啰,吔啰哎,啊衣撒啦啦啦啦,噎啰呵……”7月,在阮义勇的理发店内,传出一阵阵清亮高亢的歌声,这声音时而粗犷时而细腻,有激越也有舒缓,刚强与轻柔并举,充满野性、张扬与阳刚。

今年43岁的阮义勇,家住清江镇渡头村,是一名从业20多年的资深发型师,更是一位清江号子传承者。

面朝大海 为歌痴狂

与清江号子结缘,对阮义勇来说,是一种特殊的缘分。2007年,一场以乐清民歌为主题的电视歌谣大赛即将举办,当年快70岁的王必乐老师,在赛前找到了他。得知王老师是《清江号子》的词曲整理者与传承者,还在虹桥民乐团、虹桥巨星村民乐团、清江泗塘村文艺俱乐部等团体活动中担任过大提琴等乐手,阮义勇甚是佩服和尊敬。

“当时,我在乐清也参加过一些比赛,有点名气,我是唱通俗的,对民歌一窍不通,所以,刚开始我挺排斥的。”阮义勇说。但王必乐老师对他信心满满,他说,“孩子,我听过你的歌声,音色非常适合唱清江号子。”王老师当即让阮义勇同意跟他学唱,好说歹说,阮义勇才勉强答应。

第一次拿到歌谱之后,阮义勇试唱了几遍,感觉这首民谣旋律悠扬,曲风高亢,豪放且强劲有力,能激发人的斗志,他被深深地吸引了,从此,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练唱。他爱清江号子爱到痴狂,家人都觉得他“疯了”,甚至有几次,因练唱声太高,遭到邻居投诉。“后来,我就干脆每天6点半起个大早,跑到东塔山上去唱。”阮义勇说。

演艺事业 一路凯歌

在理发店的客人眼里,阮义勇像是个“不务正业”的人,因为他隔三差五就不在店里,不用问都知道,是去王必乐老师那学习了。“老师住在清江,距离市区大约有20多公里,每次一去就是一个上午。”阮义勇回忆,王必乐老师教学时,对每一个音符,每一处呼吸换气,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不放过。经过一个多月紧锣密鼓的刻苦训练,终于,阮义勇的清江号子首秀,在2007年乐清歌谣大电视大赛获得传承奖。更令师徒二人欣喜的是,次年6月,《清江号子》被列入第二批温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2014年,阮义勇作为温州地区唯一一名入选的歌手,参加了由浙江电台举办的廿八都古镇民谣音乐节,受到观众的高度赞赏,演出结束后,各地许多民歌爱好者还特地跑到后台,找阮义勇学唱清江号子。

2015年4月,清江镇的杨建东组建了一支特别的清江号子演出队伍,由阮义勇担任主唱,与清江小学音乐老师郑巨永、李浩,乐清广播电视台主持人陈佳,以及乐清歌手黄武斌一起组成。他们将要演绎的是王志成老师和王毕乐老师改编的无伴奏男声小组唱。

紧接着,在乐清市文化馆副馆长朱琴燕和温州文广新局连旭辉老师的指导下,多次精心排练之后,《清江号子》在2016年世界温州人大会乡音使者大赛上,被浙江省文化厅确定为参加同年11月的浙江省原生态民歌展的选定曲目。

2010年,参加中央电视台乡村大世界栏目;2015年参加温州村晚;2016年11月参加浙江省优秀民歌展演,同年12月,参加浙江省农村文化礼堂群众文艺展演,乐音清扬音乐之城乐清市迎春文艺晚会;还有乐清春晚非遗演出,温州春晚等活动……阮义勇就这样,由南向北,一路精进。

阮义勇(右一)在非遗在景区系列活动上演绎清江号子。本人供图

肩负责任 传承经典

身为传承者,不光要“承上”,还需“启下”。一次,阮义勇去接儿子放学,一位同学跑到他跟前问道:“阮淳景爸爸,您是不是唱《清江号子》的呀?老师说这首歌,唱的是意志与艰难的较量,力量与险阻的抗衡,是我们乐清人自己的民谣,我们都在学呢。”阮义勇听后暗喜,下定决心要把清江号子的精神发扬光大。

阮义勇的《清江号子》也受到了老年人的喜爱。在东塔山上晨练的老人们,习惯亲切地唤他“清江号子”,还请阮义勇带着他们一起哼唱。

“现在,乐清会唱清江号子的人很少,尤其是孩子。我有些自责,也有些担忧。这么好的音乐难道就要失传了?”阮义勇说。出于这样的考量,阮义勇在平时也会留意身边的孩子,寻找有缘人,就像当初王必乐老师找到他一样。

一次偶然,阮义勇发现,侄子阮煜程很有唱歌天赋,学他唱《清江号子》有模有样;外侄戴睿晧(荣获过温州市少儿声乐比赛一等奖、乐清青少年独唱比赛金奖等)对清江号子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跃跃欲试,这让阮义勇的教学信心倍增。

千百年来,围绕清江而生长出来的水上文化内涵丰富,而清江号子更是其中一颗璀璨的明珠。当清江被筑上了三道水泥大坝,建起电站之后,过去吟唱在清江上的号子,似乎也渐渐被水坝上滚滚的江水声淹没。

“孩子们学唱清江号子,会更加有文化自信,能告诉更多的人,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先辈们曾经背负的纤绳,就是生活中的责任与期待,每前行一步,就是通向幸福的未来。”采访结束时,阮义勇意味深长地说,“我不知道它们是否还能活在后代人的基因之中,还会因为一个什么样的因素被激活与继承,但我知道,它们会是是我们永远怀念的根源所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