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6℃-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衢州“以电视问政”的形式拷问县级矛调中心建设 

2020-07-11 08:0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见习记者 黄韵 通讯员 姜毅 叶尔煜

“是事情难解决,还是党员干部主动服务的意识不够?”

  “村里的‘小事’谁来解决?这样的‘软钉子’还要碰几次?”

  “原址重建的承若成为‘空头支票’,老百姓还要等多久?” 

       ……

 

7月8日下午,衢州市以电视问政——《请人民阅卷》节目为载体对相关职能部门、乡镇进行追问,就如何推动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简称县级矛调中心)规范化提升进行电视问政。

 “有关陈仙英家庭补偿问题多次调解没能解决的主要原因在哪?”“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觉得补偿多少金额比较合理?”台上,主持人向龙游县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发出一连串的追问。

对此,龙游县公安局湖镇派出所所长回应道,“陈仙英前夫是今年3月1日在厂里坠楼身亡,经过警方的一系列排查,确定其丈夫属于自杀,在法律关系上并不存在赔偿问题,但厂方要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站在一旁的厂方代表马上接过话茬,“根据厂里商议,我们愿意一次性支付陈女士3万元的补偿款,也会与陈女士的女儿结对子,一直帮助她到大学毕业。”

但是,这与陈仙英要求补偿30万元相距甚远,她站在台上顿时沉默了。

见状,主持人便直奔主题,“陈女士,请问您希望得到怎样的解决?除了补偿30万元,您还有什么诉求?”略作思索,陈仙英说,“我是一位残疾人,前夫意外离开,给我带来很大的打击,本来前夫会支付女儿的一部分生活费,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希望女儿能得到政府的帮助。”就是这一席质朴的话语,戳动了在场不少人的心。

龙游县民政局局长当即向陈仙英表示,“你女儿的情况符合申请困难儿童补助的标准,我们每个月会给你女儿1100元的补助金,一直持续到她大学毕业。”

同时,厂方代表也表示愿意将补偿金额提升至8万元。看到大家拿出了各自的诚意,陈仙英被感动到了,眼中含着泪花,喃喃地说,“谢谢你们,这样的结果我可以接受。”

“请问三位江山市南门路8-1住户代表,你们对原址重建无法实施、可安排到更好地段这一情况能否接受?”主持人话音刚落,其中一名住户就提出了反对意见,其余两名表示接受。

 早在2017年10月,江山市城镇D级危旧房就实现全面腾空,当时江山市南门路8-1的17名住户按照约定各自以租房作为过渡,原本当地政府承诺会在2年之内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没想到因为种种原因这个承诺一直未能兑现。

期间,17名住户曾相继找过住建局、资规局、街道等部门要个说法,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在台上,主持人请上了相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询问他们打算怎么解决。在简单陈述了为何住房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的原因后,相关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共同表态,会尽快给出一个合理解决方案,并于今年年底前解决此问题。

“来回跑这么多次,你觉得这个叫最多跑一地吗?”面对主持人的质问,开化县老干部局局长解释道,“昨天我跑到两位老人家中,把养老金这事给解决了。”

局长口中的两位老人是开化县城的周先生和妻子。周先生曾经在开化县老干部局工作过一段时间,被清退后一直办不了养老保险,为了这事,周先生和妻子先是找到开化县老干部局讨说法,对方让其直接去开化县矛调中心,谁知开化县矛调中心又将“皮球”踢给了开化县人社局,开化县人社局却表示这事还得找开化县老干部。就这样,来来回回,周先生和妻子不知道在三个部门间跑了几趟,虽然最终问题得到了解决,但两位老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们希望县级矛调中心能用心为老百姓着想,真正成为矛盾纠纷的终点站,而不是一个中转站。

衢州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电视问政麻辣味十足,直揭痛点,以此形式对推进我市县级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规范化提升有着积极的作用。同时,我们深刻认识到县级矛调中心建设是打造市域治理现代化的特色亮点,也是做实'主'字型基层治理体系的主要平台,更是展示衢州市打造中国基层治理最优城市的重要方面、重要支撑、重要窗口,今后必须主动而为、全力推进。”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