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7℃-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浙江日报丨慈溪试行“离婚冷静期”8年 为冲动离婚按下“暂停键” 

2020-07-10 07:37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黄珍珍 王波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钱钟书在《围城》里关于婚姻的描述,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

民政部数据显示,近十几年来,离婚率持续攀升,2019年我国登记离婚达到415.4万对,其中不乏冲动离婚。为了减少冲动离婚、维护家庭稳定,前不久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设置了“离婚冷静期”制度,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30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这一新鲜事物引发人们关注。实际上早在2012年,慈溪已率先在我省试行“离婚冷静期”。据统计,8年来,慈溪共有万余对夫妻取消离婚,年平均离婚取消率约40%,离婚率低于全国和全省水平。日前,记者走进慈溪,探访破镜重圆背后的故事。

离婚,你真考虑好了吗

“离婚不就是‘红本’换‘绿本’这么简单嘛,还需要什么冷静期?”每当有人不解时,慈溪“离婚冷静期”倡导人徐海燕总会想起记忆深处的一个场景。

如今已是慈溪市婚姻登记处(以下简称“婚登处”)主任的徐海燕,10年前还是一名窗口工作人员。小小的登记窗口成为婚姻生活的“剧场”。每天,新婚燕尔的喜悦与反目成仇的分离轮番上演。有一天下午3时许,一对小夫妻走了进来,脸上表情一看就是刚吵过架。

“两人都说坚决要离婚,但我一看女的眼睛红红的,男的还不时偷看女的几眼。”凭经验,徐海燕判断这桩婚姻还有回旋的余地。正巧办理登记的人不多,她趁机与两位聊了起来。

“真的考虑好了吗?”徐海燕一句话打开了他们的话匣子。原来,夫妻俩刚结婚不久还没有孩子,平时生活中缺乏沟通、因为琐事常互相埋怨,渐渐小吵变大吵。徐海燕一番劝导后,女方气消了不少,当场就说不离了,但男方还在赌气没松口。女方一看气得又变卦了,嚷嚷着“离就离”。“来回劝了好几遍,到5点多下班了还没和好,只能给他们办了。”徐海燕说。

没料到“剧情”还有反转。第二天一大早,徐海燕上班路上远远看到婚登处门口站着两个人,不时亲昵地牵手耳语。走近一看,原来就是昨天那对闹离婚的小夫妻。一见徐海燕,两人赶忙上前问:“离婚证能不能撤销?我们不想离婚了。”徐海燕哭笑不得地解释,婚登处颁发的离婚证具有法律效应,如果想继续组成家庭,只能重新领结婚证复婚。无奈之下,小两口只能遗憾地排着队去领证了。

“这不是个例。来离婚的很多都属于冲动型。有因为老婆借钱给前男友的,也有因为对方爱玩游戏经常熬夜的,还有抱怨老公沉迷工作在家也把她当员工的……”徐海燕说,离婚原因千奇百怪,过几天反悔又复婚的也不少。随着离婚率的上升,近十几年慈溪复婚人数也在逐年增加。

“冲动型离婚不仅对当事人的家庭生活造成影响,也增加了婚登处高峰时期的工作强度。”徐海燕回忆,当时婚登处仅一个离婚登记窗口,最忙的一天有24对来离婚。由于协议离婚涉及事项多,完成一对登记至少需要耗费半小时,忙的时候工作人员连吃午饭都顾不上。“忙还是其次,就怕手忙脚乱中会出现审核失误的情况。”徐海燕说。

怎么才能减少冲动型离婚,平衡婚姻登记工作量?徐海燕为这事没少琢磨。2012年3月,时任婚登处副主任的她,在网上检索时无意中看到其他国家的一些尝试。“韩国实行离婚熟虑制,夫妻在提交离婚协议书之前,需要经过1到3个月的熟虑期。”徐海燕灵机一动,借鉴这一做法提出以“预约离婚登记”的方式试行“离婚冷静期”,并与慈溪市民政局的分管领导作了汇报。

“当时心里还是很忐忑,省内其他地方没有先例,国内这个做法也很少见。”没想到,上级部门很快同意这一做法。当年4月,慈溪市婚登处开始试行为期一周的“离婚冷静期”,按照预约量分时段合理安排每天的登记名额,同时引导夫妻在此期间备齐登记所需材料、冷静思考婚姻这件人生大事。

缓冲,等待理性的决定

“离婚冷静期”如何实行?多年来,慈溪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做法。记者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旁观体验了一番。

第一步是预约离婚。疫情期间,为减少人员接触,原本位于3楼的离婚预约室被临时安排在一楼大厅。这天上午11时许,一对年轻夫妻戴着口罩走进婚登处,没料刚进来就吃了“闭门羹”。

“离婚?现场没法办理。你们先填个表格预约下,一个星期后如果觉得还是非离不可,再把材料带齐了来办。”工作人员拿出一张“离婚预约登记表”,摆在他们面前。

这张表格很简单,一式两份。除夫妻双方姓名外,标注了办理离婚登记手续需提供的材料明细,如房产证、土地证、离婚协议书等,此外还写明了一周后前来办理手续的时间。预约成功之后,工作人员递给他们一张离婚协议书样本。

“他们没有带离婚协议书,需要回去商量下怎么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与在法院起诉离婚不同,婚登处办理的协议离婚属于夫妻双方自愿离婚,子女抚养情况、财产分割情况、债务处理情况等细节必须在离婚协议上写清楚。日常办理离婚登记时,常有夫妻拿着身份证、户口簿就跑过来了。实际上离婚没这么简单,房子怎么处理、孩子谁来抚养,这些夫妻间的共同事务都需要双方冷静协商。

预约结束,并不意味着婚登处的工作告一段落。“我们会在预约登记时观察两个人相处的状态、进行简单劝导,引导犹豫不决的当事人前往调解室接受专业的离婚辅导。”工作人员带着记者走向3楼的两间调解室,以往这里每天有两名志愿者坐班,提供婚姻家庭辅导服务。疫情期间,根据民政部门统一要求,调解室暂不对外开放,相关服务转到线上进行。

“之前都是工作人员自己调解,存在人力不足、专业性不够等问题。”慈溪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为进一步提高调解成效,2017年3月,慈溪市婚登处引入本地“向日葵公益服务组织”,由婚姻家庭辅导志愿者对处于冷静期中的夫妻展开心理疏导和劝慰, 以免草率离婚和极端行为,通过专业调解挽救更多的婚姻。

在调解室,记者见到“向日葵公益服务组织”创始人之一张巧珍。“我们团队有律师、医生、婚姻家庭咨询师、心理咨询师等50余名志愿者,其中持有婚姻家庭咨询师、心理咨询师等专业证书的有20余人,服务内容涉及法律咨询、情感辅导、心理疏导、危机处理等。”张巧珍说,调解中志愿者会引导当事人各自陈述婚姻家庭中存在的问题,挖掘双方内心的需求,最终给出合理的意见与建议。

“我们并不是一味劝和,而是通过分析当事人面临的婚姻状况,让他们冷静下来权衡离婚对各自家庭、孩子的影响,最终作出理性决定。”张巧珍认为,当事人在现场进行调解后,才是真正冷静期的开始。冷静给濒临破碎的婚姻一个缓冲期,给“可离可不离”的人一个考虑的机会,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决定离婚与否。

冷静,并非只是“设卡”

“起初我们试行‘离婚冷静期’这一做法时,曾担忧市民一时无法接受,但实际情况比预想的效果要好。”慈溪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认为,慈溪之所以能试行成功,原因在于办理离婚登记过程中始终坚持自愿原则,慎重把握冷静期适用范围。

该负责人透露,慈溪当前试行“离婚冷静期”并不是“一刀切”,会根据当事人实际情况具体分析。“有家暴、赌博等恶习的,或一方有严重过错而对方主张离婚的情况,冷静期就不适用了。”他告诉记者,对于材料齐全特意从外地赶来离婚的、已经分居较长时期感情确实已破裂且劝解无效的当事人,一般也都给予当场办理。

我们看到,张巧珍的电脑里保存着以往的调解照片,和好的夫妻有的相拥而泣,有的笑容灿烂。采访当天上午,根据预约安排8对夫妻办理离婚登记,最终仅4对到场办理手续。

据统计,试行“离婚冷静期”以来,慈溪市离婚率一直保持在稳定状态,平均每年预约离婚的有3000对至3500对左右,实际办理仅1700对至2000多对,年平均取消离婚比例约40%。2019年,慈溪离婚登记共1988对,法院起诉离婚486对,离婚率为2.40‰,低于全国和全省水平。

“西方国家离婚率居高不下和发展中国家离婚率持续上扬,是当今社会婚姻家庭关系的一个显著特点。”浙江省婚姻家庭协会会长谢需认为,冷静期的最终目的并不是给“离婚”设卡,而是为了让当事人树立正确的生活态度及婚恋观念,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构建和睦的婚姻家庭关系。

“冷静期间,一个月能做什么?这是目前最需要考虑的问题。”谢需认为,慈溪在冷静期中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婚姻家庭辅导服务的做法值得借鉴。据介绍,早在2008年浙江已开始试点婚姻家庭辅导服务工作,目前全省104个婚登处已实现婚姻家庭辅导服务工作全覆盖。她认为今后全面推行“离婚冷静期”,还需进一步加强婚姻家庭辅导志愿者的专业化程度,通过统一的线上婚姻家庭辅导平台,助力更多家庭破镜重圆。

对于明年即将施行的“离婚冷静期”,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黄新发律师更为关注的是具体的实施细节。如冷静期间撤回离婚申请的形式如何定,冷静期满后一方因为生病等不可抗力无法在30天内到现场登记怎么办,离婚协议能否在正式离婚登记时作出修改,如何避免冷静期中的二次家庭暴力等。他期待有关部门出台详细的实施细则,促使“离婚冷静期”真正有效落实 。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