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多云35℃-25℃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马化腾和陶华碧的这个“摇滚”夏天 

2020-07-09 10:00 |《浙商》杂志 |倪敏

两强相遇,皆大欢喜。

她是贵州人,在她20多岁时,丈夫意外去世。1996年,大字不识的她已经49岁了。但她要强,更要养活儿子。之前卖凉粉时发现自己调的辣酱很受欢迎,因此这一年她从村里借了两间屋子,办起辣酱加工厂。

多年后,她创造的品牌与茅台齐名,成为“国民辣酱”。虽然公司的产品不多,常年畅销的也只有风味豆豉、辣酱油、香辣菜等为数不多的几款,但其产品不仅国内畅销,还卖到了国外,年度总营收突破50亿。2020年5月,她以90亿元的身价位列新财富500富人榜的第350位。

虽然丈夫都英年早逝,虽然都有儿子,但她不叫董明珠。她叫陶华碧,老干妈的创始人。

上世纪90年代,改革的春风吹满神州大地。在陶华碧创立老干妈两年后,距离贵阳1000多公里的深圳,一位27岁的年轻人联合同学创立了一家计算机公司。第二年,也就是1999年,这家公司模仿国外一款名为ICQ的即时通讯软件,开发了OICQ。OICQ推出后,广受国内用户欢迎,注册人数高速增长。

人怕出名猪怕壮。很快,OICQ就被ICQ告了。这个名字不能用了。但名字风波的压力只是其次,因为软件是免费给用户使用的,尚未找到盈利模式,而服务器托管费等费用却是实实在在的成本。2000年,互联网泡沫来袭。他曾想以60万元的价格卖掉这个软件。但因种种原因,未果。后来,这款改名为QQ的软件成为“国民软件”。

2020年6月,这个名叫马化腾的广东人以3200亿元的身价位列全球百强企业家第22名。

尽管都是在出生、长大的省份创业,都凭过硬的产品白手起家,在各自领域内做到顶尖,也都很低调,但“不打广告、不融资”的老干妈与以“企鹅”为标志的互联网巨头腾讯之间,似乎产生不了过于激烈的关系。

But,活久见。

2020年6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财产保全裁定书,将小马哥和陶妈妈放到了同一个热点下,让这个夏天散发出“摇滚”的味道。

于是,又一吊诡的事件诞生了。

从时间线上看,这个事件并不复杂,但其中反转和疑点着实令人惊讶——

2019年3月,腾讯和老干妈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推广老干妈油椒系列产品。

同年4月,腾讯旗下QQ飞车手游正式对外宣布,老干妈将成为QQ飞车S联赛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

10月份,QQ飞车上线老干妈推广活动,如用户登录后送老干妈合作专属套装(虚拟)、完成比赛可获得“老干妈礼盒(虚拟)”。

2020年3月17日,腾讯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正式在深圳南山区法院立案。

之后,腾讯以老干妈拖欠广告费为由,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1624多万财产。4月24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同意腾讯的财产保全申请。

6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这份财产保全裁定书,经媒体和网络发酵,迅速成为热点事件。

腾讯方面表示,其已完成合同约定的推广活动,但老干妈未按合同支付广告款,且多次催办无济于事,才不得以进行起诉。

当网友们因此挤兑老干妈时,6月30日老干妈方面发布声明称,从未与腾讯有过商业合作,也未授权他人跟腾讯合作,腾讯肯定被骗了。对此,他们已报案,公安机关已于6月20日立案。

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报称,抓到嫌犯了。曹某、刘某利、郑某君三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达成合作,目的是获取配套赠送的游戏礼包码,通过非法倒卖礼包码获利。3人已被依法刑拘。

老干妈方面表示,腾讯从没向他们催收过广告费,他们是接到法院通知书时才知道这个事情。

这个反转让腾讯被网友“群嘲”,认为企鹅“翻船”了,其他企业也借机蹭热点。

腾讯的反应也很快,迅速开启“自黑”和“憨憨”模式,以退为进,迅速将自己形象定位为“傻白甜”,用“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等言论以及视频,挽回在舆论中的下风位置。腾讯还表示,向网友征集线索防范类似事件,并自筹1000瓶老干妈作为奖励。

7月2日,天猫老干妈旗舰店推出“1000瓶老干妈辣椒酱大客户专属”链接,疑似回应腾讯征集线索的行为。

不过,老干妈方面再次回应,这是代理商干的。旗舰店推出的活动不代表老干妈的立场,也与老干妈公司无关。

总结一下就是,腾讯说我确实给你做了广告,确实没收到一分钱,于是我发起民事诉讼。老干妈说我确实没跟你签合同,合同确实是假的,此事已成为刑事案件。

虽然经过以往多起反转事件的熏陶,网友们对各种反转已经有所习惯,心理素质得到了大大的提升。但是,面对该辣酱广告事件呈现出的种种吊诡之处,大家还是有点瞠目结舌。

虽然看似热闹,自事件曝光后,双方回应也很快,但核心信息并非由这两方发声的。腾讯方的核心信息来自南山区的裁定书,老干妈方的核心信息来自双龙分局的通报。

现实为何常比小说更传奇更离谱?小说仍有作者想象的边界在,现实的边界融合群体和个体的人性,边界更广,隐秘的角落更多。

腾讯尚未解释为何没有收取定金,广告费全额拖欠至今,也没有回应是否可能里应外合,内部管控不严,也没公布任何在发起诉讼前跟老干妈有过沟通的证据。

老干妈也没有解释为何在推广活动中,出现了为活动定制的辣酱。难道是嫌疑人找“伪工厂”做出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疑问等待揭晓答案,例如——

按照道理,今年4月腾讯发起诉讼后,老干妈就会受到开庭通知书,为何老干妈会说6月才知晓此事。老干妈可以不到庭,但如果都没确认其收到开庭通知书,就可以做出裁定吗?

去年腾讯启动老干妈的推广活动后,在媒体及微博等平台有过很多曝光,难道老干妈的管理层没有看到吗?难道素来维护自己品牌权益持续进行打假的老干妈,不再珍视自己品牌,或者说连起码的市场信息监控都没有吗?如果有看到腾讯在进行推广,为什么不进行干预,跟腾讯了解此事?

三位中年人为何能相中年轻人才玩的QQ飞车?从实际来看,倒卖游戏礼包码并不能获得巨额收益,为何他们要铤而走险?在推广过程中,老干妈的素材和产品呈现非常到位,他们从哪里获取的本应是老干妈内部的资源?

如果最终证实腾讯确实被骗了,作为一家市值超过5万亿港元的超大型企业,腾讯在商业流程和内部管控上到底存在什么问题?跟老干妈之间事先到底有没有沟通过,为何看起来是通过网络公开发声,以及法院与警方的公文在进行对话?

此次事件还有许多细节等待揭晓。目前最新的动态是,7月3日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在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检察机关已依法提前介入老干妈公司被伪造印章案。

可能后续还会有更多答案公布,也可能就不了了之,因为此前这种不了了之的事情也并少见,而且网友对于热点的追逐一般也就维持在两三天。没有了舆论的加持,事情的进展可能会变得很慢。也可能会有个结果,但也是无关痛痒的结论。

不过,在真相水落石出,或者说盖棺定论之前,其实老干妈和腾讯目前并没有损失多少利益,反而赚了一波眼球。

如果最后结论是腾讯被骗了,或者因其他原因腾讯撤诉了,去年老干妈那波推广就成免费了的。岂不乐哉?

此次事件爆发后,老干妈“不贷款、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的硬气形象再度被广泛提及,其质朴但不低头的形象跃进广大消费者的眼帘,不啻是又一次免费的广告宣传,强化了它不做广告的“人设”。

据说,这几天老干妈网店的辣酱卖爆了。

对于腾讯来说,因为一系列快速精准有效的回应,也赚到了一波眼球。很多网友表示,之前都没听过QQ飞车这个游戏,看到这个新闻才特地去下载看了看。

6月29日腾讯股价为486港元/股,截至7月3日收盘,其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达到524.5港元/股。也就是说,在事件发酵的5天时间内,其市值上涨了3678亿港元,达到50108.88亿港元,刷新历史纪录。

3678亿港元,折合成人民币为 3353亿元。对比3353亿,1600万真的是“小case”了。虽然这1600万腾讯是吃亏了,毕竟为其他品牌做了广告,投入了人力和资源,但没收到钱;虽然腾讯市值的上涨不一定与此次事件能够形成对等关系,但股市是市场情绪的折射,所以腾讯也不能说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在这个事件中,看起来一个被骗了,一个被冤枉了。但从某个角度来看,他们都没有输,反而是双赢。

但是,这样的“双赢”和“皆大欢喜”有一个重要前提,那就是腾讯和老干妈都是强者,都是知名品牌。如果腾讯对阵的是一家小公司甚至是创业公司,结果会怎样呢?如果是一家人微言轻的广告公司来告老干妈,结果又会怎样呢?

对于广大吃瓜群众来说,这个事件给我们的启示是: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至少应该做到三点:身体健康;有特长;能赚钱。有这三点做保障,方可驰骋在商海和人世间,不至于太落魄,不至于人善被人欺。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