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多云35℃-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以岛为家 以村民为家人 海岛民警魏坤十年青春守一方平安 

2020-07-09 08: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何伊伲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舟融体) 支奕 王占龙

10年前,17岁的他第一次来到舟山市普陀区东极镇,望着稀少的人烟、落后的设施,他暗下决心“要让海岛更美、老百姓更安心”;10年后,昔日偏远海岛变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旅游岛”,他守卫海岛的初心和行动却从未改变。

他,就是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分局东极派出所民警魏坤。

2019年1月,公安边防部队集体转隶后,魏坤脱下“橄榄绿”换上“藏青蓝”。从新兵到士官,再到如今的人民警察,他始终以岛为家、与礁为伴,守护一方平安。远离陆地、交通不便、环境艰苦……愈发磨砺出他奋战一线的决心。其间,他还被评为2019年度“全国优秀共青团员”。

训练中的魏坤 (本张照片由本人提供)

村民的身边人

从沈家门半升洞码头拔锚起航,经过两个多小时颠簸,记者到达了东极派出所驻地庙子湖岛,见到了魏坤。这个27岁的安徽小伙,给人的第一印象:个头不高,身板挺直。

还没说上两句,魏坤跳上船,把两个信封放置到舱内便民服务点。原来东极外来人口多,只要有人要办临时居住证,就致电魏坤“跨海”帮忙办理。本岛上办好一批后,魏坤就委托岛际往来船班送证上岛,让大家“一次也不用跑”。也正因此,在东极,魏坤的手机号码几乎人人知晓。

“今天的风浪有点猛啊。”

“这算好了,去年台风‘米娜’期间,浪拍上来有20多米高呢!”与魏坤同行的,还有头戴粉红鸭舌帽、身套粉红马甲的渔嫂吴爱琴,她经常跟着魏坤一起巡逻。说起那场强台风,吴爱琴打开了话匣。

去年,台风“米娜”在东极海岸肆虐。一个巨浪下来,庙子湖客运站的玻璃窗和室内桌椅全被打掉了;又一浪拍下来,一处堤坝塌了,村民堆放在简易棚里的渔具连同碎砖、石块散落一地。

“阿坤,路被堵死了,怎么办啊!”吴爱琴看到这一幕,忙给魏坤打电话。正在值班的魏坤向派出所汇报后,带人冲下来救援。头顶狂风暴雨,身边惊涛拍岸,魏坤二话不说,争分夺秒搬砖移石,把村民的东西“抢”回来。

突然,一个浪头压下来,魏坤差点被卷了进去。“阿坤,快上来,不要干了!”村民们大声喊。“我没事。”魏坤抹一把脸,继续战斗。直到晚上7时许,抢险救援工作完成,魏坤脚下的鞋子因浸泡在水里,变成了“水靴”。

说话间,魏坤的“热线”响了。“你的‘热线’这么火爆,半夜打进来怎么办?”记者忍不住发问。

“村民打来肯定有事,再晚也要接。”魏坤说,他到所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门认亲”。这些年来,他隔三差五带上水果和营养品,上门访群众、唠家常。

魏坤和村民们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舟融体) 王占龙 摄

游客的贴心保镖

“小魏啊,每天巡逻都要经过我家民宿。刚来那会儿,看着和学生一样,现在越来越成熟了。”记者跟着魏坤巡逻到鸿升客栈,老板娘陈代英一见到他,忍不住打趣。

去年8月,南风天,日头毒辣,东极旅游却很旺。风大浪急,客船在码头连续多天靠不了岸,只能转到北面的旧码头靠泊。一边是上岸游客拎着大包小包,看着面前尘土飞扬的长陡坡傻了眼,另一边是坡上返程的游客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魏坤眼尖,想了个法子——在现场搭起了帐篷,边安抚游客边维持秩序。

陈代英回忆,她看到魏坤手臂晒脱了皮,可还是面带微笑,耐心地做着解释工作。4天后有人突然指着魏坤大笑。“阿拉凑过去一看也乐了。阿坤笑了4天,笑出的褶子日头晒不到,放松下来,黑脸上留下一条条白折痕,阿坤变猫啦!”

“阿坤啊,就像是电视剧《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天天对着人笑。”陈代英说,即使面对游客的刁难和群众的不理解,他也能耐心化解。

“不好啦!不好啦!有人不见了!”看到魏坤在巡逻,附近蓝色海湾民宿老板娘曹海红寻求帮助。原来是两名住店大学生上后山观海迷了路。了解详情后,魏坤带人去救援。

魏坤一边走一边和迷路的大学生连线,然而后山信号不好,通话断断续续,根本听不到有效讯息。而且山上没路,蛇虫鼠蚁藏在齐腰的茅草和灌木丛中。魏坤冲在前方大喊,还拿着警棍打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从树丛中把人救了出来。

“晚上一般巡逻到11时,旅游旺季要等游客全部安置完才下班。”魏坤觉得,游客好不容易来一趟,必须得把当地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魏坤和渔嫂指导当地经营户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舟融体) 王占龙 摄

浪尖上的英雄

海岛天气变化无常,刚才还是晴空万里,骤然间就下起雨来。沿着海岸线一路前行,远远看到山坡上国旗飘扬,魏坤指着说那就是东极派出所。

走近,“离岛不离心,苦干不苦劳”的鲜红标语,与斑驳的外墙形成鲜明对比。荣誉室里,在一面锦旗前,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去年8月的一天,凌晨3时许,魏坤接到出警指令:东极东福山西南海域,一艘渔船作业时撞上海面无人岛山体,漏水严重,船上13人等待救援。接到消息后的魏坤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他迅速启动海上应急救援机制,联系应急船舶出海救援。

站在救援船上的魏坤瞪大眼睛搜寻海面,并和报警渔民保持通话,安抚他们穿好救生衣、备好救生艇。

一个小时后,魏坤到达遇险渔船附近。此时,船体已经倾斜并半沉在海面,船尾甲板上渔民正等待救援。

当时正值涨潮,天还下着雨,海上能见度低、风浪大,给两船靠拢增加了难度。

魏坤心急如焚,冒着危险站在船头引导,试了十余次终于用缆绳拴住船,和同事一起将渔民营救到救援船上。“快上来!”魏坤拉一个数一个,突然发现人数不对。

“船老大和他弟弟还在驾驶室。”一个获救渔民说,两人不甘心船舶沉没,试图继续留在船上。

“船要沉了,上来啊!”魏坤用尽全身力气呼喊,舱内两人充耳不闻。船老大甚至将连着两艘船的缆绳解开扔了回来。

危急关头,魏坤咬牙跳上遇险渔船,进入驾驶室,他苦口婆心地劝说:“船沉了还能再买,家里老婆孩子还等着你们呢……”“不用你管!”船老大态度坚决。

魏坤心一横:“你们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船老大没想到民警比他还执拗,终于放弃遇险渔船,登上救援船。

就在三人回到救援船后10分钟后,遇险渔船沉入大海。“幸亏你把我们劝了上来,不然船没了,阿拉兄弟俩也没了。”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项氏兄弟一阵后怕。

魏坤(第二排右一)和同事以及渔嫂一起巡逻 浙报融媒共享联盟(舟融体) 王占龙 摄

跟着魏坤走在岛上,时不时会有村民跟他打招呼。10年来,魏坤出警700余起,走访群众2000余次,救人20余人次……他说:“每天走在街上听到有人‘阿坤’‘小魏’叫个不停,心中就会暖暖的,也许这就是职业荣誉感吧。”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