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7℃-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的时代我的风》连载(69)丨《那宝器》 

2020-07-08 09:20 |浙江新闻客户端 |严元俭

第六十九章

那宝器


听得懂风之语,

看得到千万里;

脚不动也能到国外,

手不伸也可拿东西……


啊呀呀,

多谢这个时代,

让我也有了些神话中的宝器!

感恩这个世界,

让我见识了许许多多的神奇!


电视是妻的宝器!

关心温度晴和雨,

天冷了不忘给孙孙添件衣……


电脑是我的宝器!

那里藏着心爱书,

那里待着保健医……


儿媳的宝器是手提!

那里有浇花的春日雨,

那里有园丁的切磋题……


儿子的宝器是手机!

上情下达及时雨,

下情上报现场记。

前几年虽隔万里援疆去,

也能够夜在掌心会爱妻……


拥有宝器的家呀,

全球几十亿。

尚无的渴盼有,

已有的求升级。

这时代,

谁愿意耳堵塞呀眼遮蔽!


你听那大山小溪,

无不在呼唤宝器!


真的?

真的!


一九九八衢州六千干部下乡去,

问农民最缺啥东西,

那回答呀令多少干部出奇不意:

不缺米呀不缺衣,

最缺的就是助人发财的好信息!


农技信息一短缺,

时代怪我亏待了祖宗田呀祖宗地,

地球怪我亏待了家乡山呀家乡溪!


农产品销售信息一短缺,

粮田怪我贱了谷米,

果山怪我烂了桃梨,

栏舍怪我毁了猪鸡……


百姓的缺和盼,

好官的给与干!

衢州创建“农技110”,

让宝器上山下地进畜栏。


那豆芽哟已用温水沤了几世纪,

陈昌宝竟然敢抛弃。

沙土种豆芽,

长个碧绿体。

上市价比水沤货贵了一倍呀,

他连连向“农技110”报大喜!


耕牛误吃腐烂橘,

倒地奄奄一微息。

乡里兽医尚未见过这阵势,

翻遍医书唯叹气。

“农技110”啊,

请问是否有法医?

不用开刀不用药,

快把那牛肚用劲踢。

啊呀呀,

仅仅踢出几个屁,

那耕牛竟然慢慢苏醒又站起。


好信息!

灵信息!

我时刻捕捉那宝器逞威新足迹,

向更多的农友快传递。


不向毁田拆房要厂区,

不向子孙后代要燃气……

打开高校和科研院所信息库,

那紧缺资源多得让你常惊喜!


真的?

真的!


那“龙绿”尝了宝库新科技,

一举省了百亩建厂地。

那“常化”吃了宝库高科技,

“吃煤虎”变成了“省能鸡(机)”。


无云夜呀天上星多人难计,

有宝人呀经商智多星难及。


真的?

真的!


捞虾下沟溪,

买钢到北地。

陈天豪啊,

颠颠倒倒获大利。

他搜索天下信息,

有一条过目狂喜:

北方急需一特材,

竟睡南国仓库里!


龙游千山万棵梨,

春风一到香百里。

往年花谢随风去,

落地纷纷变浊泥。

花儿花儿你莫谢,

请你入瓮应人急。

那购者远隔海峡是台商,

多亏了网络牵线传信息。


中国第一个网上粮市在哪里?

莫以为在吃粮大城,

莫以为在产粮基地。

而是在我的家乡啊,

粮商们坐在电脑前用鼠标点点,

就点醒了北国南疆的仓仓谷米。


宝器进巷村,

社会向和稳。


真的?

真的!


村财积万金,

静夜扰千心。

怎不扰心呢?

财主是大众,

管钱只一人!

莫忧心,

莫忧心,

请你打开村网页,

财来财去迹可寻。


东街西巷出纠纷,

长棍短刀恐对人。

围观的群?

拍照的群!

信息传出救兵到,

好风阵阵驱恶云……


宝器到了妖魔手里是妖器!

隐隐黑客窃隐秘,

丑丑鬼魅美无比,

伪伪水军造民意,

诈诈大师骗金币……


宝器宝器,

普天下谁不爱你!

正需求铺天盖地,

负需求昏天黑地,

正正负负,

争天抢地……

泥沙俱下的时尚潮啊,

搅了个混天沌地!


宝器宝器,

新宝器领跑新世纪,

新世纪争造新宝器。

那是今天上甘岭啊,

寸土必争新阵地!

那是今天丝绸路啊,

同赢共进大福地!


宝器宝器,

宝器的时代,

时代的宝器。

用快了用好了就跟上了时代,

不去用用不好会被时代所弃。

那一条条醒世乐世美世的信息,

新闻人不断向父老乡亲们传递。


严元俭,浙江江山人,浙江日报高级记者。农历牛年(1950年初)生,13岁务农,24岁当“草根记者”,36岁调入浙江日报驻衢州记者站当记者。退休后学写新诗,第一本新诗集《心迹》连印8次,好评不断。即将出版的诗自传《我的时代我的风》,以其“独一无二的诗风,独一无二的内容”,在征求意见时深受读者好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