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多云36℃-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高考作文大家写!三位初中生的高考同题作文 你打几分? 

2020-07-07 15:35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纪驭亚 通讯员 李胜男

资料图

今天中午11点30分,2020年高考语文科目考试顺利完成。

每年的作文题,都是高考首日大家的热议话题。今年,浙江的高考作文题是要请考生们谈谈“人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家庭可能对我们有不同的预期,社会也可能会赋予我们别样的角色。在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中,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难免会产生。对此,你有怎样的体验与思考?写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看法。

刚刚,杭州建兰中学三位今年刚初三毕业的同学给浙江新闻客户端发来两篇他们刚刚出炉的高考同题作文。

高考作文由初中生来写,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一个背影

杭州建兰中学 909班 李至博 指导老师 谭佳媛

生命是时过境迁中的多重坐标吗?生命是汇聚了多重期许的纷乱结晶吗?如果生命在时代中有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身份,有不同的坐标,那么这是否又会太过复杂,太过纷乱?

一个人在某些人眼中是诗人、哲人。在另一些人眼中是暴徒、小人。因此所谓的坐标无非是他人的臧否,他人的歌颂,他人的诬告。所以生命所对应的本质身份就掌握在市井烟火中,掌握在书写汗青中,掌握在一个冷眼,一句讽刺,一本传记,一个坐标中。这样的生命有多个坐标,这样的生命没有灵魂。因此生命的真实身份只是一个点,干净通透;只是一张白纸,明了清朗;只是一首诗赋,酣畅淋漓;只是一个背影茕茕孑立、踽踽独行。因此人没有多重身份,它唯一的坐标就是生命本身。

遥观春花秋月,感叹清秋梧桐,诗人如何?帝王又如何?李煜无非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踏遍黄沙万里,周游东周列国。儒士如何?圣人又如何?孔子无非是入定的闭目者,行走的呼告者。他们痛苦万分,他们肝肠寸断,在时代的身份重新定义中,在时代的百家争鸣中,他们的身份在不停的更替,因此他们在不停经历落差,在不停地苦苦挣扎。我是千秋君王,诗人墨客竟然成为了阶下俘虏,桀纣之君?我是忠义之士,百代君子竟然成为政客们所排斥的对象,还要我低身下气地游说列国?因此可见他们两人还没有悟透生命,或者说还没有意识到生命的独立性,因此在不停的社会臧否中感慨万千。

所以要明白生命的单一性就要先明白“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看似这句话高深莫测,这句话难以接受,但其实这句话最淋漓尽致展现了生命宇宙,最直接明了揭露万物真谛。

通俗来说,一切的物体都会改变它的性质,所以人永远不可能真正拥有一样事物。千秋万岁是空,因为千秋之后早就改朝换代何来万岁?写文作诗是空,因为宏观来讲,诗不过是一堆符号的堆砌,而诗中的大气磅礴或柔情似水除了诗人本身,还有谁能切实感受。因此这些都会随着生命的消逝而褪色。赤裸裸来到世上,赤裸裸离开人世。因此在红尘中的多重身份是否太过可笑,那些因为他人臧否而束身修行,足履绳墨的君子是否又太过荒谬。一切都是虚无,一切身份与坐标转瞬即逝,因为在生命本身面前,这些坐标毫无价值。

因此我说生命的唯一坐标就是其本身。这是一种无羁无绊,无绳无锁的境界,在这个境界中没有身份就是拥有一切身份,因为对于生命而言,它的未来有一千万种可能。

庄子的逍遥浮世,与道具成,与造物同体,与天地并生展现了他的生命独立。庄子不是一个哲学家,庄子不是一个文学家,因为他明白这些都是云霓乍接或天光偶合,庄子就是庄子,生命就是生命。因此庄子只有一个身份,他才能无牵无挂,游于南冥北海。他不在乎世人的眼光,甚至打破了人与物的界限。他丢弃了一切坐标,一切身份,让自己成为蝴蝶,让自己成为鲲鹏。因此这样的庄子,展现了最为自由的生命,最为美好的生命——摒弃一切身份。

我们不妨再深入一些,生命没有身份因为生命就是生命。倘若不明白,就会一直在身份与坐标的杂乱变化中悲喜。在家庭中,你是家中的希望;在社会上,你也许只是一个小小的白领。这种身份落差会让人迷茫。但是倘若明白了希望与白领都是“空”,只有你自己才是“真”,那么便可以体会尼采的生命哲学。

人,抛开一切后,就只是赤裸裸的生命。而赤裸裸的生命才是最为高贵,最为独立的。因此尼采提出了你自己就是自己的上帝。在那个上帝已死的时代,没有人还记得“人”,只记得死去的上帝与不停的祈祷。这种形而上学的崩溃是十分恐怖的,没有了信仰,生命便失去了依靠。但尼采却看透了信仰也是“空”,唯一永恒的坐标就是生命本身的意志,因此他重建了形而上学。谁是上帝?自己就是。生命就是。

没有了身份,悟透了空。拥有与不拥有就是等同的。因此抛开一切身份,一个生命可以成为任何事物,上帝、蝴蝶、哲人……因此生命不倚万物,只依靠自己;生命看透万物,只有生命。这样就达到了没有坐标,没有红尘,没有臧否的境界——自由的真人。我想当初庄子所言的真人也便是这个意思吧。

人生永远由自己的生命主宰,一切的功名,一切的冷眼无非是匆匆过客。忘记了时变境迁的身份更替,摒弃了一切的纷乱坐标。两袖清风,干净利落的一个生命展现在山水之间。

一个生命只有一个背影,这个背影亘古不变,这个背影自由无羁,这个背影独一无二。

承家国之责,守自我之性

杭州建兰中学 912班 卢思诚 指导老师:林丽丹

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有如下描述,“我们的格局不是一捆捆扎清楚的柴,而是好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生的一圈圈推出去的波纹。”诚如斯言,在此般差序格局之中,人虽是独立的个体但却不孤立,我们既承载着至亲父母的殷殷期盼,又将承接实现中国梦的接力棒,迎接外界的挑战。时代对青年的呼唤,从未如此强烈。

而在我们青年的人生坐标中,却似乎没有如此多的限制,我们于悲时低吟“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喜时漫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身处顺境,则不滞于物,好竹林七贤之不羁猖狂。囿于困境,则未困于心,喜苏子瞻风景不转心境转之泰然。

而在现实社会之中,这些期望犹如泡影。存于理想与现实的落差,自小县城走出的我深有体会。前段时间北大官微中“哪晓岁月蹉跎过,依然名利无双收”引发网络热议,“小镇做题家”“后浪”等话题亦引人深思,在多元化的社会,传统意义上的成功和家庭与社会对我们的期许不断受到挑战,究其原因,既有青年人对自我价值的重新审视,亦有落差的聚合所导致的尖锐的社会矛盾。长期固步于象牙塔中的我们,难免有乌托邦式的幻想,但在这一山放出一山拦的社会大浪中,只得被推裹着前行,前路如此渺茫,谁又有说出“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的自信?这是我们所面对的现实;而村上春树曾说,“我不能抛弃心,我想无论它是多么沉重,有时是多么黑暗,它却时而可以像鸟一样在风中曼舞,可以眺望永恒。”这是我们所信奉的理想,前后现实与理想的反差如此强烈,于是观之,错位与落差在所难免。

然而行文至此,细细思量,难道这真是在所难免的吗?萨特曾写到:“人始终处于自身之外。”词人杨慎以悠悠世外情抗拒落差,在家道中落后吟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耶鲁大学毕业生秦玥飞以拳拳爱国心抗拒落差,回乡成为村官造福乡梓;科学大家邓稼先以赤子报国意抗拒落差,开我国核武器之先河。于此可得,我们所感到的落差不过是因为以小我之局限目光去度量这个世界,有成为螺丝钉的不甘,有走出象牙塔的恐惧,倘若我们在个性之上放置国家责任,亦或是将个人之梦融入中国梦中,曾经的沧海一粟可在瞬息间璀璨夺目。在自我个性与社会共性间寻求某种平衡,随大浪而去时和而不同,持个性而行时不惧孤步,与中国甚至世界美美与共,摆脱“精致利己主义者”的桎梏,承家国之责,守自我之性,何乐而不为?

望吾辈青年能持“日拱一卒无有尽,功不唐捐终入海”之精神,融小我之梦入华夏复兴之梦,化错位落差为美美与共,承家国之责,守自我之性,勇敢地走出象牙塔,寻找自己的理想国。

入世,但不世俗

杭州市建兰中学 902班林可欣 指导老师:李胜男

在社会生活中,我们的理念,我们给自己的社会定位偶尔会与这个社会赋予我们的背道而驰,有些人会选择效仿弹着《广陵散》击着缶,将自己与世隔绝的竹林七贤,做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而有些人会选择一心入世,接受社会赐予的一切,自此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与定位。

而我觉得,当个人与社会对各自的想法有落差的时候,我们应该以积极向上的姿态拥抱生活,用宽容的心胸包容社会的一切差异性,但同时坚守自己一部分正确的向上的生活理念,做一个“入世却不世俗”的人。

“东篱过后,莫为南山”,做一个入世却不世俗的人,在于不逃避社会生活与理想生活的差异,不憎恶社会定位与理想定位的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海子内心对世界怀有太高的期望,以着近乎严苛的态度审视着这个世界,因此写下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以梦为马,不负韶华”的诗句,但也因此决定了他卧轨自杀的悲惨命运。“离群索居者,不是神明,便是野兽。”这是梭罗在《瓦尔登湖》里如是写着,如果面对命运的不公,人生的的落差,社会生活的失意不能做到面对,而是匆忙逃离社会,则这类人,要不会成为勉强度日的野兽,要不会成为向死而生,无欲无求的神明。

“鸢飞戾天者,究其一生,未谋其心”,做一个入世却不世俗的人,在于不将自己完全置身于社会生活,给内心留一方属于自己内心的净土,坚守着正确向上的生活理念。吴敬梓在《儒林外史》里塑造了极力追逐名利与荣耀的儒生群像,也正是在警醒我们:人之本心,莫失莫忘。人终其一生为什么而活?为人生的圆满幸福,为自己内心的从一而终。为了前者,我们入世,为了后者,我们坚守。

“人生是无数个连续旋转的刹那,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做一个入世却不世俗的人,我们要拥抱生活,拥抱生命,不逃避却坚守。如今风靡网络的李子柒,她向往着传统古朴的生活,但她没有选择逃避摩登忙碌的现代社会,反而选择了用现代化的镜头记录静谧传统得充满希望的生活。她入世吗?是的,她用视频,用镜头融入了现代生活。她世俗吗?并没有,她在纷乱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学会了宁静,她找到了自己的内心源头,在充满人烟气的乡村,听着晨间的鸡啼,入夜的蝉鸣。是的,她入世,但她不世俗。

当人的理念与社会生活有所落差的时候:我们应该去面对,去包容人间可能出现的任何一抹需要忍受的色彩;但我们也应该活出自我,绘出独属于自己的绚烂色彩。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