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7℃-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的时代我的风》连载(68)丨《那城风景》 

2020-07-07 10:02 |浙江新闻客户端 |严元俭

第六十八章 

那城风景


真有幸,

我看到了千年难遇城风景!


时代风,

一座座新城崛起在地球东!


快用功,

把自己融入城市化大潮中!


入城潮

情侣在镇城!

出嫁向城镇!


你这个女儿红,

乡下有的是好后生,

乡下有的是先富兄。

你难道恋上了城里的帅哥?

你难道羡慕那城里的富翁?


不!

君可知嫁人少不了带孩抱背哄,

我把那育幼的事儿看得重。

做个乡下女呀,

带孩子还得洗衣做饭又务农,

这样的日子想想也心恐!

哪比得做个城里人,

把孩子都往幼儿园里送!


君可知嫁人少不了下厨蒸煮烹,

我把那一生的事儿看得重。

乡灶烧柴火呀,

柴干火大夏天难熬热哄哄,

柴湿烟多雨日难熏烟蒙蒙。

哪比得城里都烧液化气,

开关只要手一动。


君可知女人夜睡不愿身边空,

我把那结伴的事儿看得重。

嫁个乡下人呀,

男人难免千里万里去打工,

扔下老的少的女的在家中。

哪比得做个城里人,

天天团聚乐无穷……


我要进城挣钱!

我要进城历练!


你们这些青壮年哟,

难道把城里的楼林羡?

难道把城里的霓虹恋?

难道要把父母妻儿扔?

难道已把家乡山水厌?


不!

青壮不挣钱哟老了冬无棉,

打工比种田哟一年抵三年。


远离父母非不孝,

城里有老人的治病钱;

远离子女非不养,

城里有孩子的读书钱;

远离妻子非不亲,

持家担挑在男人肩。


持家担挑在男人肩啊,

干今天更要想明天。

若要明天不住破旧屋,

今天就要去挣建房钱;

若要明天种田少弯腰,

今天就要去挣农机钱……

我要的“钢蹦子”往哪里挣呀,

咕噜噜那城里有的是涌金的泉。


往城里闯啊,

还有个难以公开的发家愿!

人间多少大老板,

起家于城里打工开小店。

诱人的老板我也想做,

想做就得把本事练;

诱人的老板我也想做,

想做就得把机遇撵;

发家运啊发家本,

不进城里往哪攥?


乡下的读书娃哟,

为啥争往城里跑?


考试得分一出挑,

就想进城读名校。

名校名师育星星,

明星明日光耀耀。


考试得分不见高,

就想进城读职校。

职教跟着市场转,

学识对路工好找。


留守儿童在山坳,

更想进城读初小。

只要和双亲在一起,

日子再苦也能熬。


那城校啊,

上课可以开电脑,

跑道大都彩塑浇,

校园像花园,

藏书任人挑 ……

一桩桩的美,

一桩桩的好,

引得多少读书娃呀,

向父母求助又撒娇!

引得多少父母呀,

缩用节衣也不亏我好宝宝!


谁说叶落归根土不离,

乡村多少老人哟也要住城里!


东村牛仔六十几,

为啥锁门进城去?

媳妇二胎顺,

跃跃带孙喜。


西村羊仔七十几,

为啥锁门进城去?

心脏不听话,

随儿便就医。


南村狗仔八十几,

为啥锁门进城去?

儿孙进别墅,

三代乐一起。


北村鸡仔九十几,

为啥锁门进城去?

腿脚不灵活,

儿孙推轮椅。


亲亲的风啊,

把一片片落叶吹到城里。

风愿意!

叶欢喜!


向县城挺进!

向府城挺进!

向省城挺进!

向京城挺进……

涓涓乡下水哟汹汹入城人,

罕罕时代潮哟潮潮见民心。


看那入城潮,

逆流也不少:

深巷的黄赌毒,

车道的乱堵超;

街头的黑恶势力把好人欺,

商店的劣质货品把名牌冒;

防不胜防的诈骗传销,

抓而又犯的明抢暗盗;

最可恨那造城的一块块巨砖,

却变成了贪官的一把把金条……


我说这城市呀,

不称心处似牛毛,

却敌不过迷人的好!

却挡不住入城的潮!


乡亲入城潮!

人类入城潮!

当年家乡十有八九乡巴佬,

如今家乡十有六七城里鸟。


造城势

城里紧缺住人的房!

一家一小卧哟三代廿平方,

吃喝在灶头哟来客坐床上……

城鱼也苦挤哟乡鱼涌入往哪养?


乡下建筑队来造房!

新年零点第一声,

工地劳动号子响。


国企承包者来造房!

大包干东风吹进城,

吹活了房建大工场。


先富一族来造房!

江山十八亿民资进房产,

一条条新街崛起颂开放……


一幢幢新楼哟雨后春笋往上长,

一支支春笋哟竞秀争鲜上市场。

城里人纷纷告别“螺蛳壳”,

富乡汉源源来购“新天堂”!


城里紧缺出行的路!

小路骑行堵哟大路车辆堵,

上班天天堵哟过节路路堵……

无路不堵啊哪里是通途?


单靠政府修路力不足,

市场放开竞建收费路。


堵点建起立交路,

你来我往轮儿舒;

乡乡联起大公路,

几十分钟到市署;

县县通达高铁路,

一时两刻到省府;

整治江河建水路,

船舶逐浪向杭沪;

空中建起民航路,

飞机转眼到京都……

通通畅畅向全球啊,

今日家乡路!

畅畅通通向快乐啊,

民心福气路!


城里紧缺育人的校!

学校要挤爆!

同一个教室啊,

当年排凳四十号,

稍后挤到五十号,

近来榨进六十号,

门外犹等几十号……

学校碰上入城潮,

教室再大也嫌小!


莫说手无钞,

挤坏孩子不得了!

改革春风一入地,

新校如笋往上冒……


城里紧缺工厂商场,

造!

城里紧缺医院车站,

造!

城里紧缺博物馆展览馆,

造!

城里紧缺特色街步行街,

造……


造造造!

响应时代潮,

我们造!

追赶时代潮,

我们造!

引领时代潮,

我们造!


造造造!

把一座座新城锻造,

把一片片幸福精造。

城市膨胀的速度呀,

哪个朝代也比不了。

但比比老百姓的新需求,

还是慢了,慢了,

还是太少,太少!


城市长高一日日,

城市长大一时时。


千年未有的城市长势!

万民托举的城市长势!


那长势里呀,

蕴有政府主导的大势,

蕴有市场发力的强势,

蕴有历史呼唤的时势,

蕴有民心共鸣的声势……


那是钱塘江潮动,

那是高铁列车冲!

那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那是一往无前的飓风!


美城风

大美家乡,

西施容颜。


昔日西施脸,

曾被灰霾掩。


谁作贱?

座座大烟囱哟乌龙日夜窜,

条条泥土路哟车过尘满天;

煤炉户户灶哟灶灶冒黑烟,

个个建筑点哟水泥倒又拌……


莫作贱!

令乱烟囱向着无烟囱变,

令黑烟囱向着白烟囱变。

城外变工厂,

城中变饭店。

天长日久,

乌龙乱舞的大烟囱都不见。


莫作贱!

让泥土路向着水泥路变,

让砂石路向着柏油路变。

一天变一步,

一年变一段。

天长日久,

车开的扬尘路都不见。


莫作贱!

请煤球炉向着液化气灶变,

请柴火灶向着燃气管灶变。

一天变百户,

一年变三万。

天长日久,

家家户户的黑烟都不见。


莫作贱!

叫水泥倒又拌向着搅拌站变,

叫随处倒又拌向着搅拌车变。

三站拌一城,

百车进万点。

天长日久,

建筑工地的尘虎都不见……


都不见,

都不见,

蒙尘的西施哟,

今日露真颜!


大美家乡,

西施容颜。


昔日西施浴,

曾被污水染。

不要新生污水源!

招商安起铁门槛,

企业要来我精选。

若是排放不达标,

一律免谈心不软。


清除原有污水源!

原有企业有污染,

限期整治不拖延。

帮达标有技术员,

帮监督有电子眼。

能达标的促强大,

达不了标的把门关。


惩治偷排污水源!

暗放偷排天地怒,

杀苗废井人禾冤。

书记知情拍案起,

现场起赃在夜半。

依法处罚不打折,

该荡产的就荡产。


各类污水入管道,

连环池中把身变。

清水潺潺入江河,

人也游来鱼也恋……

西施浴衢水哟,

一洒花儿鲜!


大美家乡,

西施容颜。


当年那化工厂的异味,

呛了西施的肺。

一声声咳嗽,

弯曲了脊背。


那造路的废土,

矿山的渣堆,

建房的基泥,

锯板厂的屑碎……

一个个数不清的斑块呀,

欲把我西施的血管摧毁!


护我西施健康美,

岂容鬼魅任作祟!


矿山的废渣做砖块,

砖块托楼把云追;

辟路建房的废土造田地,

苗儿绿绿禾香飞;

锯板厂的屑碎榨油又凝板,

一废变成两宝贝;

化工厂的废气提纯粹,

源源出口换外汇……


空气向清新呀斑块在消褪,

健美的西施在回归!


大美家乡,

西施容颜。


可当年啊,

江郎之衣被刀割,

赤裸之身丑煞人;

开化之山锄挖心,

衰败受伤不堪认……


把挡眼的住房搬,

把毁景的刀斧禁,

荒草野蕈退出登山路,

青山绿水拖住雾衣襟。

雾一退三红峰插入长天戏白云,

那景色啊怎么会赢不了世遗心!

江郎山,

我那戴着五颗星的西施呀,

敞开胸怀迎接世界旅游人!


开化有水清莹莹!

映天见日红哟照地显山青,

无色最出色哟有景皆真景。

开化有山青葱葱!

神神黑麂踪哟怪怪结瓜松,

冬暖夏凉泉哟春香秋爽风……

我的中国东部公园呀,

引来了灵灵上海妹,

引来了侃侃北京兄。

引得天上人间千万佛,

也长驻青山中!


还有等你赏的柯城橘花香喷喷,

还有等你解的龙游石窟谜重重,

还有等你玩的常山美石个个奇,

还有等你寻的江山秦道段段踪……


衢州成了国家环保模范城,

西施不再伤真容!

衢州成了全国优秀旅游城,

西施又见青春容!


大美家乡,

西施容颜。


可当年啊,

烂柯山破烂了长草,

孔家庙搬空了住人,

天皇塔拆毁砸了心……


重塑孔子像,

请回烂柯神,

复建天皇塔,

继承文化根……

我的西施啊,

找回了一次次丢失的魂。

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啊,

在名副其实的路上奔!


大美家乡,

西施容颜。


西施美在身,

更美一颗心!


没有这个心,

资本作恶血淋淋。

有了这个心,

资本行善扶穷人。


腊月寒风吼,

一位四川广元人遇到了一股暖流。

多年前他在江山赢牌公司打过工,

没想到老总把电话打进了他心头。

老总说:

牵挂你呀我的工友!

企业年年往前走,

怎能把你丢在后?!

春节临近,

你的生活有没有难越的坎沟?

如果有,

请开口!

此时他妻子啊重病在医瘦又瘦,

此时他腰包啊入不敷出皱又皱。

信息传到这一头,

爱心飞到那一头,

一家人啊遥望南方泪水流。


教室有学生无故缺席,

老师寻路寻店寻屋头。

发现家长欠费停了手机,

马上代其充值呼个不够。

千声万声喊醒了昏迷的家长,

救活了煤气中毒的一家三口。


我家保姆脚生恶疮病难丢,

一友知情送来方药敷疮口。

送四年不要愈者一分钱,

连一篮家产鸡蛋也不收……


我的家乡啊,

一颗颗大美的心,

汇成了创建全国文明城的洪流!

我的祖国啊,

一颗颗大美的心,

汇成了创建一座座文明城的洪流!


科技也会塑美心!

超市长了“亮眼睛”(摄像头)

窃贼一见恶念泯;

车路来了“测速神”,

驾者自检杀手隐……


肚急入城市,

归来爽满心。

见厕都免费,

出屋花吐芬。

衢州跻身国家卫生城呀,

我有幸成了舒心人!


酷暑入城市,

归来绿满心。

新街十里长,

步步树连荫。

衢州跻身全国森林城呀,

我有幸成了乘凉人!


年老入城市,

归来乐满心。

免费坐公交,

时遇让座民。

衢州创建全国文明城呀,

我有幸成了参与人……


美城风吹亮了大美的脸,

美城风吹暖了大美的心。

我的西施哟,

倾倒天下人!


我为入城潮扫路,

我为造城势鼓劲,

我为美城风喝彩,

我为城风景操心。

我把一篇篇报道啊,

化作点点及时雨,

献给西施润青春!

严元俭,浙江江山人,浙江日报高级记者。农历牛年(1950年初)生,13岁务农,24岁当“草根记者”,36岁调入浙江日报驻衢州记者站当记者。退休后学写新诗,第一本新诗集《心迹》连印8次,好评不断。即将出版的诗自传《我的时代我的风》,以其“独一无二的诗风,独一无二的内容”,在征求意见时深受读者好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