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4℃-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我的时代我的风》连载(63)丨《活力源》 

2020-07-02 11:08 |浙江新闻客户端 |严元俭

第六十三章 

活力源

 

太阳不上班,

哪有光明天。

田野的太阳啊,

村民在呼唤!

 

大地缺清泉,

庄稼无不蔫。

田野的清泉啊,

禾苗在呼唤!

 

工业化呀城市化,

老百姓多挣钞票一把把,

穿金又戴银,

吃香又喝辣,

以轮代步闯天下……

可恨赌毒黑恶偷抢诈,

各种毒草竞生发。

除草跟不上田需求呀,

毒草丛生挤庄稼!

 

工业化呀城市化,

青壮们随潮而动离乡下。

多少村级党组织啊,

除了白头发,

就是长头发。

欲下田地眼昏花,

哪能除草育庄稼!

 

村级党组织,

咋建才能跟上时代新步伐?

日思夜想不得解,

一朝得解开心花。

 

改革开放大潮起,

官庄人东创西闯大分化:

搞运输的日日外出把货拉,

建房子的有限公司把牌挂,

办工厂的小打小闹渐变大,

留在田的买来机械把规模扩……

看财富家家一个“发”,

看党建面临一个“塌”!

 

天若塌,

富富贫贫都受压!

 

经济活动已经起变化,

党的建设应该跟上它。

官庄村将支部建进新行业,

为民办事顶呱呱!

 

天不塌!

天不塌!

与时俱进是党支部的活力之源呀,

一源可以带万源,

万源汇聚流天下![注]1

 

农村党员零发展!

农村党员负发展!

某乡访党建,

令我把心悬:

党组织的江河如果断了源,

怎能走得远?!

 

访到常山县,

让我开心颜。

 

以前以前,

有的头头两眼只看钱。

村支部建设丢一边,

党员啊老的逝去新不添。

 

以前以前,

有的头头长着私心眼。

不是自己人不发展,

白头发长头发硬撑一片天。

 

你在党支部掌权,

就得抓基层党建。

只想为自己抓钱吗?

那就请让贤。

 

当年的地下党啊,

只可知心人里求发展。

如今已是执政党,

怎可囿于亲友圈?!

 

请党员参与推荐!

请群众参与推荐!

请团体参与推荐!

推荐出来的优秀人选,

按党章的规定吸收为党员。[注]2

 

让鼠目寸光见鬼去吧,

广阔农村睁开一双双雪亮的眼!

有了千千万万的伯乐,

就有千千万万的千里马涌现。

一个个优秀儿女跨进党的大门,

一股股新鲜血液带来活力无限。

 

“三推一定”把民心融入了党心,

“三推一定”让大河注入了新源!

此稿发浙报,

又是头条见!

 

强健的细胞!

闪光的细胞!

好党员是乡阳最细微的活力源啊,

我把他们寻找。

 

石头缝的微泉!

草丛中的小泉!

好党员是乡泉最细微的活力源啊,

我把她们挂念。

 

向外一次次跑项目,

向下一家家跑农户。

鞋子跑破了好几双,

人家问他烦不烦来苦不苦。

他回答:

若怕烦和苦,

我就不当村干部!

这就是薛天昌,

江山五程村的党支书。

凭着这心气呀,

全村杂交制种下了土。

凭着这心气呀,

他把农民带上了脱贫路!

 

开化星口木板厂的熊熊火焰,

融断了凌空而过的高压线。

蹈火救人的乡干部汪根林啊,

在火中化作一颗金星,

年年闪耀在家乡的天……

 

一个个鲜活的细胞,

闪光在畈畈村村。

有了它百花增芳芬,

有了它万户长精神。

有了它啊大地长清新,

有了它啊长天永暖春!

 

春的荣华来自花,

花的活力来自春。

好组织和老百姓啊,

时时处处不能分。

 

报出一个活力源,

激发更多活力源。

我的祖国啊,

源畅阳光丽,

源醇潮流甜!

 

报出一个活力源,

激发更多活力源。

我的祖国啊,

源汇长天青,

源强大地健!

 

报出一个活力源,

激发更多活力源。

我的祖国啊,

源清身心美,

源长山水远!

 

[注]1 1995年6月9日,《浙江日报》7版头条刊登了我们采写的《官庄村将支部建在行业中》。村一级把党组织建到新经济体中去的新闻报道,这一篇在浙江是最早的,在全国可能也是最早的。

[注]2 2003年10月8日,《浙江日报》8版头条登载了我们采写的通讯《“新鲜血液”缘何源源而来》。常山县搞“三推一定”,为基层党建拓开了一条新路。


严元俭,浙江江山人,浙江日报高级记者。农历牛年(1950年初)生,13岁务农,24岁当“草根记者”,36岁调入浙江日报驻衢州记者站当记者。退休后学写新诗,第一本新诗集《心迹》连印8次,好评不断。即将出版的诗自传《我的时代我的风》,以其“独一无二的诗风,独一无二的内容”,在征求意见时深受读者好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