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5℃-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越过“七年之痒” 杭州南站的回归带来了什么 

2020-07-01 22: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张帆 许雅文

7月1日,阔别七年之久的火车南站,正式回归。

当天早晨6时57分,约60名旅客迈步站上月台,杭州火车南站迎来改造后第一批旅客。由上海虹桥站开往台州方向的G7541次列车,也成为火车南站重新亮相后第一列客车。

林云龙 周旭辉 摄

自此,居住在钱江南岸的杭州市民,不需跨江赶车了。而杭州再次新增一座大型现代化铁路客运站,走进迎来城站火车站、火车东站、火车南站“三足鼎立”的新时代。

曾经,铁路是“城市门户”。在中国,“火车拉来的城市”不胜枚举,他们因铁路崛起,因铁路兴业;

而现今,高铁站更像“城市客厅”,为这座城市集聚人流、资金流、信息流。

高铁模糊了城市原本的地域和时空界限,高铁站带来的红利早已超越一地、一城,而更多的体现在城市群、乃至更大的区域,“N小时经济圈”也由此产生。

01 老站换新颜

在萧山城区,人们最早坐火车要去牛脚湾,老浙赣线上的一个县级站,始建于1930年,现在改造后成了货站,官方称为“萧山西站”,民间称“萧山老火车站”。

1991年,修建浙赣铁路绕行线,在萧山东门外新建萧山火车站,这就是现在杭州火车南站的前身,民间称“萧山新火车站”。

“新火车站那时候觉得非常大,站台都有好几个,像蝴蝶翅膀一样的造型,感觉很好看,门口还有一个喷泉,那个时候觉得比老的杭州城站火车站还要高级,像个大城市的火车站。”一位上年纪的萧山大伯说。

2010年,为配合杭州火车东站改造升级,萧山火车站更名为杭州火车南站,并承担了从东站分流的繁重客运任务,成为了杭州城的门户火车站之一。

2013年7月1日,随着新竣工的杭州东站启用,当时已改称杭州南站的萧山新火车站进入改建阶段,暂不办理旅客运输业务。


这一改就是七年,那么,七年后,全新出炉的杭州南站啥样?有啥新功能?

铁路方面的资料显示,杭州南站位于杭州市萧山区境内,是杭州钱塘江南岸唯一一座客运铁路车站,是集高铁、普铁、地铁、公交、长途客车为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杭长、杭甬、杭黄客专及沪昆、萧甬铁路均经过该站。

有了这个枢纽,从宁波、绍兴去金华、江西、湖南等方向,将不需绕道杭州东站,可直接从杭州南站沿沪昆线到达目的地。从黄山、千岛湖、建德、富阳等去绍兴、宁波、台州、温州等地可将不绕道杭州东站,可直接经杭州南站到达目的地,进一步缩短了运行时间,方便了沿线出行民众。

比如,利用萧甬铁路的杭绍城际列车,今天就在杭州南和上虞、绍兴间开通了。

02 “七年之痒”

仔细看看,杭州南站和改造前比,功能是增加了不少,规模也扩大了数倍,但和规模更加宏大的杭州东站比,东站只造了三四年就投运,小得多的南站却花了整整七年,让人有些感慨。

“七年之痒”何来?

其中缘由,错综复杂,有规划变更问题、定位问题,也有需求变化问题。

知情人士透露,最初南站的改建目标,就是个过路站,虽然接纳了杭甬、杭黄两条新建高铁、客运专线,但目标并不太高,主要就是服务过路车,而且也很快改造好了。但后来又新增了始发车功能,于是只能接着改造。

再后来,高铁的兴起,杭州对铁路有了更高的需求。

根据《杭州铁路枢纽规划》(2016-2030年),杭州将形成“一轴两翼六客站”的铁路枢纽总体布局,将新建6条高铁线:商合杭高铁、杭温高铁、铁路萧山机场站枢纽及接线工程、沪乍杭高铁、沪杭城际、杭临绩高铁(杭武高铁);将拥有6座客运站:杭州东站、杭州西站、杭州站、杭州南站,以及机场高铁站、江东站(钱塘新区站)。

杭州这个宏伟规划要实施,当然需要铁路方面支持,各方面博弈在所难免。这里面既有路地双方的协同,又有杭州各区县间乃至省市间不同诉求的考量。

而铁路方面,因为有杭州火车东站枢纽这个“大家伙”满足杭州区域的出行需求,对杭州南站的投运也显得不那么迫切。

这一厢忙着杭州西站建设,那一厢杭州南站改造已七年。

期间,媒体多次传出要开通的消息,但结果是让萧山人民等了七年,延期的理由很多,有增加始发功能、配套的地铁线路未完成、配套的东广场未完工等因素。最近一次传出开通的消息是, 2020年4月与配套的地铁5号线同步开通,结果还是没通。

事实上,其实南站的主体早就完工,只是因为规划变动、定位变化和多方博弈,各种配套就迟迟难以落实,一改就是七年。以至于有人在南站已建成许久的站台上发现,缝隙里长出了青草。

好在如今,南站终于开通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宏伟目标的实施,还是要着眼和兼顾现实的脚踏实地。

03 城市的雄心

火车站,常常是一个城市最为综合的客运交通枢纽。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铁路枢纽的角色定位也在变化。

过去,铁路枢纽是单纯的公共交通集散地,而现在,已经呈现出“客站城市综合体”的模样,不仅为周边带来无限商机,更使高铁综合交通枢纽从“城市门户”到“城市客厅”转变。

高铁起步较早的日本、法国等地,不乏这样的先例。日本的东京站、横滨站、京都站、名古屋站和大阪站,都是一体化综合开发的重要代表,也都充分证实了高铁枢纽对于城市的重要意义。

去过大阪的人,对这样一体化感触更深。当你从错综复杂的大阪(梅田)铁路站出来时,你已经身处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带。作为关西地区最大的铁路枢纽站,车站周边商业十分发达,百货商厦、高端酒店集聚在此,这里俨然是购物、住宿、办公、会议、商务活动的商业中心。

在国内,也不乏这样的范例。2006年,上海虹桥枢纽开工建设;2009年,上海依托交通枢纽打造虹桥商务区。据统计,虹桥枢纽涵盖除水运之外的所有8种交通方式、56种换乘模式,已经发展成为世界规模较大、功能较全的综合性交通枢纽。

如果说政策是引领,交通是根本,那么产业驱动就是锦上添花。2018年,首届进博会亮相大虹桥,带来进4000亿人民币的经济红利,会展产业对大虹桥的经济驱动可见一斑。

林云龙 周旭辉 摄

铁路枢纽带来的红利远不止于此。那么,“杭州南站”的归来,我们可以期待些什么?

对周边的绍兴等地来讲,杭州是杭州都市圈的首位城市。杭州南站归来,无疑增强了首位城市的辐射力,带来城市、区域、城乡的一体化发展。

伴随着杭州南站的开通,杭绍城际列车也同步开通,绍兴、杭州两地的市民约半小时就可实现往来。

细看杭州铁路枢纽,目前杭州东站承担了主要的高铁运输压力,也因此有一个问题:经沪昆高铁往来的列车,如果要停靠杭州,就需要跨过钱塘江后再折返。

如今,钱江南岸的杭州南站便成为了沪昆、杭甬高铁的主要节点站,宁波来往南方和西南方向的列车,如无必要,可不再跨越钱塘江。

这也意味着,会有越来越多地处钱塘江南的城市,像绍兴一样,选择杭州南站为融杭接沪中枢,并通过杭州地铁换乘之王5号线,直达城西科创大走廊,进一步提速都市圈、联通长三角。

【涌金楼+

现有及规划的杭州火车客运站

杭州东站:主要办理杭长、杭甬全部动车,沪杭、宁杭高铁中长途动车,杭黄铁路部分动车始发终到作业;沪杭、宁杭高铁-杭长、杭甬、杭黄高铁动车通过作业,以及沪昆铁路、萧甬铁路普客通过作业;视杭甬高铁绍兴北-杭州东区间能力情况兼办部分杭绍台城际动车作业。

杭州西站:主要办理商合杭、沪乍杭、杭温铁路,以及部分杭黄、杭绍台铁路动车始发终到作业;商合杭、沪乍杭铁路-杭黄、杭温铁路动车通过作业。远景规划增加办理临安方向城际动车作业。

杭州站:主要办理沪杭、宁杭高铁中短途动车始发终到作业,以及宣杭铁路-沪昆、萧甬铁路普客通过作业。

杭州南站:主要办理枢纽各方向普客始发终到及通过作业,以及沪杭、宁杭高铁-杭长、杭甬、杭黄高铁动车通过作业。

江东站:主要办理大部分区城城际动车、枢纽环线市域客车始发终到及通过作业。

机场高铁站:未来是空铁联运高铁站,主要是承担机场通过性列车。

杭黄铁路上富阳、桐庐、建德、千岛湖四个高铁站归铁路杭州站管理。

另类的是沪杭(沪昆)高铁上的临平高铁站,在铁路内部是归嘉兴车务段管理的,加上只是沪杭高铁的过路站,能力有限,所以这个实际在杭州余杭区的高铁站,虽也有地铁通达,明年又要通杭海城际列车,却一直没列入杭州铁路建设的大规划。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