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雷阵雨33℃-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画中回乡 

2020-07-01 14:51 |​介子平(山西)


  读画者,观其大要,吹沙见金,心唯其义。

 

  喜欢的明星,大凡是现实某人的移情;喜欢的风景,大凡是眼前没有的场面。

  终其一生,做无用之事,中年以后的忙碌,多因心里紧迫而心理失常,行动不再从容。闲步于水边,眺望于岩岫,振衣于高冈,偃息于林麓,寄情山水,往辙忘返,已不大可能。挪移位置,产生视角,不再寄情真山真水,却不忘徜徉画中丘壑。

苏轼  治平帖 29.2×45.2cm 纸本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观山水之作,往往在意山中亭,水中舟。山亭伴秀木,无人最好,都是红尘客,而山水无人人在兹,何者?清如鹤,望如仙,避俗如避仇,赢得了另一类生活的主动权。此倪云林之画境矣。举世何人到彼岸,独君知我是虚舟。萧散历落,荒荒寂寂,洗尽尘滓,独存孤迴,兰棹稳、草衣轻,只钓鲈鱼不钓名。舟以载道,澄明在焉。

  史学大家钱穆叹杜甫“全部人格精神与时代打成一片”,好画家也如此。“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好诗人好画家,大都禀性孤耿、身世畸零,作品至有我之境,主客二分,至无我之境,却含生平。有所不为,无所不容也。导演李安说“如果你想了解我,一切尽在我的电影中”,确系如此。

苏轼 渡海帖 28.6×40.2cm 纸本 元丰三年(1100)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时,已不再年轻。每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走,其中一部分人要回到纸上的故乡。一念嗔心,百万障门,现实越纷扰,越企望片刻宁静;有求于我,无能为力,生活越无奈,越渴仰物外超然。承认自己掌控不了任何事,不也是一种解脱。

  华发不胜簪,老笔何其简,苏轼云:“人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五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木落知风劲,柔毫淡墨,去国常如不系舟,残月东升。心绪进入倒带状态,先前本已忘却的碎屑,随心而动,映现脑际,随手而为,呈现笔端,正如清代剧作家黄图珌所云:“山林鱼鸟,花月琴尊,均可借境以吐吾性情。”此即画家的归乡状况,读画者若也读到了其中的乡情,回到的或许是同一个故乡。

苏轼 归安丘园帖 行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读书者,手披目视,口咏其言,道不远人;读画者,观其大要,吹沙见金,心唯其义。别人的场景里,有自己的心情。画中山水,照样可行可望,可游可居。读画每有会意,欣然忘食,未知摸索有所得矣。《世说新语》说支遁(东晋高僧)好鹤,“既有凌霄之姿,何肯为人作耳目近玩”,这也是好画多不为消解的一个原因。

  一代有一代之笔墨,一人有一人之独至,各有仪矩,非时勿弄,其间有太多不知所云的情绪、不被理解的执念。若彼时换此时,别处变此处,生活之无聊琐碎,也会隔座袭来。此曲只应天上有,此乡只合画里观。

 

(编辑 亦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