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雨29℃-2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乡土题材创作另类审美与“怀斯”现象 

2020-06-30 10:30 |■潘丰泉

  站在艺术反映现实社会生活的写实角度看,画史上那些大量描绘乡村地域和人们为之生活劳作情景的这一类作品,都应该统属于如今学术界给它的这一称呼——“乡土题材创作”,无论是东西方绘画哪一个阶段。

  比如,19世纪法国画家米勒代表作《祈祷》、《晚钟》等等,以及后来大量出现在上世纪50、60、70年代中国画坛反映农村题材的作品(一部绘画史主要部分,就是由这类绵绵不断的画面组成的)。不过,提出“乡土题材创作”这一学术命题,还与20世纪80年代大量出现的“怀斯”热不无关系。

安德鲁 怀斯克里斯蒂娜的世界

  之前在人们熟悉的这类画面里,人物形象视觉感必高于地平线,且多以群像式出现,景致、空间位置必小于人物,尤其是那一张张朴实的人物形象和劳作生息的写实表现,让人印象深刻,如米勒的《晚钟》。尽管它不以矫饰手法和深意的主题构造取胜。

  在中国,乡土题材也因一段“文革”期间艺术创作上的“政治工具论”而发生变化。原先那种朴实的风情被虚假的激情所取代,于是有了“假大空”、“红光亮”和“高大全”的诟病,应该说是当时的社会形势给了它一片有色镜——特定时代下的主题创作。

  自“怀斯”将他那种新颖的视觉画面和宁静的内涵,带给我们另一类艺术感受起,于是,曾经引起我们审美疲劳的、大家不愿多看的说教式创作——那些虽也反映乡土内容的画面,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多人物组合或群像式的画面终于让给了这样的情景——原来人物必大于景致的情形不再,常常是一大片天空下或空旷无际的草原上只会出现一二个人物。因为“怀斯”式的构图经营也是这样:只是他笔下人物似乎不来自于农村,而是扮相时髦的都市女子,或经历战争创伤的老者——不同于那些说教式的形象表达,和不再热闹的景象——尽管画面阳光明媚,随微风起伏的一片片草原,远处孤独的有意味的房子……包括他总是那么意味深长描绘大自然的一束光线、一片阴影,尤其那一位位孤单的人物形象——却在大自然中展示了顽强的生命力的一面。

  有评论说“怀斯”笔下人物形象,是那些为了追求一丝心灵的宁静而放弃平日繁华都市生活走到了大自然的人们,它反映了20世纪一种回归原生态的美好愿望。不过,透过一幅幅情调有些忧伤、意绪有些茫然的画面,以人们丰富的想象力,还有更美好的期待,但其中流淌的或许是当时全球人普遍的一种内心情怀吧?这也许是其成为描绘乡土题材举世瞩目杰作原因之所在。

  “怀斯”风格乃至较为细致的描绘手法,在与我们曾有过的“高大全”形象和“大刀阔斧”式笔触的比较中,在与曾经只有一、两种表情单一到可以刻画出一张张形象不同感情的变化中,如伤感、忧郁、茫然、呆滞、困惑等等人性内心丰富情感展示中,显出另类而受到年轻画家的普遍欢迎,很快成了油画界最时尚画法,并延伸至中国人物画和版画创作上,无疑,这是“怀斯”热而产生的一段审美效应。

  当然,在以展现现代中国人精神面貌和乡村、草原等空旷无垠的自然现象的创作过程中,一种甜美略带抑郁感伤情调的乡愁,也成了这一时期让人印象深刻的境象、意绪。另外,与以往同类题材相比,画面视觉感细腻,让人欢喜。尽管不能就此完全改变整个中国油画写实风格(倘若这样,那是对当时中国油画写实的简单取向),但画坛多了些审美样式,多了些异样的艺术面孔。

  从20世纪80年代之后举凡国内的一些油画展,总能出现不少仿效他那种忧郁落寞情调的绘画创作,很多画家不遗余力地用小笔触耐心细致地描绘出自然界的微风细草,那一草一木间无一不是在接受和追寻其画迹而形成的。与之前此类题材都是通过对人物的细致刻画来表现画面气氛的主题和手法有所不同,“怀斯”却是借助大量情景描绘来状写人物内心世界的,之前是以人状情,现在是以景写情,之前是形象高于其他,现在是将人与景物融为一体,有时还将人物视线压低,突出画面强烈的视觉效果,且避免乡土题材自然主义化。“怀斯”画风似乎在带着我们驶出以往那惯常的审美老路,而奔向另一个全新的视觉画面,犹如出现在眼前一片亮丽的风景一般。

  对“怀斯”画风的借鉴尝试,在一定时期丰富了当代中国油画的艺术语言,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但艺术还要有更宏阔的表现内涵和构建需要,时代在前进,艺术语言也在不断拓新,“怀斯”式的这种绘画风格,由于所反映承载的现实内容毕竟是小了一些,准确地说,范围太单一狭窄。另者,它终究不具备以反映一个特定的围绕中国国情创作题材更完整的艺术手法。终于,在风光了近10年之后,除了当年一部分受之于此获得成功的画家还延续这一画法之外,仿佛没多少人再刻意仿效,渐渐淡寞这一画法,与起自于80年代红红火火的“怀斯”热相比,有些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如今,年轻一代则把目光投射到更多宽泛的艺术流派上。说到底,还是人们不愿面对抑郁太多、感伤色彩明显的画面,而且艺术表现需要承载的主题和历史使命是方方面面的。人类对精神世界的不断追求,不会永远停留在某一个时期,某一个阶段,文化艺术上的每个发展行程也自有它的审美需求。比如在中外绘画发展史上,曾出现过许许多多的艺术审美现象、表现取向,这其中也包括今天我们所提到的“怀斯”这一画风,它是这一过程、现象的一段记载、反映——一种自然形成的属于写实绘画范畴中的画法。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