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35℃-27℃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灯光里的长三角一体化 

2020-06-24 21:10 |​浙江新闻客户端 |特约撰稿人 江枫 祝明明 余方正

111.gif

1.png

长三角一体化,这是一个任何时候都能让人为之一振的名词。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一市三省跨越江、河、湖、山的阻挡,跨过物理空间的界限,破除行政区域之间的藩篱,一体化发展的路子越走越宽。

那么,落到具体的行政区,尤其是省际边界毗邻区域,它们在一体化进程中,融合发展得怎么样?

观察一个区域经济发展情况,除了地方的数据报表,夜间灯光图也成了近年来经济学家常用的一种手段。今天,涌金君就通过一组夜间灯光数据,来分析沪苏浙皖边界区域的融合发展现状。

沪苏毗邻区领先,浙皖发展受限

在中国的各大城市群中,长三角的实力有目共睹。但需要承认的是,不少地区出现的一体化障碍,长三角也有。

3.jpg

拿浙皖边界来说,受天目山和白际山脉阻隔,平均灯光亮度仅为0.49,反映出浙江和安徽的融合发展基础仍较薄弱。但从2012年到2018年间,浙皖省际夜间灯光亮度的年均增速达到了14.59%,也说明浙皖地区具备强劲的融合发展潜力。

事实也的确如此,2018年,杭黄高铁的开通,让浙江与安徽的联系进一步紧密。以旅游业为启动点,高铁的开通也进一步推动资本、产业、技术等要素的流动。

2.jpg

随着浙江和安徽共建杭黄世界级自然生态和文化旅游廊道战略的提出,以及黄山市提出融杭接沪、衢州打造四省边际中心城市等战略的推进,浙皖毗邻地带的一体化发展正在奋起直追。

虽然融合基础薄弱,但作为省际毗邻地带一体化发展的“后起之秀”,也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上海、苏州辐射力较强,杭州相对较弱

放眼国内,不管是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还是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打造以中心城市为引领的都市圈,正成为区域发展的突破口。

在长三角地区,上海作为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沿海城市之一,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和人才向上海集聚,并通过上海向长三角其他地区和城市扩散,从而推动整个长三角国际化程度提升。

4.jpg

苏州虽然行政地位不高,但经济实力强劲,对周边城市的辐射引领力也不可小觑。目前,苏州已经在隔江的南通设立了苏通产业园,打造跨行政区域经济合作区,既是苏州产业外溢的最直接见证,也是苏州辐射引领力的外在体现。

而梳理长三角省际毗邻的21个地级市平均灯光亮度变化,以上海为核心的上海苏州、上海嘉兴毗邻地带,以苏州为核心的苏州嘉兴、苏州湖州毗邻地带,以及以南京为核心的南京滁州和南京马鞍山毗邻地带,在跨省融合上都有着明显的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和苏州的毗邻地带平均灯光亮度由2012年的7.4进一步提升到2018年的9.7,领先优势进一步扩大,昆山、太仓等地已经完全实现了和上海的同城化。

以太仓为例,近年来,太仓抓住长三角一体化的趋势,积极迎接上海溢出产业,引进上海项目,与上海的互动交流更加活跃。

相比之下,杭州黄山、杭州宣城毗邻地带囿于地形因素,融合发展条件受限。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苏州和嘉兴之间、苏州和湖州之间的融合速度明显加快,2015到2018年灯光亮度增长分别为1.4和1.2,超过上海和嘉兴之间的0.9,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苏嘉湖三地产业链协同能力在增强。

这种协同能力在近几年得到强化。2018年底,位于嘉兴的嘉善县与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开发集团签约,中新嘉善现代产业园项目签约落户嘉善。这意味着,苏州工业园区的开发建设经验将在嘉善运用实践。

而近期频频出现的湖州,也将因沪苏湖高铁而迎来新一轮发展。沪苏湖高铁的开工建设,对湖州来说不仅有了直接通往上海的快速通道,还成了十字交汇的高铁枢纽,拥有商合杭、宁杭、沪苏湖三条高铁线路。打通了交通的命门,今后湖州与上海、苏州的互动也将更频繁。

区域发展参差不齐,四类特征明显

根据平均灯光亮度变化量和年均增速,我们不妨将64个区县维度的省际毗邻区域分为金牛型(变化量大,但增速慢,发展趋于成熟)、明星型(具有较好的发展基础和较大的发展潜力)、幼童型(变化量低,但增长率高,是发展的新生力量)、瘦狗型(变化量和增速“双低”类型,发展质量差,发展速度慢)四类发展特征,从而更直观地看各个区域的融合发展进程。

1.嘉昆太、平湖-金山等区域领衔高质量发展省际毗邻地带。

有7.81%的毗邻地带具备金牛型发展特征,处于高质量稳定的发展阶段,在跨省融合方面居于领先地位。

主要是上海苏州、上海嘉兴的边界地带,包括青浦区昆山市、嘉定区太仓市、嘉定区昆山市、金山区平湖市等5个毗邻地带,涵盖了江苏省和上海市共同打造的嘉昆太协同创新核心圈、浙江省和上海市共同打造的平湖-金山产城融合发展区。

作为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先行区域,金山平湖已经在产业协同、政府治理、生态保护、铁路建设等方面领先于其他毗邻区域。

6.jpg

2.青浦-吴江-嘉善等政策关注区域是跨界融合发展的明星地带。

据统计25.0%的毗邻地带呈现明星型发展特征,涵盖了被列入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示范区的青浦-吴江-嘉善毗邻地带以及江苏省和安徽省跨界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顶山—汊河、浦口—南谯等地带。

此外,苏州吴江区与湖州吴兴区、南浔区以及嘉兴秀洲区、桐乡市跨区域融合趋势十分明显,随着沪苏湖铁路的开通,将为长三角一体化开辟新的发展轴。

地处安徽北大门的宿州萧县正积极融入徐州都市圈,萧县铜山区毗邻地带的夜间灯光年均增速高达24.6%,远超长三角区域平均水平,有望填补长三角北部区域高能级区域合作示范区的政策空白。

7.jpg

3.以苏皖、浙皖为代表的部分省际毗邻地带处于融合发展的起步阶段。

有56.25%的毗邻地带呈现幼童型发展特征,即区域发展基础较为薄弱但增速较快。

位于长三角地理中心的上海白茅岭农场和江苏省溧阳市、宜兴市,浙江省长兴县、安吉县,安徽省郎溪县、广德市等“一岭六县(市)”区域正是处于加速发展的起步阶段。

6月初在湖州召开的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为“一岭六县(市)”生态优先绿色发展试验区发展按下了快进键。

8.png

4.南京等“大都市阴影区”亟待扭转融合缓慢的现状。

有10.94%的毗邻地带处于瘦狗型发展特征,融合发展基础薄弱且增长较慢,包括六合区来安县、江宁区博望区、江宁区花山区、泗洪县泗县等7个毗邻地带。

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强弱对比明显的“大都市阴影区”,如与南京市毗邻的博望区、来安县、和县等地,这类区域中心城市具有较强的虹吸效应,临近小城镇并没有享受到“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利好,反而加速了要素外流。

另一类是“弱弱型”城市毗邻地带,如泗洪县和泗县,发展基础薄弱发展速度较慢,灯光亮度持续减弱,属于跨省域融合发展的“后进生”。

9.png

因地制宜差异化融合发展

长三角省际毗邻地带融合发展迅速,部分地区出现一体化、同城化的趋势。但也要看到,由于受到地理条件、产业结构以及城市等级等方面的影响,省际之间、城市之间融合程度表现出较大的差异,亟需在更高层次、更广领域推动长三角区域高质量发展。

交通无疑是首要条件。在打通边缘地区的断头路、修建都市区的快速路、优化公交线路和衔接统一道路等级标准上长三角地区还可以再进一步。

以发展质量较高的区域为例,昆山市花桥镇和嘉定区安亭镇沿沪宁高速、南谯区和浦口区沿宁滁快速通道灯光亮度增速明显,主要交通干道对区域一体化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不是同质化,而是让共性与个性相得益彰、合作与竞争辩证统一、集聚与辐射相辅相成。

以浙江和安徽来说,边界多山地丘陵,一体化发展面临自然地理条件的阻隔,夜间灯光强度必然不高。但在一体化的道路上,两地依托高铁建设、绿色产业协同发展和数字经济“溢出效应”,串联两地的“美丽资源”,共建杭黄世界级自然生态和文化旅游廊道,同样是一体化发展的重要路径。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