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25℃-22℃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废画画多了,好画自然就出来了 

2020-06-24 13:34 |赵雪峰(浙江省漫画家协会理事)

  当下,不少漫画家热爱即兴创作,只要有笔墨纸砚在旁边,摆好架势,寥寥几笔便能勾勒出心中所想的画面,可是想要画好水墨漫画,并不轻松。广义上讲,漫画是简笔而注重内涵哲理的一种绘画,而随着材料的拓展运用,水墨漫画的呈现面貌越发“多彩多姿”,凭借其特别的笔墨韵味,逐渐在艺术圈蔓延开来,其实大家殊不知水墨漫画自古以来便存在。

  毋庸置疑,“诗书画印”的结合已成为无法拆分的专用词语,一如“琴棋书画”般,成为了一种艺术符号,而它在水墨漫画中的布局尤为讲究。或许在观摩并体会老一辈漫画家的精妙作品时,领悟一些道理,找到画好水墨漫画的钥匙。——编者按

陈黎青 童趣 60×60cm 2014年

 

  在谈论水墨漫画之前,我们要识别一个理解误区,那就是,一些人把漫画简单地理解成只要把人物、动物的个别部位改变一下形态,或者身体比例关系加大或缩小就是漫画,其实这是对漫画的曲解,形态变化只是外在形式,并不决定漫画的内核。而水墨漫画是漫画的一种表现形式,它是以中国传统的文房画具进行创作的。早前,我们见到的水墨漫画,大多以写实人物画为主,夸张变形的画不多见。

  漫画与其它画种的根本区别在于它的社会性、思想性、幽默性和哲理性,非但如此,它还要有故事,有戏剧性情节,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因此创作漫画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漫画这一载体来表达一种意愿,反映一件事物,说明一个道理。

刘曼华  从小被宠养,从不闹饥荒,鼠儿眼前过,不知是口粮

 

“漫画味道”非漫画

  我们知道,南宋画家梁楷用水墨画过《泼墨仙人图》,其笔下的人物造型颇有一点儿漫画味道,但从其意义上来说,他的画还只是变了形的人物画,因为除了形象之外,在他的画里找不到漫画所应有的特定语言和足够明确的思想内涵。再有,关良水墨戏剧人物画和丰子恺的水墨漫画,这两位大家的画都是变了形的水墨人物画,但由于画面呈现、表达思想与立意不同,前者只能说是水墨戏剧人物画,而后者才是名副其实的水墨漫画。

  原本漫画就可以用不同材料及多画种来表现,比如油画、水彩、版画、素描,亦或剪纸……这些方式都能创作出形式各异的漫画,但是用水墨来画漫画,是中国人独有的东方艺术,这种艺术方式既能充分表达中国人的思想情感,更能彰显出中国传统绘画的独有魅力。水墨漫画除了在人物漫像、花鸟鱼虫、山水景观变形之外,还可以利用诗、书、印来烘托画面气氛,达到更丰富的艺术境界。

关良  太白醉写蛮书 上海中国画院美术馆展出作品

丰子恺 作品

 

只讲笔墨技巧远远不够

  那么,如何画好水墨漫画?就我个人创作体会而言,不能只停留在如何使用笔墨,即掌握浓淡干湿以及皴、擦、点、染等水墨技艺范围内。诚然,这些中国画的基本要素固然重要,但要画好水墨漫画,只讲笔墨技巧还远远不够。

  其最首要的前提是,必须要有扎实的绘画基本功,因为它不可逆,具有一挥而就的特点。没有大量的速写积累和写生实践经验,画起漫画来就很难挥洒自如、得心应手。因而,面对一张白纸,如果做不到胸有成竹,一笔下去,很难收到意想的效果。而想达到“一气呵成”,就要在平时严格训练,这种训练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用心观察,另一方面是积极动笔。用心观察需要对人物的形象、表情、外在轮廓和内心情感细腻捕捉,而积极动笔就是勤画多练,做到眼熟手熟,这样画起来才不会犹豫不决,举棋不定。

王成喜 闹渔灯

  读大学时,我的老师在指导学生作业时说过,“你的废画还没画够,废画画多了,好画自然就出来了。”其实这句话是在强调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常识,平时多动笔,有了量的积累,作品质量就会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提升。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水墨漫画中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物时,画中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联,面部表情、肢体语言,以至浓淡虚实都要悉心考虑和认真对待,这些细节是成就作品的根基,来不得半点马虎和轻率。

王成喜 蒲松龄写真图

 

漫画“精气神”是悟出来的

  有位知名画家说过,当年他们画速写,已经达到痴迷的程度,有时候看到一个人的形象、动作,在身边没有纸笔的情况下,就用手去勾勒,描摩对方的形象与动势,以手指“空画”。这是一种十分便捷的训练办法,可以锻炼自己的观察力和手动的灵活性。常此以往,就会烂熟于心、信手拈来。

水墨漫画的用线远比它的渲染和用墨重要得多。漫画就像书法一样,是写出来的,所有的形象都离不开轮廓线,离不开形象的塑造。而用线是最直接的塑造方式,倘若线条不准确、不灵活,整个画面满盘皆输。有了坚实的造型能力是创作漫画的保障,许多漫画人在创作前,有着十分美好的创作冲动和成熟的构思,但苦于绘画能力所羁,满心的想法,落实不到纸上,这是十分苦恼的事情。

赵雪峰 无从下手


  此外,我们在探讨水墨漫画的技术层面与表象之外,不能忽略内容表达,漫画之所以称之为漫画,单有外形的变化、造型的巧思,远远不够,还要有精辟深刻的思想内涵和鲜明老辣的漫画语言,这是漫画的灵魂。

  水墨漫画的“精气神”是读出来、悟出来的,只有大量阅读和领悟,才能找到画好水墨漫画的钥匙。丰子恺、华君武、方成等老一辈漫画家创作了大量具有深邃哲学语言的水墨漫画,为我们树立了摸得见、看得着的典范。多读他们的作品,就会领悟出什么是社会性、思想性、幽默性和哲理性了。

刘曼华 老虎打贪官

刘曼华 人们时时把头低,不知不觉时光移,若问时光去了哪?全国人民看手机

 

题跋的加持“一语中的”

  不可否认的是,题跋是水墨漫画的点睛之笔,也是中国画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丰富画面、强化主题、烘托幽默方面,是一位“好帮手”。画面上优美的书法艺术和绝妙的诗句是中国画独有的长项,一定要充分利用好这个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使其为画作增光添色。

  在题跋上出彩的漫画作品比比皆是,品读周明鉴的《一莲在手》这幅画,画中丰满的人物形象和画面大块红色视觉冲击力量,传递给读者正气的震撼感。睿智的画家在画完主体后,没有作罢,而是在画面中找到最适当的位置,用同样带有漫画味道的变体字,题上“一莲在手,别无他求也”,此话一出,如画龙点睛,把观者的思路一下子引导在爱莲“清廉”这一主题上。看似简单的寥寥数字,非但丰满了画面构成,还使人接收到了从画到字、从图到意的全部信息,品位和魅力尽显,这就是中国水墨漫画中题跋的意义所在。

周明鉴 一莲在手

(更多内容详见1384、1385期动漫版)

编辑 厉亦平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