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小到中雨28℃-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宽限”半月为企业保住了千万元订单 这其中的善意执行理念直抵人心

2020-06-02 12:12

  “如果无法在原厂完成生产,那这笔订单就无法按照合同约定出货、验货;如果这笔订单无法顺利完成,那我们企业直接损失就是上千万;如果这笔订单出事了,那我们企业也将面临生死存亡……”5月28日,金华晟博工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博公司)办公室主任余娜一连用三个“如果”道出了1个月前企业曾面临的状况。当然,所有的“如果”都没有发生。而这要归功于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在强制执行中的审慎和善意。

  租赁厂房遇上强制执行

  位于金华市宾虹路一段118号(以北)的工业园区,原为金华某知名门业企业所有,2013年因该门业企业向银行贷款而设定抵押。此后借款纠纷经法院审理后进入强制执行程序,该园区房地产因之前的抵押面临法院强制拍卖。

  2018年11月7日,婺城区法院在园区发出了第一份腾房公告,要求被执行人在2018年12月7日前腾空抵押房产,其他合法使用者向法院书面报备并提供合法使用的依据。此时,园区里还租赁着40余家企业。

  “40多家企业情况不一,诉求也各有不同。”案件承办人、婺城法院执行局副局长董新贵介绍,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对园区的情况进行了调查,并多次召集园区租赁企业协商腾空事宜。

  租赁期快满的企业爽快地同意尽快搬迁;也有企业提出园区拍卖后,想跟买受人继续租赁,可以把后续的租金先交存到法院。还有个别企业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认为“买卖不破租赁”,要求继续租赁在园区。因此,园区拍卖推进缓慢,直到2019年7月22日,执行异议之诉经过一审二审有了被驳回的定论,园区抵押房产拍卖工作得以继续推进。

  2019年8月27日,园区抵押房产由婺城区法院通过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拍卖,最后金华星程科技有限公司以1.1178亿竞拍成交。

  疫情突袭干扰生产节奏

  晟博公司是租赁在园区的企业之一,并且是租赁面积最大的租户,主要生产健身器材、脚手架,产品出口欧美。

  “晟博公司是2015年开始租赁的,也在园区抵押登记给银行之后,按照法律规定,这样的租赁无法对抗抵押权,应该腾空。”董新贵说,在法院启动园区拍卖后,晟博公司开始寻找新的厂房,准备搬迁,并承诺在园区拍卖成交后3个月内腾空。

  “有些地方租赁时间衔接不好,有些地方厂区面积不合适”,晟博公司办公室主任余娜说,寻找新厂房并不顺利。

  2019年10月22日,园区拍卖成交后,法院再次发出公告,要求所有相关企业在2019年11月21日前腾空,到期不腾空的,将采取停电等强制措施。

  此时买受人已经明确不再出租厂房,所以此前想继续租赁的企业也没有了退路,开始陆续搬迁。到了2020年4月,园区剩下十几家企业没有腾空,包括晟博公司。

  2020年4月13日,婺城法院第三次公告腾房,责令所有企业在4月28日前腾空,4月29日10时采取强制停电措施。

  此公告一出,所有租户都不再抱有任何幻想,纷纷在限期内腾空,但晟博公司却面临新的难题: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晟博公司的外贸订单明显增加,一笔千万元的订单原计划可以在法院最后通牒的时间期限内完成,但没料到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暴发,使正常的生产节奏受到很大影响,出货时间被迫延后。

  更让企业犯难的,是按照与国外客户的合同约定,产品必须在原厂房完成,否则货品无法通过验收。

  “通融”半月挽救千万订单

  “那段时间我们老板急得连觉都睡不着,我的白头发也多了好多。”余娜说。

  “当时还有700万元的货品要在5月5日、5月15日验货,发货,如果这个时候转厂生产,那就构成合同违约。只需要再给我们宽限半个月……”万般无奈,晟博公司向法院“求救”。

  而此时,园区房产买受人则催促法院尽快腾空厂房,谋划新的用处。

  一边是企业的千万订单,一边是最后腾空期限。但董新贵很清楚千万订单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疫情发生后,许多企业遭受重创,关门倒闭,我们决不能机械地强制执行将晟博公司挤到生死存亡的境地。”

  在晟博公司和买受人之间如何权衡双方利益,作出选择,作为承办人,董新贵首先在双方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把企业的实际困难和诉求充分地转达到买受人,争取买受人的理解和支持。而后,他提出了尽量顾及双方利益的解决方案:买受人对园区其他厂房进行拆除、平整的同时,再给晟博公司15日的时间在原车间赶货、验收,完成这笔订单的所有流程。买受人同意了。

  在这期间,晟博公司在多方努力下也终于租赁到新的厂房。5月10日,办公场地搬出园区,5月15日,千万元订单按时圆满验货出单,5月16日生产车间动迁。

  日前,当记者来到晟博公司新厂区,上万平米的大型车间里机器轰鸣,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操控机器,运送原材料和产品成品,一切都有条不紊。余娜告诉记者,企业的生产在新厂区正迅速步入正轨,新的生产车间也将在本月初接受客户验收。

  “要不是法院的柔性执行,迈不过这个坎,我们厂200多人就散了。”站在新车间,余娜万分感慨。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