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大雨29℃-24℃ 下载APP 我要投稿

涌金楼丨城市的烟火味和秩序是一对无解的矛盾吗? 

2020-05-29 13:00 |浙江新闻客户端 |卓勇良

1569414785221_5d8b5e81159bb8067436d75a.gif

10多年前去纽约,看到第五大道上有手推车等小摊,突然非常感慨。从这些小摊再往前一些,就是苹果专卖店非常时尚的地下卖场。我那天在第五大道的路边小店买了一件NBA球衣。

人生多样,商业百态,那些小摊似乎并未影响纽约第五大道的全球品位。

在我国,古圣先贤也曾说过,“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合抱之木始于毫末,万丈高楼起垒土……”

但是,遗憾的是,有一些城市管理者却似乎淡忘了这些智慧,不时出现对街头摊贩生硬驱赶的监管行为,表面上看,城市烟火味减少了,城市秩序好像提升了,而其实,最终削弱的是城市的内生活力。

(一)

街头小摊贩也不妨是一种灵活就业的方式。

四五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在城西银泰外,遇到一个卖糖炒栗子的小伙,是用车推着的那种。我觉得好玩,凑了过去和他闲聊。小伙已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太太专职带孩子,全家都在杭州,生计就靠他一人。他说,干这个活七八年了,主要是卖水果,也是这样街头摆摊。收入比打工高一些,最主要的是自在。我问:“城管来了咋办?” “抓紧走呗!”他说。

有一些小摊则是收入的补充。

就在这小伙边上,有一位穿着时尚的30岁左右女子的地摊,卖一些小日用品。那女子是银泰营业员,刚下班。我笑着对她说,“赚一些化妆品钱吧?”哪知道她回,“赚孩子的奶粉钱好吧。”交谈之下得知,她已有两个孩子,二宝才一岁多,营业员收入不高,所以下班后来摆摊。我说:“你就不怕小姐妹看到?”她回:“这很正常,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啊。”

需求是创造之母。街头小摊贩能够存在的最大理由,是群众有需要。我们家附近的十字路口,晚上八九点钟后,长期有一个卖炒面、炒饭等的小摊。第一次见到他时,因为好奇,我在他的食品车边上,呆了三四十分钟。舒适夏夜,轻风拂面;炉火映照,小贩忙碌,颇有一些诗意。不过我这诗意,摊主是感觉不到的。

这是一个50多岁的壮实汉子,小小车上堆满了各种食材。这样卫生堪忧的小摊能有生意?可是就在我站立的时间里,他大概做了一二十单生意,100多元营业额。有时连着是两三个顾客来买,他娴熟地拿起米饭放到锅里翻炒,打蛋、放豆芽或青菜、搁调料,撒入蒜末葱花,一气呵成。

顾客主要是年青人,其中不乏穿着时髦的女孩。他告诉我,这个点,在这一带,已经没有饮食店了。而不少年青人刚下班,或是其他事情做好后回家,正好能在他这里解决“饱腹问题”。他们多半是打包回去吃,价廉物美方便。他说,过了午夜12点后,会有出租车司机的生意,所以每天要到凌晨两点才收摊。

(二)

影响市容、交通,这是现在对街头小摊的最大指责,其实不一定是这回事。我有一次因为开会去得早,就在那条车水马龙的莫干山路的人行道上散步。不经意间看到路边上有一位七八十岁老太太在卖鞋垫之类小商品。她紧贴墙边,毫不示弱地蹲着,那地摊不过50厘米见方。老太太告诉我,这里不允许摆摊,再过一会城管来了,她就收摊。

我呆呆地站在老太边上,足足有20分钟左右,心里有点难受。而我想说的一个结论是,老太太的小地摊,以我的观察,一点也不影响交通。因为这时主要是车流,行人不多。过了一会,果然有一位城管模样的人来提醒老太,老太太连忙说,“马上马上。”

卫生问题,也是这一群体被指责的主要原因。以我的观察,那个卖炒面炒饭的小贩,比较注意食品卫生;加之高温爆炒,食品卫生或可说又多一重保障。至于垃圾,他有专门的小桶。他也告诉我,回家前会打扫卫生的,要不怎么做得长啊。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充分注意卫生、交通等,才能有长期的生存空间。生存激励带来了自觉性。

为什么有关部门会长期不允许小摊贩上街?我觉得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是“懒政”。一概禁止,一概不允许,多么简单痛快,多么干净利落。如果允许街边小摊,确实会产生一系列管理问题。但恰恰是这种简单痛快和干净利落,灭掉了城市的吆喝声和烟火气,灭掉了底层群众的生计,灭掉了对于消费者需求的满足。

(三)

利益也是一个较大的症结。

我有一次刚从一家室内菜场出来,看到马路上有城管在喝斥一个沿街叫卖鸡蛋的农妇,说是你怎么又来了?这是不允许的,要没收的,云云。我这时有点知道,城管为什么不允许沿街叫卖了。因为室内菜场要收取摊位费,鸡蛋会贵一点;沿街叫卖不可能收费,鸡蛋便宜一点。这就会影响室内菜场商贩的鸡蛋销售,进而会影响菜场业主的利益,于是就有了城管的厉声喝斥。这在明面上看是维持市场秩序,实际上也有一些因素是维护菜场业主利益。

所以这里有一个难点,就是如何处理利益关系。绝大多数商贩应该入室,也应该保护他们的利益不致受损。但也应该允许路上、街边有些许的小贩。

这里一个比较好的办法,就是少收菜场商贩的摊位费,而改由财政支付一部分。我想,这笔钱应该不会太多,也有利于降低物价。这样,街上小贩就不会较多地影响室内商贩的利益了。因为毕竟在室内会比较舒适一些,适当缴一些钱,也仍具有与路边小贩的竞争力。当然还有一些细节问题,但应该不难处理。

市容和交通秩序受到影响怎么办?我已经说了,有一些小摊,其实无碍市容和交通。再说过来,寻常人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活路,是很少会去摆摊的。我们的城市,绝无可能有一大群人去上街摆摊。

摆摊的人多了,也就赚不到钱,市场机制的激励和制约,具有内在的自我优化功能。

(四)

话虽如此,市容和交通秩序问题确实不容回避。我想,这就需要深入调查研究,也不是处处都能设摊,时时都能叫卖,总归是需要制定一些规定的。

请亮出城市管理者的水平吧!既要有吆喝声和烟火味,还要保持较好市容和交通秩序,如何处理其间的均衡关系,不妨看作是考验我们城市管理能力的一道试题。

(作者系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