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22℃-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专访李可染之子李小可:浙江 于“李家山水”是个重要地儿 

2020-05-23 20:28 |浙江新闻客户端 |记者 沈爱群 刘晨茵

今年春天,对于大家来说是特殊的。

今年春天,对于山水画家李小可来说,是另一种特殊:很安静,可以不受干扰地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中。

初春.png

《初春》

“时间相对集中,连续几个月,这在我的创作生涯中是从来没有过的。”日前的一个下午,繁花盛开的季节里,小可老师告诉我们。

在这样的春日里,他画自然黄山,也画雪域西藏,也有时间慢慢整理以往来不及好好整理的那些写生笔记,更多的则是静静地思考——思索画面的整体造型结构,思索笔墨和自然形态的关系……

思悟居,早起习字是必修课

小可老师有早起习字的习惯。他认为写字的过程就是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与积累,在写字的过程中体会和把握书法的内在结构和规律,并将这样的“艺术语言”运用到绘画中,能有效地增强绘画结构的完整性。

1.png

李小可在写生

这段时间,他依然早起,每天第一件事就是临帖习字2小时左右。他说,自己曾在中央美院附中接受过基础的美术教育,但书法从来没有受过正规训练。“所以习字临帖,一是弥补自己书法上的不足,二是在补短板的过程中进一步思考自己在艺术上的不足。”

他给我们看最近写的书法。一幅是“回到一”,另一幅是“读经问道”,以此提醒自己虽然有了一定成就,但在视觉艺术表现上还有不足,不能骄傲,还要心平气和地继续“往里走”,包括个人的修养和对笔墨语言的不断再掌握。

最近,他还临了一幅赵孟頫行书《秋兴赋并序》,长9米,仅花了2天时间就完成了。虽是临帖,但整幅作品明显带有小可老师的用笔特点:瘦削、宁静、绵长,一如他的绘画语言。

“中国审美文化讲究书画同源,画是写出来的,字中有画意。我习字,实际是在不断地解决对笔墨的控制力,体验 以线性为主的表现中的内在审美,感悟对毛笔线条造型的认识,并将之运用到绘画中,以线条的独特味道,勾勒山石的肌理、岩石的坡度等。”

皖南印象.png

《皖南印象》

就这样,边写边悟,每天习字临帖,每天琢磨线性结构与笔墨的关系、琢磨意境与结构的关系、琢磨画面处理与结构的关系……“琢磨着琢磨着,也是一种研究和探索。这个画室,也可以叫做‘思悟居’了!”小可老师笑着说。

千姿黄山,怎么画也画不够

小可老师的画室在3楼。进了他的画室,那就是怎么谈也谈不完的创作。坐着谈,站起谈,拿出一幅幅最近画的作品让我们一起边看边谈……

今年疫情期间,小可老师在“思悟居”画了几十张作品,其中就有“山水黄山”的《千岩竞秀》和《苍岩松云图》。我们采访时,画室墙上刚好挂着这两幅新作。于是,就站定在这两幅画前,听小可老师讲他和黄山的情缘,讲他最近的创作变化。

安徽写生——屏山.png

《安徽写生——屏山》

1978年,李小可协助父亲李可染去黄山写生,从此与黄山结缘,以此为起点,完成了他从北京内燃机总厂锻工车间的一名工人向一位画家的转变。

此后,李小可多次去黄山写生,无论是天晴时、云起时,还是雨雾时、飘雪时,千姿百态的黄山,他每多去一次,就更加钟爱一分。

苍山叠翠.png

《苍山叠翠》

他说黄山生态宁静、生命旺盛,每天的感觉都不一样;黄山云雾缭绕,千山叠翠,层次丰富,漫变无穷。他笔下的黄山,少了云雾的缥缈,也没有奇峰的妖娆,但却呈现出一派浑然天成、层层叠叠之景,恰如小可老师一样,低调、谦和、宁静。繁复中求单纯与整体的小可式“山水黄山”,也成为他继北京“水墨家园”和西藏“雪域藏迹”之后的第三个创作主题。

黄山天下无(局部).png

《黄山天下无》(局部)

最近画黄山,他说自我感觉有三大变化:一是在画面结构的处理上,不再拘泥于山石细节,而是更加注重整体造型,画面语言也更为简洁、干脆、程式化;二是在线性表现及笔触的处理上,实现了笔墨和自然形态的浑然一体,无论石纹结构和山石,还是用笔松动,都不单调了、“不楞”了;三是层次感的处理上,能够在山的错落有致与水的变化多端间转换自如。

听泉.png

《听泉》

远处的雪山,西藏题材绕不过去的高峰

在这个特殊的春天,小可老师画得最多的,还是雪域西藏,画幅并不大,却足足有30来张。

彩练.png

《彩练》

“1988年,摄影家郑云峰请我父亲题写‘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他想把这块碑竖立在黄河源头,便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小可老师回忆,“我跟着去了。第一次看到藏区和雪山,便被那里的自然和景观震撼住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已去过西藏34次!黄河源头、长江源头、珠峰、阿里……我跑遍了西藏。”

春月.png

《春月》

他说西藏给人的震撼是无声的,但却是直击心灵的。玛尼堆、酥油灯,一路绵延的经幡,还有路上虔诚朝圣的人们,在远处雪山的映衬下,对自然的敬畏之感油然而生。

表现在作品中,小可老师说他更多体现的是对西藏地区自然博大、苍茫圣洁的敬畏之情。

山魂.png

《山魂》

他的西藏“雪域藏迹”系列,一直是带着这种崇敬之感画的。基于此,他刻了一方印鉴,名曰“天地一尘”,意即在广阔的天地之间,个人如一介微尘般渺小。也以此,他时时提醒自己摆正位置,努力从博大的自然中汲取更多的养分,充实到绘画创作中来。

水墨山魂.png

《水墨山魂》

每次去西藏,他都拼了命地按动照相机的快门,至今积累了几万张照片。我们翻看的最近这30来张作品,便是他从这些照片中整理出来的。当初,他在西藏按动快门时,便是按照画家的眼光抓住了每一个“感动”他的瞬间。最近整理时,原本的照片现如今则成为了他创作记忆的源起,又按照他理解的视觉结构语言来进行艺术的加工处理。

雪霁.png

《雪霁》

《春月》《初春》《苍茫》《远方》《山口的风》《雨后》《雪霁》……每一幅都是小可老师的风格:画面饱满又充实,几乎没有留白。笔触无论细腻还是略显粗犷,用墨无论干涩还是湿润,水墨之间,远方永远是那一处巍峨屹立的雪山。

整理写生笔记,水墨意境更丰富

这段时间他整理的笔记,还包括最近两三年在日本和美国的写生材料。

作为对“李家山水”的传承,他不仅主张写生,还身体力行。黄山,他写生30多次;西藏,他去了34次;近几年,他写生的足迹跨出了国门。

富士山远眺.png

《富士山远眺》

2018年初,他去了日本东京,也去了美国旧金山。他的写生材料里,有东京的日本皇宫,也有旧金山的金门大桥。与自然黄山的大幅水彩写意和雪域西藏的斗方点彩画幅均不同,小可老师处理日本皇宫与美国金门大桥的画作,用的是不多见的宽幅窄屏画法,水墨韵味淋漓尽致。

两幅日本皇宫画作,一张写实,表现的是东京的真实风貌,皇宫的安谧与城市的高楼大厦相得益彰;一张虚实结合,在日本时只完成了皇宫的写生部分,远处的富士山和中间过渡的那个山坡,都是最近整理添加的,花了很大功夫。

旧金山金门大桥(局部).png

《旧金山金门大桥》(局部)

美国旧金山那张,画面左半边包括金门大桥,也是在现场完成了写生;画面右半边的远景包括吊桥、建筑还有隐约的山峦,则是新近画上去的。“整个宽阔江面的处理,既要兼顾画面完整性,也要考虑那股横向拉开的‘势’,思考了好久才完成的。‘天地为帖’是我一直坚持写生的座右铭,也是艺术家对客观世界的不断感悟和再发现。”小可老师表示。

旧金山金门大桥(局部)2.png

《旧金山金门大桥》(局部)

浙江,是个特别重要的地儿

采访中提到浙江,小可老师说“浙江,于我是个特别重要的地儿”。

“父亲李可染在杭州有过重要的学习经历,母亲邹佩珠也在杭州接受过美术教育。”小可老师进一步解释。

3.png

本端记者专访李小可

李可染是中国近现代画坛巨匠之一,更是浑厚博大“李家山水”的开派宗师。

1929年,李可染被破格录取为西湖国立艺术院研究部研究生,师从林风眠、克罗多(AndreClaouodot)两位教授,专攻素描和油画,同时自修国画,研习美术史论。

杭州三年,是李可染一生的重要转折点。在国立艺专,受林风眠“兼容并包”办学思想的影响,他形成了一种开放的心态,广泛地吸纳各种优秀文化成份;他真正感受了新思潮,艺术观念发生重大改变;他受到了严格的西方美术训练,为他日后融通中西艺术奠定了西画基础,终成一代大家。

小可老师虽从小在北京长大,但受父母熏陶,内心始终对浙江、对杭州充满感情。

“父亲的《杏花春雨》、《江南春雨》,都是画的浙江和杭州。”他说,“我也曾去过浙江写生,喜欢浙江的山水,喜欢杭州西湖的静、保俶塔的秀、西泠印社的室外摩崖、灵隐寺周边的山峰。有机会,我一定再去。”

【浙江新闻+】

人物名片

李小可,1944年生,江苏省徐州人。1960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78年,开始随父亲李可染系统研习山水画。1979年进入北京画院。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北京画院艺委会顾问,黄山书画院院长,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西藏文化发展促进会副理事长。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