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中到大雨22℃-18℃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绿色 

2020-05-22 15:50 |翁秀美(深圳)编辑 偲琪

  绿,轻柔而清凉,养眼又沁心。绿在文字中行走,心在绿色中沉醉。


莫奈 睡莲 藏于日本大原美术馆

  春而夏,是季节由浅入深的一种递进,一切在夏的温润气息中更为充沛饱满。绿,似乎也化为大地的底色,远远近近,触目皆是。

  低头,绿铺地。砖缝中,苔衣青碧;石阶下,花草摇摇。道路两旁,是精神十足的小灌木,枝条细而挺,叶子小而油,绿得虎虎有生气。抬头,绿满天。密密的枝叶,叠叠的绿,网住了头顶一方天。远处,有山之苍翠,气势磅礴地绵延至天边;近处,有水之凝翠,一湖碧玉惹人流连。可谓绿水青山,好风光,正堪看。

  春时,绿初生,如青嫩孩童,一个劲猛长。至夏,绿便有了最美最好的容颜,此时也是绿最深最盛的时光,绿无忧无虑,肆意地涂抹着日子,挥霍着青春,秋天还很远呢。夏日中的绿,耐得了酷热,顶得住风雨,雨后的绿,清新干净,光彩照人,绿意深深。

林风眠 西湖  67.5×68cm 1977年作

  绿意深深,深如厚重的海,风卷起一层一层仍看不到底;深如旧时人家高高的墙、重重的门,层层的帘幕掀起,翠绿青幽的夏日情怀扑面而来。

  陆游说:槐柳成阴雨洗尘,夏浅胜春最可人。王安石说: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北宋词人周邦彦的“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太有画面感,他在词中,我在词外,一起念起江南五月,渔郎、轻舟、乡土人情在思乡情绪中氤氲散开。雨后,读读北宋末文学家汪藻的《即事二首》:“燕子将雏语夏深,绿槐庭院不多阴。西窗一雨无人见,展尽芭蕉数尺心。”想那幽静的夏日,庭院、槐树、小燕子,想那窗外芭蕉,在雨中肥肥地生长,绿得撒欢,令人神痴。

莫奈 塞纳河的早晨 1898年

  绿在文字中行走,心在绿色中沉醉。朱自清的散文《绿》里,梅雨潭有着醉人的、奇异的绿,这样的绿是“汪汪一碧”,面对像一张大荷叶一般的潭水,作者眼中心中无不皆绿,于是笔下也无不皆绿。

  乌克兰的克莱文镇,有一条约3公里的铁路,无数的树木绿藤围绕成翠绿的拱形走廊,将铁路包在里面,莹莹的绿将铁道拉得深长,人在其中,如置身于奇妙的童话世界。

乌克兰克莱文镇 绿藤围绕的铁路

  深深浅浅的绿,无不溢出蓬勃向上的生命气息。西方古语中有“目前是罗马最绿的时候”的句子,意为罗马处于文化经济的繁荣鼎盛时期。设计大师霍尔戈·马蒂斯为德国基尔市剧院设计的招贴《请坐,今年的戏剧节又来了》中,画面纯绿,翠绿色的椅子,黄绿色的嫩芽遍布椅身,充满生命力的色彩,生动描绘着戏剧与戏剧节的繁荣与希望。

霍尔戈·马蒂斯  请坐,今年的戏剧节又来了

  绿,与任何颜色——红,黄,白,紫,甚至萎去的枯败——相配,都是那么自然和谐。各色花儿,在枝之上头,娇艳地开,其下翠生生的绿叶簇拥,仪仗队一般整齐有序。各种鸟儿,穿梭于蓝天碧水,栖息在绿树青枝,鸟儿又是建造巧手,黄色织巢鸟仅依托树枝,口衔长长草片,就能编织出精致结实的小窝,入口处上部伸出,防雨打进,住在这样青翠的房子里,连梦也是绿色的吧。

  绿色,有多美!看青松高直,翠竹修长,墙上青藤不停地攀援,数不清的叶子,守着各自枝条,繁茂的绿,如伞如盖,引领小树茁壮成长,遮挡老树身上几十年的沧桑痕迹,使其生机勃发。树下掩映着的,是茂密的草,草色碧绿,草叶渐宽,亭亭玉立,用自身的生命与颜色,抚平大地的沟沟坎坎,拥抱着、妆扮着生养它们的土地,生生不息。

巢鸟

  大自然有山有水有花有石,百态千姿,但若缺了绿,便山也无聊,水也无色,花也无趣,石也无依。绿,安稳平和,不张扬、不争先,正如康定斯基所说:“绿色具有人间的、自我满足的宁静,这种宁静是有一种庄重的、超自然的无穷奥妙。”绿,轻柔而清凉,养眼又沁心,当你在这些绿色植物前驻足,静静凝视,你会看到,草片上,叶脉间,正有一朵清雅的微笑,如水面涟漪缓缓晕开,浅浅的,却有着深深的清香甜美。

伊凡·伊凡诺维奇·希施金  林中雨滴 藏于俄罗斯莫斯科 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