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觥筹交错——青铜器中的酒器 

2020-05-22 10:24 |王川

  酒器是青铜器中品种繁多的一大类。3000多年前,二里头文化地层里就出现了青铜爵,那时已经用它来饮酒了。

  爵属礼器,它的功能就是酒杯,“爵者,雀也”,“爵”、“雀”二字通假,是模仿了鸟雀的造型而做的。朝廷的分封赐予都被比喻为天子赐了一杯酒供饮,所以古称高位为“爵位”,分为公、侯、伯、子、男五个等级,足见爵的地位重要。

  爵

  二里头文化的青铜爵

  觥也是酒杯,很多做成动物的象形,它的体积大,多当作豪饮之器用,在得意而忘形之时,会大呼:“取大觥来!”“觥筹交错”指的就是它。

  商代的饕餮纹觚

  觚是爵的亲密伙伴,它们经常成双成对地出现,它们一是酒壶一是酒杯,一觚一爵,一斟一饮,是一对组合。觚字从角从瓜,可能最早是出于兽角和瓠瓜葫芦之类,古人用它们来盛酒,以后移到青铜器里去。

  觚是一种圆筒直体的器皿,形状较为简单。觚发展到极盛时,口沿向外不可思议地铺张伸展出去,成为夸张的侈口,而觚体则不可名状地逐渐细瘦进去,形成了束腰,在侧面划成一道大大的弧线,简直像一只竖立着的大喇叭。在最细瘦处,有的觚做了装饰,使它成为方形,甚至还为它的四侧装上了扉棱,这样的觚成为一位有着小蛮腰的款款美人,亭亭玉立,出尽风头。

  觚终于在西周时走完了它短暂的路。到了春秋时,孔老夫子曾经看了一只觚后叹息道:“觚不觚,觚哉!觚哉!”估计那时的觚已经随着世风日下,变得不像只觚了。但是,觚在日后的下场还要惨,它到了明清之际,竟然被人移做了痰盂的造型,任人往里面吐痰喷秽,一只当年被陈列于庙堂之上的煌煌礼器,3000年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孔老夫子倘若地下有知,更是要痛惜疾呼的吧?

  商代的凤纹牺觥

  尊之重要,从它的名称上就可得知,这是一种尊贵的酒具,在礼器中的地位非常显赫,常常与彝成组使用。古人待客,以尊装酒,算是敬你,“尊敬”、“尊重”、“尊贵”代表了它的身份。

  因为地位显赫,所以加在尊上的装饰很多。一只著名的龙虎尊,上面装饰着由龙和虎两种动物组合成的图案,尊肩上的两条龙是浮雕的,但它们探到了边沿就成了立体的龙头,从二维变成了三维。尊腹上的两只虎是侧面的,它们相对而立,但是在相交的部位,却是出现了一只正面的立体雕刻的虎头,这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立体主义艺术。尊也作动物象形,一只山西浑源出土的牺尊,尺寸巨大,结构严谨,身上满饰云雷纹,是一件春秋时的精品,是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商代妇好鴞尊

  商代的龙虎纹尊

  春秋时的牺尊

商代四羊方尊

  彝是与尊相组合的一种储酒器,它们的功能相同,但在造型上有异,尊多为圆形,彝全为方形,所以被称为方彝。尊和彝一圆一方,象征着天圆地方。方彝有盖,多做成房屋形状,屋顶有斜斜的坡面。妇好墓里出土了一件大型的彝,居然是由两只彝合并而成的,斜面的屋顶上伸出两只烟囱状的零件,盖下伸出椽子,四角有扉棱,下面有圈足,身有浮雕的纹饰,这种奇特的造型被命名为偶方彝。

  商代偶方彝

  卣是一种盛酒器,最大的特点就是带有提梁,可以运送酒,如同今天的提桶。卣以圆形的为主,偶见方卣,也有作动物形的卣。有一件虎食人卣非常有名,雕着一只蹲坐着的狰狞猛虎,伸出上爪,正抱住一个人,张开血盆大口要吞食他,那人扭过头来作惊恐状。这只虎的身上饰满了厚重的云雷纹,背部有一只提梁,两侧有虎头,口子开在头顶上,可以从中倾倒出酒来。妇好墓中出土了一件鸮卣,是由两只背靠着的鸮组合而成的器皿,当中立一道绳索纹的提梁。这两只鸮被雕得凶猛异常,挺胸凸肚地背向而立,警惕地注视着前方。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王后,骁勇善战,是一员勇猛的女将,她的墓中有多种以鸮为形象的器皿。

  商代的凤纹提梁卣

  壶从商代一直延续到汉代,以它的实用性、多功能性而经久不衰,它的形式影响到漆器,甚至连瓷器也在模仿着壶的造型。

  青铜器中的壶是一种储酒的容器,没有流。在使用上,壶可以与爵成一组,它是盛酒器,可以代替觚,也可以代替尊和彝,因为它的容量中等,介于觚和尊、彝之间。由于它的多功能性,代替了很多器皿,春秋战国时饮宴,每人面前摆放一壶一爵足矣,往昔的繁缛器皿一概取消。

  壶在春秋战国时期发展到极致,在河南新郑出土了一对莲鹤方壶,体型非常巨大,高竟达118㎝!这样的煌然大器代表着古代造型艺术和铸造技术的最高水平,壶身上缀满了立雕的动物和神兽、浮雕的图案花纹,壶下有两只立体的伏虎作底座,盖顶以立体的莲瓣为屏,当中一只立鹤正在振翅起舞,四角还有几只爬行的怪兽作扉棱。这对方壶与其说是一只供人饮酒的储酒器,毋宁说是一只供人观赏的艺术品。设想席间饮宴的雅士必会对它大加赞叹,浮想连翩,投筯而歌了。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