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9℃-21℃ 下载APP 我要投稿

“小满枇杷半坡黄”,画里枇杷更诱人 

2020-05-21 13:41 |美术报

每年5月中旬至6月初,正是枇杷成熟的季节。初夏的果园里、路边,高高的枇杷树上,一颗颗珠圆玉润的枇杷挂满了枝头、非常诱人。“小满枇杷半坡黄”,小满节气跟随古人,一起来尝尝他们笔下枇杷的味道吧。

赵佶  枇杷山鸟图

赵佶 枇杷山鸟图

宋徽宗的传世作品有二十余件,大多为花鸟,他的花鸟画有两种风格,一为清淡水墨,一为鲜艳浓丽。

《枇杷山鸟图》属清淡水墨一种,扇面中的枇杷以折枝的形式表现,使得累累的果实和繁茂的枝叶变得更为突出。左下方,一只山雀在枝头栖息,翘首回望翩翩起舞的凤蝶,神情警惕而生动。整幅作品没有工笔画勾线的痕迹,纯用水墨勾染,却更显现出灵动的意境。

这幅画上同样珍贵且有意思的是,扇页对开有另一位皇帝留下的题诗,他被喻为清代的“点赞狂魔”,他就是乾隆皇帝。“结实圆而椭,枇杷因以名。徒传象厥体,奚必问其声。鸟自讬形稳,蝶还翻影轻。宣和工位置,何事失东京。”乾隆正是借这首诗抒发对宋徽宗精于绘画、工于构图,却丢了国家的感慨。这张画也是两个皇帝相隔数百年的一次遥相呼应,一个绘画,一个题词。

林椿   枇杷山鸟图页

林椿   枇杷山鸟图页

《枇杷山鸟图》描绘的是江南五月,成熟的枇杷果在夏日的光照下分外诱人。一只绣眼翘尾引颈栖于枇杷枝上正欲啄食果实,却发现其上有一只蚂蚁,便回喙定睛端详,神情十分生动有趣。枇杷枝仿佛随着绣眼的动作重心失衡而上下颤动,画面静中有动,妙趣横生。

林椿作为南宋画院的画家,谁都会对绣眼鸟极度敏感的。因为宋徽宗曾经画过一幅《梅花绣眼图》。那幅画中,一只绣眼鸟俏立梅树枝头,鸣叫顾盼,神情十分动人。

《枇杷山鸟图》中绣眼的羽毛先以色、墨晕染,随后以工细而不板滞的小笔触根根刻画,表现出鸟儿背羽坚密光滑、腹毛蓬松柔软的不同质感。枇杷果以土黄色线勾轮廓,继而填入金黄色,最后以赭色绘脐,三种不同的暖色水乳交融,从而展现岀枇杷果成熟期的丰满甜美。枇杷叶用笔致工整细腻的重彩法表现,不仅如实地刻画岀叶面反转向背的各种自然形貌,且将叶面被虫儿叮咬的残损痕迹亦勾描晕染得一丝不苟。稳健扎实的写实功底,是南宋画家的集体特色。正因为下足了写实工夫,林椿的花鸟果品,件件栩栩如生。

易元吉  宋人画枇杷猿戏图

易元吉  宋人画枇杷猿戏图

画种有两只猿,一只坐在干身上仰颚凝望,另一攀挂枝梢,调皮地来回摇晃,还又回头观望。两只猿黑黝黝、毛茸茸的毛皮触感,让观者似乎伸手可及。从画面上来看,枇杷树的枝干上下各一段,并未相接,观赏时却有著相连的感觉,这种画外之意,正是作者别出心裁的安排。

崔白  《枇杷孔雀图》轴

崔白  《枇杷孔雀图》轴

画中有一对绿孔雀,一隻停歇在枇杷树干上,另一行走于花丛间。上方并有绶带、黄腹山雀陪衬,太湖石旁盛开著各色花卉。画面异常热闹,富有装饰性。此图的风格不同于崔白其他传世作品,画面富丽堂皇,显示出了崔白对黄筌父子画风的传承,应是其尚未变法以前的作品。整幅作品为全景式构图,丰满繁复。禽鸟造型体态雍容,逼真生动,惟妙惟肖。

吴炳  八哥枇杷图

吴炳  八哥枇杷图

此团扇绘一八哥立于枇杷枝上,其羽毛眼喙皆描绘精致。枇杷设色浅淡,叶之明暗向背交代清楚。

沈周  枇杷图轴 

沈周  枇杷图轴

“弹质圆充飣,蜜津凉沁唇。”枇杷入口的滋味,在沈周的笔下如此诱人。

此画以淡墨画枇杷,墨色清润淡雅,薄而透明,是即兴神来之笔。枇杷剪裁得体,运笔流畅,结构严谨。沈周的花鸟虫草等杂画,或水墨,或设色,其笔法与墨法,在欲放未放之间,以后经过陈淳的继承与发展,开启了徐渭的泼墨写意,而又经八大山人、“扬州八怪”的推波助澜,形成了一股巨大洪流,在发展中国写意花鸟画上,沈周的作用和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虚谷《枇杷图》轴

虚谷《枇杷图》轴

虚谷《枇杷图》是写生之作,画枇杷数枝,枝干直挺,穿插交错而又层次分明。构图顶天立地,生机勃勃,用逆笔、枯笔,粗细有致,给人以鲜明的节奏感。设色明丽,显出枇杷长势壮盛,个个饱满,把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背景虽无它物,却充满空寥寂静之意。整幅画冷隽峭秀、傲岸清高,反映了画家本身的性格。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