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州小雨22℃-19℃ 下载APP 我要投稿

赏析| 品位方寸大千⑦解读汉代官印 

2020-05-17 15:28 |杨勇

在篆刻史上,汉印是继先秦古玺后的另一座高峰。汉印端庄而雍容的气派为后世印人确立了一个创作的标杆,特别是明清印人强调“印宗秦汉”,其实都是指师法秦汉印式。以秦汉印,特别是汉印的风格典范作为篆刻创作的审美追求,从而确定了汉印在篆刻史上的正统地位。汉印开创了我国篆刻艺术的鼎盛期,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汉承秦制”,汉几乎全面继承了秦王朝的印章制度并加以完善,造就了尚法而不失拘束,平直而又富于变化,正直而不失板滞,端厚而更见博大的汉代印风,汉印是秦印风格的发展和完善。

文帝行玺 西汉早期金质官印 南越国自铸 3.1×3.1cm 广州南越王墓博物馆藏
此印1983年于南越王墓出土,是迄今所见最大的西汉金印。“文帝”为西汉南越国第二代王赵眜的僭号,其于公元前137年自称“文帝”。“行玺”为皇帝六玺之一,即发布诏命所用的印信,此玺应是南越文王发布命令的官印。
“文帝行玺”仿汉帝之制自铸,庄严典重。印面有“田”字界格,系延续了秦印的印面形式。印文为“摹印篆”字体,字态端方严谨,笔画劲挺雄健,章法疏密得宜。印文笔画多直线,只有“文”字以圆柔寓方刚,浑融自然,使得字法在庄重中保持灵活。“帝”字稳中求变,欹侧生姿。“行”字字形简洁,取其原始形态,而不采用增加折笔的篆法,这样恰好与“玺”字密结的白文笔画形成对比。“玺”字布满界格,密不透风。此印整体雄浑伟丽,气度非凡,凛然有王者之威仪,无论钮饰还是印文,均体现出南越国高超的铸造工艺和卓越的篆刻艺术。

汉代用于摹印的“缪篆”是在秦代“摹印篆”的基础上发展、定型下来的摹印专用字体。缪篆以篆书笔画为基础,参以隶意,使之方整平正,成为一种最适宜于印面布局需要的形体,后世印人以汉印为宗,主要在于掌握缪篆的书法特征和变化规律。缪篆之“平正”是一种规范和秩序,也是汉印为后世篆刻艺术发展奠定的一块最重要的基石。

西汉初年的官印基本沿袭秦印制度,也基本上继承了秦代官印的风格,印面多加边栏和界格,如出土于广州象岗第二代南越王墓的“文帝行玺”即用界格。“琅左盐丞”从其官职可以考定颁发于汉武帝时期,应是汉初最晚的带有界格的官印。西汉中期官印已基本不用界格,印面文字分布均衡,文字笔画平整充实,印风趋于成熟和稳定,显现出庄重敦厚的汉印特色。如“江都相印”“阿阳长印”等印朴茂宽博,是典型的汉官威仪。西汉晚期官印,文字笔画进一步向方正平整发展,“山阳尉丞”“琅邪尉丞”等印代表了这一时期官印的基本风貌。


广汉大将军章 西汉晚期银质官印 龟钮 2.35×2.4cm 上海博物馆藏
广汉为汉的属国,安帝时始置,此印是西汉晚期颁给广汉大将军的官印。《汉书·百官公卿表》:“凡吏秩比二千石以上皆银印”,武帝元狩四年规定:郡守、都尉、相、内史等比二千石以上的官印封泥,凡五字者皆称“章”;品秩较低的官印则用四字,文称“印”。
此印为西汉时期以小篆入印的代表作品,线条粗壮,圆浑饱满,结体茂密,印文笔画之间的空间极少,接近“满白文”。“广”字与“军”字的半包围结构为两字中间的“大”字营造了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大”处理得非常巧妙,即缩短外面的两笔,下半部均留出大片的空间,与印中线条紧密处形成强烈的对比。“将”字转折有力,左部笔画舒展,刚强威武,气势夺人。存世西汉银质将军印章极为少见,明甘旸《印章集说》中指出,银印“文柔而无锋,刻则腻刀”,概言凿刻时的走刀之感。

汉印的风格特征主要取决于官印,“私印必从官”,私印的风格基本上是追从官印。研究汉印的风格特征,主要是从汉官印入手,从中了解汉印的基本风格及种种变化。汉印以平正为基调,但平正中蕴含着丰富的变化。汉印在中国篆刻史上的地位,最重要的就在于它确立了一种范式。可以说,后世篆刻艺术正是在汉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汉印的篆法、结构和章法也成为最基本的篆刻技法。

榆畜府 西汉官印 2.3×1.3cm 故宫博物院藏
秦封泥中发现有饲养禽兽的园圈,如具园、麋园,说明管理供宫廷使用的动物的专门机构在秦代已经设立。此印为半通印,半通印的品秩较低,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用半通印的官员俸禄一般在秩比二百石以下。
半通印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虽尺寸大多只有方印一半,但要在有限的空间内生出无穷意趣,巧思尤为重要。细省印文,此印线条圆润,结字方整,转折处以圆转为主,三个字由上而下依次排开。“畜”字以八条横线排列茂密,结字独具巧思,使转处极富笔意。“府”字作扁势处理,宽博敦厚,整字显得阳刚健美。此印朴茂大气,在半寸天地中蕴含汉印的雄浑博大。

广睦男家丞 新莽铜质官印 2.4×2.4cm 上海博物馆藏
新莽印章的印文多数为五字或六字,分作三行,五字者将最后一字拉长作为末行,此为新莽印章布局上的一大特色。印文笔画以平直方折为主,同时又富于变化。“廣”字的“广”部背向右侧,主要是为了避免与相邻“男”字的“力”部构成多条竖线的同向重复。“男”字改上下结构为左右结构,为下面“家”字腾出空间。“丞”字体形修长,单字独占一列。此印的用笔较为自然,转折处多用圆笔,无论是结构还是用笔都不是中规中矩,而是灵活变化,在众多严谨的新莽官印中也算风格独具。

汉匈奴恶适姑夕且渠 东汉晚期铜质官印 羊钮 2.4×2.4cm 天津博物馆藏
汉代颁给匈奴官印,有音译的匈奴语官号或汉语官号两种,此印为匈奴语汉字译音的官号名称。恶适,为左、右之类修饰“姑夕”的词。姑夕,为部落名。且渠,为匈奴二十四长之一。赐印匈奴是汉朝斗争与怀柔相结合的民族政策的一部分,对安抚匈奴、保证北疆的安宁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此印用刀因势利导,自由娴熟,体现了古人用刀如笔的高超境界。笔画上,起收笔不露圭角,接笔处方圆兼备,中段多有提按,充满了笔意。结体方正稚拙,“适”字“啇”部首横错开“恶”字的心部,极见匠心;“且”字两横不与左右两边相接,显得空灵稚拙。章法上依字就形,没有明显的界格通道,略有大小及错落变化,貌似漫不经意,实则独具巧思。此印用刀、结字、布局皆堪称经典,学习汉印之变化者,当细细揣摩此印。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