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22℃-16℃ 下载APP 我要投稿

美的,不仅是艺术 

2020-05-13 11:53 |杨丽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艺术界好像被按下了暂停键。艺术家们都宅在家里,但艺术的修习并没有停止。许多人创作了感人的作品,为抗疫增添了艺术的温度。中国美协理事、上海美协副主席陈琪老师就是其中一位。4月28日,我出席了在浦江县举办的“乡土 乡情 乡愁——陈琪中国画·书法创作捐赠展”,亲眼目睹他把两个多月来创作的书画作品所得收入102万元全部捐赠给家乡用于抗疫,现场久久的掌声充分地说明了我们有多么感动和敬佩。(详见2020年5月2日美术报第1377期第10版)

陈琪作品:疫情无情·大爱无疆 39×37cm

 此情此景,让我仿佛回到了23年前,也是差不多这个时节,一位老艺术家的高洁人品,让年轻的我受到深深的震撼。

 这位艺术家将自己讲学节余的部分收入默默捐献给老家助学,一直到一年后,消息才从当地传回杭州。当时,我代表钱江晚报前去了解这件事情。在那个朴素的家里,一个矢志要献身新闻事业的人,一对高尚而低调的艺术伉俪,与其说是采访和被采访的关系,不如说是受教育和教育的关系。我那时候也陆续在接触采访一些文化界名人了,耳濡目染的有好的也有差的,也许那个时候就奠定了我一生的艺术价值观:重要的不是这幅字、这幅画值不值钱,而是这幅字和画背后的那个人,值不值得被敬重。

1997年《钱江晚报》报道

      这位艺术家的名字,现在讲出来无妨了。他就是西泠印社执行社长、中国美院教授刘江。1999年、2006年,他两次共捐献100件作品给浙江省博物馆。前段时间,中国美院广大党员为支持防疫工作捐款,他的家属又代表他捐献了10万元。我获知消息后,前尘往事刹那间涌上心头,忍不住给刘江老师的爱子刘丹打电话致意。20多年前刘丹正在日本留学,当年晚报的独家报道这次他头一回看到,也很是感慨。

  无论是刘江老师,还是陈琪老师,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是可敬的人。刘老师和陈老师的夫人都是画家,是真正懂得他们的人,尊重他们用艺术回报社会的心意。最近几十年,艺术市场迎来空前的繁荣,面对资本的裹挟,依然还能保持如此淡定和从容,这真不是那么容易能做到的。

刘江老师作品

      早年刘江老师曾协助过陆维钊先生等筹办中国美院书法专业。陆先生是我乡贤,一代大家,诗书画印皆精。上世纪90年代,陆先生子女向家乡捐赠了陆老80多件作品,后来平湖建起了陆维钊书画院,市政府欲奖励他们几十万元,但他们把钱留在了书画院。要知道他们其实也都仅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陆氏家风可见一斑。陆先生生前曾教导学生说,“要想学会写字,必先学会做人。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求其风神者,当须先求人品。”其子女是真正践行了他的这一精神的。


陆维钊作品: 天地关山 对联   笔墨直指内心。
在浦江博物馆现场,陈琪老师深情地说:“这里曾是浦江县政府所在地,我当时就是从这里出发应征入伍,从此开启了一段没有设想过的人生”;四川万县是刘江老师惦记了一辈子的地方,除了我采访的那次,他其实数度重金捐资助学家乡,去年还在重庆举行了“书艺传家——刘江捐赠书法篆刻作品展暨刘江、章培筠、刘丹艺术展”。而陆先生,年少首次离开平湖去嘉兴秀州书院读书时,曾作《别家》诗一首:“风萧萧,马斑斑。离群鸟,声苦哀。独养子,出门难。老祖走相送,寡母倚门叹。回头一望一低首,村前村后皆青山。”这一幅画面定是印在了他心里一辈子。


我们看他们的作品,仿佛在读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的心里,装着多少美好的乡情、亲情,才会从内而外,沁吐着这么怡人的清芬。










最新评论(8)

暂无内容!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0/0